Image
作者

马凯硕:新加坡应该遵守小国外交的本分

09. 15, 2017  |     |  0 comments



卡塔尔的经验提醒新加坡,小国应该有小国的行为,珍视地区以及国际机制。


本文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他出生在新加坡一个印度裔家庭,曾先后担任新加坡驻美国和联合国大使。本文今年7月首发于新加坡海峡时报,在新加坡国内引发巨大轰动和讨论。


作为长期研究地缘政治的人(46年以上),我对地缘政治的发展十分惊讶,不过他们都有一个难以避免的逻辑。


举一个例子,当俄罗斯违反国际法攫取克里米亚时,许多西方的观察家都对此感到震惊。但是需要明示的是,这是北约鲁莽地扩张至俄罗斯家门口所引起的不可避免的反弹。所以,愚蠢的地缘政治行为往往会有严重的后果。


在这种背景下,近期的一次地缘政治变化,不仅让我意外,它还使我震惊,那就是巴林,埃及,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决定与卡塔尔解除外交关系。他们不只是断绝了关系,巴林、埃及、沙特阿拉伯、阿联酋、马尔代夫、利比亚和也门还对卡塔尔的飞机关闭了他们的领空。沙特阿拉伯、巴林和阿联酋还关闭了对卡塔尔空中、陆上和海上的所有交通。这给卡塔尔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因为其40%的食品都来自沙特阿拉伯。


为什么会如此呢?沙特阿拉伯国家新闻社发布的官方解释是,“卡塔尔正在从内部分裂阿拉伯国家,煽动、侵犯阿拉伯国家的主权,支持各种旨在破坏该地区稳定的恐怖主义势力和宗教团体,包括穆斯林兄弟会、达伊沙(即ISIS)和基地组织。”


我对地缘政治的分析有一个准则,即它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的。没有哪一方是完全正确,也没有哪一方是完全错误的,现实往往是复杂混乱的。所以,我不会去试图分析卡塔尔是对的,抑或是错的一方。


然而,我想要着重说明的是卡塔尔的这一案例对新加坡来说有不少可取的经验教训。我们忽略了他们的危险,其中至少有三个大教训是新加坡应该去学习并纠正的。


教训一:小国应该像小国一样去行事


这是卡塔尔犯的一个大错,它认为自己坐拥着大笔财富,就认为自己可以像一个中等强国一样,干涉其他国际事务。我还记得2011年卡塔尔决定干涉叙利亚事务的时候,我很震惊。它对同样是阿拉伯国家的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实施制裁。更让我震惊的是,在2014年9月,卡塔尔决定与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巴林和约旦一起参与美国领导的对叙利亚的轰炸行动。当时我预言,卡塔尔总有一天要为此付出代价,因为它没有像个小国应有的姿态行事。现在对卡塔尔的反制并不单纯是它对叙利亚干涉的结果。讽刺的是,它干涉叙利亚事务时是与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站在一起的。并且,卡塔尔仍然认为它的财富以及它与美国的关系能使它的行动免受现在这样的后果。卡塔尔这样的行为,忽略了地缘政治一个永恒的规则:小国必须像小国一样行事。为什么呢?答案在修昔底德描述雅典与斯巴达的战争时就提出了:“就像这个世界,权力之间的平等是有争议的,强者能做他们所能做的事情,而弱者则会受苦。”


1991至1992我在哈佛大学的那一年,约瑟夫·奈教授在他的历史课上不断强调这一准则。李光耀先生从不表现得像一个小国的领导人,他会对包括美国、中国、俄罗斯、印度等大国公开地发表评论。然而,他能如此做是他通过努力所换来的,因为大国都将他视作全球性的政治家,所以尊重他。我们现在处于后李光耀时代,而可悲的是,我们没有一个像李光耀先生一样受尊敬的全球性政治家。因此,我们应该改变我们的行为。


我们首先要做的是什么?谨慎斟酌。我们对大国之间的事务评价应当非常克制。因此,对于国际法庭对中国和菲律宾在南海争端上的仲裁判决,聪明的做法应当是更加审慎地对待。当我听到我们的一些官员代表说我们应该对地缘政治问题采取“一贯和有原则性”的立场时,我想提醒他们,一致性和有原则是重要的,但不能是代表我们外交政策的唯一特性。而且时间点也很重要,表明我们立场的最好时机,不一定是要在一群大国中间挑事端。我之后的一本书就是关于我们三个地缘政治的大师:李光耀先生、吴庆瑞博士和拉惹勒南先生。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最重要的是,我从他们那了解到,一个小国在国际事务中应当是马基雅维利式(Machiavellian)的。在外交中,道德和原则是很重要,我们应该给人以可靠的、值得信赖的商讨者的印象,但是在地缘政治中一条不可否认的硬理是,有时候原则和道德必须把握在审慎务实的道路上。


2003年,在当我担任驻联合国大使时,尽管没有得到安理会的认可,但新加坡还是支持美国入侵伊拉克。如安南先生所说,这是一场非法的战争,然而,我们还是慎重地遵从了我们地缘政治的利益,而不是道德原则。在丛林法则中,只要大象不在小动物的领地上,无论怎样都不会有哪个小动物敢站在大象面前。因此,以卡塔尔为鉴,问问自己,近年来我们是否表现得足够马基雅维利式(Machiavellian)。


教训二:珍视地区机制


我们的邻国不像卡塔尔的邻国那样采取措施反对我们,这是有许多原因的。最大的原因是东盟,我们在东南亚国家之间有很高的信任度。正如孙合记先生(Jeffery Sng)和我在最近出版的《东盟奇迹》一书中所述,东盟已经形成了一种和平的生态环境。谁是这种和平的生态环境最大的受益者呢?是新加坡。在这个地区,没有一个国家的贸易总额是其国内生产总值的31/2倍。我们所有的贸易都有赖于东盟的和平环境。而我们在努力地巩固增强东盟吗?答案是不,我们的书里有解释为什么。


要让新加坡避免像卡塔尔那样的情况,我们需要做不少事情。在我看来,首先最重要的一步是增加对东盟的投入。东盟的秘书处要服务6.3亿人,但令人震惊的是,东盟秘书处的预算只有1900万美元,相当于 2600万新元。简单一对比,就可以表明这一预算是小得多么荒谬。欧盟总共的国民生产总值只是东盟规模的六倍。 然而欧盟委员会的预算是8000倍。我们可以把它增加1000倍吗? 这会涉及很多钱吗? 一点也不会!我们负担得起吗?如果我们像海峡时报所报导的那样能支付9亿新加坡币给人民协会(People's Association),我们可否将一部分金额用于东盟呢?人民协会(People's Association)增强了新加坡的社区意识。 东盟秘书处则可以增强东盟的团体意识。我们完全应该对此投入更多。


教训三:珍视联合国


另一个值得强调的地缘政治教训是,在颁布“联合国宪章”之前,数千年来,小国被欺负或被其较大的邻国占领是很正常的。虽然联合国宪章并没有完全阻止这一点,让我们见证了1979年入侵阿富汗、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及2014年的克里米亚事件。但是,小国遭到入侵或占领的概率也在下降,因为联合国宪章使得世界对小国来说更为安全。


所以,联合国对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来说是最好的朋友。而同样的,大国有时并不喜欢联合国这种机制。美国杰出的学者爱德华·拉克(Edward Luck)是这样描述美国对联合国的态度的:美国最后希望的是一个独立运作的联合国,而且不会去做违背美国领导意志的事情


我用一个简单地问题来总结这一部分,当你检视自身对联合国的看法时,你认为联合国是世界舞台上的积极力量吗?或者是受到了西方传媒标题的影响,认为联合国是一个臃肿且无意义的组织,应该被削减。如果你相信后者,那么你正在将新加坡引向有一天像卡塔尔那样的道路。为此,我们要对西方媒体每天的精神病毒非常小心。


总结起来,发生在卡塔尔身上的,不只是中东的地区竞争,也是大国之间的权力竞争。在新加坡,我们应该密切关注那里的发展,最重要的是要从卡塔尔目前的困境中吸取教训。


本文作者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系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与孙合记(Jeffery Sng)合著《东盟奇迹:和平的催化剂》。翻译:严灏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