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祁冬涛:台湾民众对大陆好感为何提升了?

03. 06, 2018  |     |  0 comments


去年年底,台湾几个机构的一系列民意调查,不约而同地发现一些令人意外的现象:台湾社会对大陆政府和人民的好感度在上升、认同自己只是台湾人的比例在下降、双认同(认为自己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比例在上升、愿意去大陆工作的比例创四年新高,甚至支持统一的比例也在上升。


这不但和台湾社会长期以来民族主义情绪不断上升的趋势相悖,而且发生在追求“台独”的民进党再次执政一年半以后、两岸政治关系越来越对抗的紧张时期。在大陆这边,曾经甚嚣尘上的“武统论”也逐渐降温。为何两岸官方政治关系对抗加剧,民间社会关系却在改善?


首先须澄清的是,台湾《联合报》的年度调查显示,台湾社会对大陆政府和人民的好感度在2013年和2014年达到最低点后,一直在逐年上升;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台湾人认同比例的下降和双认同比例的上升,以及支持统一的比例微幅上升,也是从2014年后就开始的趋势,而担心“将来大陆会利用经济来要求台湾做政治上的让步”的台湾人比例,自2015年后也逐年下降。因此,台湾社会对大陆态度的改善,和台湾民族主义情绪的回落,都是在马英九执政后期就开始出现。蔡英文上台以及随之而来的两岸政治对抗,只是没有改变这些新趋势。


总体来看,这反映了台湾民族主义情绪在2014年达到历史新高后逐渐回落。民族主义情绪是一种非常典型的对立情绪,如果感觉对立面的威胁或刺激越来越大,自己的民族主义情绪就会越来越强;相反地,如果感觉对立面的威胁和刺激在逐渐减少,自己的民族主义情绪也会随之减弱。台湾民族主义的对立面有两个,分别是岛内的“促统”和“亲中”势力,以及大陆。


2014年台湾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太阳花运动”,反对马英九当局与大陆签订“服贸协议”,显示台湾民族主义情绪因感受到国民党“亲中”行为带来的威胁而急剧上升。但随着“服贸协议”被成功拦下、国民党在2014年底的九合一地方选举,和2016年初的总统和立法院选举中接连惨败,台湾民族主义者感受到对立面的威胁在急剧衰落,自己的民族主义情绪也相应回落。


蔡英文上台以后,虽然在经济、政治、文化等领域推动“柔性台独”,但并没有像陈水扁当年那样,通过大肆渲染大陆对台湾的各种威胁,来公开操弄族群问题和两岸问题,反而一再表示希望能够维持马英九时期与大陆建立的良好的两岸关系现状,并反复向大陆和美国承诺,自己不会像陈水扁那样走激进对抗老路。这样的稳健柔性“台独”政策,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台湾民族主义的回落。事实上,陈水扁在2000年就职时曾宣布“四不一没有”,向大陆和美国保证不搞激进的法理台独,也使一度高涨的台湾民族主义情绪出现暂时回落,以至于被不少台独人士批评为过度向大陆妥协,打击了正快速发展的台湾民族主义。


蔡英文当局实施的各种政策在台湾造成的巨大争议,也推动台湾民族主义的回落。笔者的研究发现,民主是台湾民族主义的一个核心关注,对台湾的民主制度越满意的人,他们的民族主义情绪越高;另一方面,对台湾民主制度的不满会削弱台湾民族主义。民进党一向被认为比国民党更民主、更草根,但上台以来依靠自己在立法院的优势,强行通过各种争议性很高的政策,打破了很多团体对民进党的美好幻想,并造成强烈的社会反抗,导致政府的社会支持度急剧下降。这应该会影响到台湾社会对民进党的民主性和台湾民主制度的评价,间接也导致台湾民族主义的回落。


另外,年轻人和劳工曾是蔡英文的主要支持群体,也是民族主义情绪相对更强烈的群体,但蔡英文的一些政策,如修订“劳基法”,引起这两个群体的激烈反抗,估计也导致他们民族主义情绪的回落。


台湾民族主义的另一个对立面是大陆。大陆在蔡英文上台以后的表现可圈可点,因为虽然对蔡英文当局不断“加压”,但并没有引起台湾社会的强烈反弹,反而使台湾社会维持民族主义逐渐回落的势头。这是大陆对台政策的成功之处。


大陆根据马英九时期两岸关系发展的事实指出,维持两岸关系现状的基础是“九二共识”,“九二共识”也就是两岸现状的一部分。蔡英文不接受“九二共识”,就首先破坏了两岸现状,反而一再批评大陆在单方面破坏现状,这让大陆无法接受。


蔡英文试图抛弃自己不喜欢的现状部分,只保留自己喜欢的部分,别说是在实力相差如此悬殊的大陆与台湾之间,即使是在中美之间,这样的单方获利行为现在也无法实现。台湾社会对此应该是了解的。


长期反独促统的工作


大陆现在正在做的,是趁蔡英文首先改变现状后形成的机会,在各个领域缩限“台独”的活动空间和影响,加快制造一个有利于长期反独促统的新现状。习近平曾警告民进党:“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大陆所面临的一个挑战,是一方面既要震慑蔡英文当局和台独势力,另一方面也不能引起台湾社会的反弹。


对此大陆政府的做法是区别对待,即区分官方和民间,区分公开支持台独的少数和对大陆友善的多数,区分政治关系和经济社会关系,对前者施压,对后者则表达更多善意,努力形成“官冷民热”“政经分离”的局面。


难点在于施压的部分,既能让蔡英文感觉到压力,又不能刺激台湾民族主义的反弹。就笔者的观察来看,大陆政府已经逐渐摸索出一套比较有效的施压方法,其核心是选择政治敏感性高,但社会敏感性低的议题施压。这类议题对于台湾官方和从政治上来看,都具有重要的实质或象征意义,但并不是社会大众普遍关切的议题。


一个例子就是台湾的建交国数量和在国际社会的参与。对于蔡英文当局来讲,从政治上看,建交国和国际参与不断减少是种重大打击,属于政治敏感性很强的议题,但对于社会来讲却是敏感性比较低的议题,因为除了一些长期关注此议题的学者和比较激进的台独人士,普通民众中有些也许暂时会感到气愤,但因为和自身生活基本无关,在缺乏持续鼓动的情况下,这种气愤并不会维持很久而转化成稳定的民族主义情绪。


被台湾和西方某些媒体热炒的大陆“军机绕台,航母通过台湾海峡”、启用M503航线等,看起来都属于此类议题,虽然让蔡英文当局倍感压力,但并没有引起台湾社会的普遍焦虑,因此有助于维持民族主义情绪回落的趋势。


在大陆曾经鼓噪一时的“武统论”却属于相反的议题,即政治敏感性并不高,但社会敏感性较高。“武统论”的政治敏感性不高,是因为蔡英文当局并不认为大陆在近年内会实施“武统”,所以“武统论”并不会给蔡英文当局造成实质性压力。


“武统论”的社会敏感性高,是因为它对台湾社会的刺激比较大,极易引发两岸网民之间的口水战,尤其是在台湾选举时期,更容易引起台湾社会的普遍反弹而有利于民进党的选情。大陆政府对“武统论”声量的引导与管控是成功的,也有助于台湾民族主义情绪的回落。两岸民族主义情绪的回落和社会关系的改善,有利于两岸政治家找到一条变通之道来改善政治关系。各方应该继续创造条件,来推动两岸社会关系越来越亲密。


作者:祁冬涛,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客座教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