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郑永年

郭良平:贸易战背后的中美国运之争

10. 18, 2018  |     |  0 comments


和美国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贸易战不同,当前中美之间的贸易大战关系着两国国运和世界秩序的走向,不能不认真对待。中国现在的对策很可能会奠定它在未来世界的地位。处理得好,中国的国运就会继续保持上升,处理不好,双方会大伤元气,导致全球秩序破裂,世界进入一个不安定、难预期的时代。

从表面上看,美国咄咄逼人,打得中国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但从深层次分析,特朗普很可能是中国的福音。他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在世界范围内全面出击,发起凌厉的贸易战攻势。短短几个月,欧盟、墨西哥接连败下阵来,加拿大很快会顶不住,日本和韩国也撑不了多久。在势如破竹的形势下,美国对中国一役是志在必得。一时间中国哀鸿遍野,悲观情绪蔓延;有人主张投降,识时务者为俊杰;有的主张拼命,老美欺人太甚。


认真对待暴露出来的缺点和短板,再接再厉,用优质增长来弥补低增长。这里的关键是不要夸大贸易战的影响。中国人习惯了“举国体制”的思维,容易夸大外来的威胁。贸易冲突在世界经济史上司空见惯,没有必要那么上心,用“共度时艰”来自己吓唬自己。据多项测算,即使特朗普全面开战,对所有从中国的进口征收关税,其对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影响也不到一个百分点。和毛泽东时代的封闭锁国不同,中国现在处在世界经济的中心,有很多应对办法;诸多内部危险在中国的体制下也是可控的。中国要有底气和自信,但不能盲目自信。



为什么说特朗普是中国的福音呢?首先,贸易战给中国带来外部压力,逼迫中国升级换代,加大改革的力度;它也能帮助克服改革的阻力,从而转“危”为“机”,再次实践老祖宗的智慧。当前美国似乎又回到巅峰状态,其各种优势展露无遗。这给中国一个机会重新认识自己,使这些年被他人的赞美和自吹自擂冲昏的头脑清醒过来,认真对待暴露出来的缺点和短板,再接再厉,用优质增长来弥补低增长。


其次,特朗普打贸易战的根据是过时的理念。在新一轮技术革命方兴未艾、各国竞争新技术和新产业的时代,特朗普却带领美国去争夺钢铁、煤炭、制造等19世纪的夕阳产业。他过时的贸易观,体现出他对全球化下形成的国际产业链,以及各国之间复杂的相互依赖的状况缺乏认识。从供给方来看,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一大部分是外商加工品,包括大量的美国商家,关税损害的主要是他们的利益。从需求方来看,有大量的美国普通老百姓依靠从中国进口的价廉物美消费品。他们的微薄工资对日用品的价格非常敏感,物价稍有上涨就难以为继。物价上涨必然引起涨工资的压力,挤压资本的利润。美国多数工薪阶层几十年没有涨工资了;近些年美国中产阶级大幅缩水,跌到总人口的50%以下,反映出来的就是这种家政拮据的状况。贸易战对美国的劳资都不利,最终会影响选战。一旦票仓受到威胁,无论什么政客都会转向。

再次,时间在中国一边。即使中国的人均收入仍低于美国,但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以上,市场容量很快就会超过美国。美国的市场早已成熟,消费者往往比较保守;而中国的消费市场以年轻人为主,他们毫无保守观念,追求新奇,使得中国每每引领世界消费和消费方式的潮流;新产品和新行业更容易在中国打开局面。这大大提升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增强中国的软实力。特朗普对全世界大打贸易战的底气来自美国庞大的市场,而这个底气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转移到中国。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
特朗普给了中国一次政治上崛起的机遇。特朗普政府四面出击,拼的是美国战后几十年积累的血本——信义、道德制高点、庞大的国际规则、组织和制度。这些比经济和军事实力更珍贵,是一个现代超级大国的必备条件。一旦丧失这些,美国将真正走上下坡路,而特朗普的政策正在将美国的国运向下引。另一方面,中国正在探索自己在世界舞台上的角色定位,需要一个很长的试错阶段。中国目前在意识形态、文化、战略战术、国家经验和硬软实力上,都没有做好准备,还需时日来积累。特朗普给了中国这个时间,也破坏和瓦解美国自己建立起来的战后秩序,给了中国调整和作为的空间。


中国应与特朗普在商言商



能否兑现特朗普福音,还要看中国能否抓住这个机遇来实现关键的提升。中国应该怎样利用这个机遇呢?

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大大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威信和地位。当时中国坚持人民币不贬值,并积极为受灾国家提供优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表现出的是一个负责任、可信赖、有亲和力和领导力的大国。这次的危机是冲着中国来的,对中国是考验,也是提升的机会。
中国在应对中要克服机会主义的冲动,坚持原则,讲究信用,维护公理道德,公平公开,少打小算盘,多打大算盘,理性和公平地维护自己利益。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的应对恰当而适度,对特朗普的漫天要价不怒也不让步,对谈判持积极态度,而且表态不拿人民币值做文章,也不拿美国在华企业报复。

尽管美国不乏想把中美关系推向冷战的政客,但特朗普主要还是用商人的眼光来衡量贸易关系,这就是他四面出击,将中国和美国的传统盟友同等对待的原因。尽管他也想把在华外企逼回美国或迁往他国,以抑制中国发展的势头,但不像背后的许多政客和谋士,他主要不是从政治和意识形态出发来打贸易战。
中国应该采取在商言商的策略,尽量避免搅入政治因素,更不要陷入意识形态的争斗。特朗普更懂得斤斤计较的商业语言;和他谈生意经,反而能赢得他的尊重。

但中国也必须看到美国制度的优势:它不是某个总统可以毁掉的。美国政府的其他两个分支,尤其是美国社会里,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中国的力量几乎都集中在政府和执政党里,一旦政府垮了,社会就会沦为一盘散沙。美国不一样,它最深厚的力量在民间,即使政府烂掉,国家也不会垮掉,反而能再生,变得更强大。在对比中美力量时,忘记这一点就会犯大错误。可以预见,特朗普的政策迟早会遇到反弹;他的许多政策和做法都会被推翻,就像他全面推翻前总统奥巴马的政策一样。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威望也是可以恢复的,特朗普给中国的时间和空间都有限。

中国自我提升的瓶颈是政治上缺乏创新。它还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来同自由资本主义和民主争锋。虽然西方自由主义在操作和制度层面上遇到很多困难,但价值观(所谓普世价值)仍然广泛流传,是世界的主流价值观,公开与之作对就会陷自己于孤立。相反,中国应该吸取其合理内核。其实,中国在自由主义的自由、人权、法治、民主、宽容等主要价值上,都取得了长足进步,中国的经济起飞都和这些分不开。不过,中国明目张胆地攻击普世价值,使得自己轻易背上“独裁”“暴政”“欺诈”等骂名,给敌对势力以联合起来的理由,使冷战死灰复燃。这才是冤大头。

尽管西方模式已经千疮百孔,但中国的政治制度在世界上仍普遍缺乏吸引力。中国近些年来在意识形态上的回归,反映的是理论和精神上的贫困,是产生不了软实力的。
在当代扮演大国角色,和历史上依仗金戈铁马、坚船利炮的帝国不同,必须多行王道,少行霸道。所谓王道,除了谋求共同利益外,就是要顺应,至少不要违背主流的价值观和道德观,要占据道义的制高点。这才是对中国的真正考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