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ipp

陆芃樵:巴黎和平论坛与世界权力格局

11. 16, 2018  |     |  0 comments


2018年11月11日,来自60个国家的领导人和30多个国际组织的代表齐聚巴黎,参加由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起的第一届巴黎和平论坛。此次为期三天的论坛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协定》签署100周年的系列纪念活动之一,“旨在有效促进在全球重大问题上更好地开展国际合作,实现更加公平公正的全球化,建设更有效的多边体系” 。


和慕尼黑安全会议、香格里拉对话、达沃斯论坛等成熟的多边合作对话机制相比,巴黎和平论坛有其独到的特点。首先,该论坛聚焦于国际治理,对话议题跨度极广据悉,论坛力求“为当今跨国界挑战寻求解决方案”,将集中展示和讨论从全球范围内近900份申请中遴选出的119个国际治理方案或倡议。这些方案被分为五大类别,分别是和平与安全、环境、发展、新科技、包容性经济。


其次,该论坛希望为国际治理的所有参与者建立起沟通和合作平台。出席此次论坛的不仅包括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还包括了地方政府、非政府组织、跨国公司、学者、记者、工会、宗教团体和公民代表等。再次,该论坛有意识地突出其包容性和多元性。为避免“西方中心主义”,该论坛的15人指导委员会由来自五大洲的杰出领袖组成,将探讨的119个全球治理方案选自42个国家和10个国际组织,其中也包括了“一带一路”倡议。


从此次论坛召开的时机、其宏大的主题和野心勃勃的议程中不难发现欧洲领导人(尤其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后者将在论坛全体大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挽救全球化和多边主义国际秩序,并且塑造未来国际规则的雄心。


但这次论坛更多地反映出欧洲自由主义者深重的危机感。欧洲是现代国际关系的发源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国际政治的中心和国际秩序的塑造者。尽管二战后国际关系的中心舞台从欧洲向其两侧转移,但欧洲仍是两极博弈的最前线和关键所在。冷战后,欧洲在一体化进程上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其引领的多边主义国际制度建设一度被视为冷战后世界秩序的主导要素和发展方向。


但是,欧洲的多边主义愿景随着欧盟经济复苏乏力、国家间政治分歧加剧以及奉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的上台而面临巨大冲击,国家中心主义的复兴正试图重新巩固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中心地位,大国博弈似乎重新成为国际政治的主旋律。这一趋势迫使欧洲自由主义者必须有所作为。正如马克龙在7月推介本次论坛中的视频中所言,“我们将思考如何规划我们的世界,并举行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纪念活动,以强调属于我们的集体责任。我们应该比我们的先辈更了解过去是什么导致了人类的不幸,未来又有什么可能导致失败” 。


然而,巴黎和平论坛能否取得其设想的效果不禁让人怀疑首先,这次论坛没有将叙利亚内战、也门冲突、朝核、乌克兰危机和中美贸易战等威胁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最紧迫议题纳入议程,这已经充分反映出其局限性。


其次,美国总统特朗对于这次论坛的不屑——他选择在出席一战纪念活动后,于论坛开始前离开巴黎——将美国和欧洲对于全球化和多边主义的分歧暴露无遗。单单靠一个内部矛盾重重的欧洲显然无法书写出具有深远意义的国际秩序新规则。




再次,论坛所推崇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通力合作、自下而上地改善国际治理的路径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扭转目前国家中心主义的趋势也是个问号。


由此观之,在中美最高领导人都缺席的情况下,这次雄心勃勃的论坛背后实质上充满了世界权力格局改变后力有不逮的欧洲的无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