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林奕辰:民进党惨败谁来背锅

12. 04, 2018  |     |  0 comments


民进党丢失既有执政县市的原因各地皆有所不同,但整体而言,都是中央执政成绩不佳拖累地方的缘故。



刚结束的台湾地方选举,民进党在“推个西瓜出来都会当选”的高雄市与台南市最终连选票的“基本盘”都没开出来,几乎让所有观察人士感到意外,民进党面临政治海啸。



民进党中央拖累地方



民进党丢失既有执政县市的原因各地皆有所不同,但整体而言,都是中央执政成绩不佳拖累地方的缘故。以中台湾为例,林佳龙虽未有亮眼政绩,亦稳扎稳打,任内台中成为台湾第二大城,近期还有“世界花卉博览会”的加成效果,原判定“躺着选都能上”。


在国民党具备优势的彰化,为打破“一任魔咒”府院党多次辅选,支票一再加码,魏明谷也确实勤恳,积极推动绿能产业,更有离岸风力政策这块超级大饼。至于民进党执政十数年的云林,李进勇深耕地方多年,即便刚上任有禽流感、垃圾处理等难题,却也因应得当,更成功举办2017台湾灯会,颇受肯定。


民进党中央飘在云端,自认很有成就,但政绩无加分效果,甚至造成反效果……充满精英思维,却未真正理解台湾社会,这评价很像国民党,但两者间有些不同。


国民党对台湾底层社会一直有很强的家父长思维,而民进党虽揣想一个很社会民主主义的理想社会,却选择性忽略台湾社会杂揉东西方与兼备前现代、现代与后现代的特质。


因而民进党只能教条式地,推动他们心中那种理想的、由下而上的审议式民主制度,同时又自相矛盾地认定基层民众需要教化、需要改变,唯有自上而下推动所谓的“进步价值”与各种“改革”,并加强批判保守势力,本质上是种傲慢。其中的矛盾使得凝聚共识变得更为困难,更撕裂台湾社会。


这还不要命。真正糟透的状况是,现实利害考虑又使民进党所有“价值”与“改革”都只做一半,使其陷入两面不是人的窘境,更教民众对其信任度崩坏。


大环境因素,包含年金改革、劳基法一例一休等社会政策反复、电业能源与环境政策不定、农渔政策上未见专业只有政治考虑,加上经济成长不合预期,分配亦不均等等,致使积累两年的民怨一次爆发,使原先有很大机会连任的几位党籍县市长饮恨。




蔡英文的执政能力



问题亦来自蔡英文的政策方向、施政能力与领导风格。若非她到处点火、破坏原有政治秩序,疏导与重建速度却始终没跟上,或以原教旨式思维与批判斗争的语汇进行排他,浅绿选民不致失望,中间选民也不会流失


若非她高举改革大旗,却不真落实人民所希望的改革,反行“抢位子”与“扣帽子”之实,高雄的“韩流”不会发生。而在农产品价格低,外销惨淡的状况下。若非执政党精英意识过剩,缺乏同情心,蔡英文的用人又仅考虑政治,也不会导致基层农、渔会反弹,未必导致农业县市政治版图不变。

 

如前所述,民进党的败局是早可预料的。但选前评估台中5到10万票、高雄3、5万票差距,最后却相差15到20多万票,则显然与选前一周民进党的操作相关。


18日,吴敦义影射府秘书长陈菊是“肥滋滋大母猪”,使国民党自家候选人急忙切割,也让民进党如获至宝,进一步在数场活动中召唤出基本支持者的热情,使部分评论认定国民党煮熟的鸭子飞了。但这里有一个反转。由于民进党高层于各场合一再抢用“母猪说”强化自己“被欺负”,要“讨公道”的悲情,并一如既往地连结过往台湾的命运,与该党先辈为争取民主所受到的不公义对待,以及该党对台湾政治的贡献,确实受到台下群众的鼓噪支持。


但民进党的这种玩法次数实在太多,再透过媒体报导,反而教人起腻,对中间选民更是“老哏”。至于随后又依例炮制,重提新北市的侯友宜在郑南榕案作为帮凶,强调在陈进兴案抢收割功劳,则基本是选举“沤步”,教人生厌。


有些人擅长打烂仗,却总忘记打烂仗没有赢家。同样的情况能在更早的台北市找到例子。平心而论,台北市对民进党最好的规划是礼让柯文哲。但为了让“柯绿分手”,削减柯胜选的可能、中断其“总统”路,独派名嘴一再“抹红”柯,并以“台湾价值”对他进行审查。分手之难看,犹如“恐怖情人”,除采取非关市政的各种攻击,更要求党内友柯人士退党,无视柯的支持群除台北市民,更遍及整个台湾,而其中大多数是原对民进党友善的年轻人,其外溢效果更间接促成“韩流”的成型,也使年轻族群这一次有很大部分人选择不投票。早知如此,民进党中央何必当初?

 


绿营的文青式幻想



这一周来,绿营政客持续大谈价值议题,表示改革不能停,却忽略它太“文青式幻想”,与台湾社会水土不服。名嘴继续在媒体上高谈假消息、假新闻与大陆介入,表示完全是大陆撒人民币援助蓝军的结果,却没能拿出真正有效的证据来进行说服。至于绿营友军也跟随党中央,强调独家的“台湾价值”与自属的“公民社会”,自溺于“你的社会不是我的社会,你的价值不是我的价值”的美好同温层,却难掩其中空洞。



过去民进党只要操作悲情、国民党威权与境外势力介入,几能立不败之地,绝对是张好牌。就如在香港打“本土”、 “占中”旗号,也有机会收获支持。


不过以台湾来说,从1990年代以来,长年的蓝绿、统独对立渗透到各个政治、经济、社会文化领域中,实在意识形态过了头,使得台湾社会只见“台湾价值”,却未必真存有“人民价值”。而台湾社会也始终缺乏“公共人”的理性思考与有效的公共沟通,无法造就具成熟政治文化的公民社会。


这次选举,开始有些改变的征兆。无独有偶,笔者看到立法会九龙西补选中,李卓人找戴耀廷、陈健民撑场以争取本土派支持,结果非但遭“焦土派”抵制,也流失中间选票,导致落选。


这或能解读为台港社会都自觉被价值问题困扰太久,中产与中间选民都不愿再被意识形态绑架,盼回归现实层面的政治运作与经济建设来?怕还需要再进一步观察。


选前最后一个影响因素则选务作业的紊乱,史上最多的“公投”绑大选,这本应是民进党的强项,但在反同婚、反核食、反空污等公投却激出保守选民与蓝军选民的集结。并造成投票流程的大延宕,有些民众排队2、3个小时才投到票,台北市更发生“边开边投”这样有争议的情形,成为史上最差的选举经验。虽未有正式统计,但定有许多人因这负评满满的体验决定“教训”民进党,以杜绝类似事情再度发生。


只能说民进党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终究认真务实地解决问题、勤恳踏实地争取支持、友善诚挚地寻求对话,一步一脚印,才是政治工作者的不二法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