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美国军方报告:中国在中东和西印度洋的军事存在

05. 10, 2019  |     |  0 comments


美国军方最近发布了题为《中国在中东和西印度洋的存在:“一带一路”倡议的超越》的报告,声称:在过去的十年间,中国在中东和西印度洋的存在(presence)显著扩大,因而改变了美国海军的作战环境,美国海军应考虑如何有效地应对中国潜在的军事干预。对此,该报告探讨了中国的“西进中东”战略,以及中国在上述地区扩大存在对美国及其他国家的意义与影响,进而对美国军方提出了一系列政策建议。


微信公众号IPP评论特地组织翻译了本报告的中文摘要版,请读者在批判的基础上阅读本文。



▲ 报告封面



报告作者:

杰弗里·贝克尔(JeffreyBecker)

美国海军分析中心中国问题专家。贝克尔的研究侧重于军事外交、中国政治、中美关系、安全问题等。

埃里卡·唐斯(EricaDowns)

美国欧亚集团高级分析师。埃里卡的研究侧重于中国的能源产业、中国的海外投资与贷款、中国国际商业活动的地缘政治影响等。

帕特里克·德加提诺(PatrickdeGategno)

美国海军分析中心中国问题专家。帕特里克的研究侧重于外交政策研究、国际关系等。

本·德托马(BenDeThomas)

美国海军分析中心助理分析师。他的研究侧重于亚洲研究。



摘要



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在中东和西印度洋的存在(presence)显著扩大。尽管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上,但早在其出台之前,中国就一直在上述地区扩大其存在,包括商业存在、外交存在,以及军事存在。


本报告旨在探讨中国的“西进中东”战略,以及中国在上述地区扩大存在对美国及其他国家的意义与影响。本报告分析了中国在中东、东非和西印度洋等23个国家的存在,并分析了推动中国在上述地区加强存在的各种相关因素,旨在跳出“一带一路”的分析框架,以更全面的视角分析中国在上述地区及全球的存在。



概要




中国加强存在的主要因素:


  • 中东在中国全球战略中的定位

  • 维护海上能源通道安全

  • 助力中国产业升级及解决产能过剩

  • 保护海外中国公民、组织和机构的安全和正当利益

  • 开展海上安全行动和反恐行动


从军事外交层面来说,加强军事存在有助于:(1)与现任和未来区域军事领导人发展人际关系;(2)与域内各国发展结构性联系;(3)向域内各国展示中国军事现代化成果;(4)进一步了解域内各国的军力发展现状。


中国的存在传达了以下信息:


  • 带来更多发展机遇

  • 促进地区和平稳定

  • 推动国家间良性互动


中国海军在中东和西印度洋地区的作战能力在近期内将得到进一步加强,原因如下:


  • 更多先进的中国舰艇将部署到上述地区

  • 中国军方开始征用大型商船支援军事行动

  • 吉布提中国海军基地能更好地保障中国的海外军事行动


中资企业在以下港口有特许经营权:


  • 吉布提多拉雷港

  • 埃及塞得港

  • 巴基斯坦瓜达尔港

  • 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及汉班托特港

  • 阿联酋哈利法港


中国未来建立第二个海外军事基地需考虑的因素:


  • 战略性地理位置

  • 东道国对中国军事存在的支持

  • 中国企业的存在

  • 东道国对中国资本的依赖

  • 第三国对中国军事存在的态度


中国第二个海外军事基地最有可能设在以下国家: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塞舌尔、肯尼亚、 坦桑尼亚。



政策建议



一、未雨绸缪


(一)中国军事干预可能性在加大


中国在中东和西印度洋地区存在的日益扩大改变了美国海军的作战环境。本报告发现,中国更倾向于介入政治环境不稳定、中国人聚集的国家,如肯尼亚、坦桑尼亚、苏丹、也门等。鉴于上述国家具有不稳定的政治因素,中国极有可能会以保护当地侨民或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为由派遣军队进驻敏感区域。一旦中国加大介入力度,上述地区的安全形势无疑会变得愈发复杂。因此,美国海军应考虑如何有效地应对中国潜在的军事干预。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美国应在什么情况下反对或配合中国在中东和西印度洋地区的军事行动?随着中国军队在上述地区活动的日益频繁,类似这样的问题将更为突出。


(二)更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


本报告分析表明,中国在中东和西印度洋地区经济活动的扩大导致了当地营商环境的复杂化,意味着中美两国军事人员发生意外冲突可能性也随之增加。


有鉴于此,美国应考虑如何降低和避免这种风险。可以考虑的措施是:在国防部长办公室(OSD)的指导下在上述地区建立中美军事沟通渠道,此举将有助于降低意外冲突升级为武装对抗的风险。


(三)海事基础设施使用权的争夺


中国军事存在的增强也意味着中美两国军队在获取域内港口、机场及其他基础设施使用权方面存在着竞争,尤其是以下两个港口:


1. 吉布提港多拉雷多功能码头


近年来,中国和吉布提两国关系发展迅速。吉布提公开支持中国海军舰队在其周边地区实施护航任务,并承诺为舰队综合补给、应急支援、紧急避险提供便利。2014年8月17日,由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国建筑集团联合中标的吉布提港多拉雷多功能码头一期工程开工。此外,吉布提政府取消了阿联酋企业运营的多拉雷集装箱码头,其运营权最终可能也会落入中资企业手中。


2. 阿联酋哈利法港


自2018年12月起,中国中远集团在该港投资建造的集装箱码头已投入运营。中国远洋运输公司表示,为了减轻中国海外港口的压力,他们正努力使该港成为一个国际航运枢纽。一旦这项计划取得成功,大批中国船只将会涌入该港,将会对进出港口的美国海军舰艇造成极大的不便。




▲ 阿联酋哈利法港(图:美通社)



二、深入探究中国在中东和西印度洋地区的存在


了解中国的外交政策极其重要,这有利于美国政府制定出针对性强而有用的解决方案。本报告建议密切关注以下影响中国存在的因素:


  • 中国领导人和高级军事人员的国事访问、中国舰队的港口访问、中国的军售状况

  • 中国领导人进行国事访问前在当地报纸上发表的信函和访谈记录、中国政府白皮书、中国权威媒体对中国外交政策的解读

  • 部署在海外的中国舰艇数量和类型、中国海外军事基地的数量和位置

  • 中国拥有使用权的港口及其他海外基础设施


中国的存在主要集中在以下国家:


吉布提


早在中国海军进驻吉布提基地以前,中国已在该国有军事存在。如今,中国舰队对吉布提的港口访问更加趋于常态化。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吉布提更是成为中国军售的重要客户。不仅如此,中国还大力资助吉布提得基础设施建设,对该国的经济发展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美国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的分析人士称,吉布提无法在近中期内偿还对中国的债务。


肯尼亚


中国是肯尼亚武器、金融投资和基础设施项目贷款的重要来源国,尤其是中国资助的内罗毕—蒙巴萨铁路和拉穆港。也因为有这两个项目,使肯尼亚政府承担了额外的债务。


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依然是中国的主要军事和经济合作伙伴,中国对巴基斯坦的贷款是巴基斯坦政府迄今为止能够避免货币危机的关键原因。2013至2017年间,约有35%的中国军火流向巴基斯坦。由于中国的“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是“一带一路”旗舰项目,一家中国企业获得了该国瓜达尔港40年的特许经营权。


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一直是中国军事外交领域的重点,也是在西印度洋中国舰艇最大的聚集区。中资企业在该国的科伦坡和汉班托塔港都有大量的经济业务。斯里兰卡不像巴基斯坦或吉布提那样存在债务危机风险,这主要是因为目前中国还未在该国实施大型投资项目。尽管如此,其债务危机的可能性也不小:其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约为85%,而且还在上升。若斯里兰卡无法尽快偿还其目前的债务,中国就有机会从该国获得额外的让步。


坦桑尼亚


坦桑尼亚是中国重要的外交伙伴之一,也是习近平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后访问的第一个国家,他曾两次到访该国。自2013年以来,坦桑尼亚的军购来源大约有87%来自中国,目前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正与坦桑尼亚政府就巴加莫约港的建设项目进行磋商。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尽管阿联酋不像其他国家那样容易受到债务危机的影响,但中国似乎正以其他方式与阿联酋接触。例如,习近平上台后,中国曾三次派遣高级军事人员到访该国。



三、制定一个三管齐下的应对策略


随着中国与中东和西印度洋国家交往的不断扩大,美国下一步应考虑制定一个针对中国“魅力攻势”的对策。为此,本报告提出了以下建议:


(一)利用舆论,强调美国在中东和西印度洋地区军事存在的积极方面


尽管中国在上述地区的军事存在有所增强,但仍远不及美国。遗憾的是,很多国家目前仍未看到这些积极方面。因此,域内的美国海军应尽可能把他们以各种形式展示出来,尤其要强调美国对维持全球经济增长和稳定的重要性,即只有美国及其全球同盟体系才能有效地维护国际重要交通水道安全。


例如,美国可向域内国家提供高质量的军事训练、迅速而高效的人道主义和救灾行动等其他国家无法提供的援助。


(二)强调美国对国际规则的尊重


 中国能迅速扩大其地区影响力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领导人与斯里兰卡前总统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和马尔代夫前总统亚明(Abdulla Yameen)等国家领导人有密切的私人关系。媒体报道称中资企业在2015年斯里兰卡总统选举期间为拉贾帕克萨提供了大量的资金。


正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所说的,“我们寻求的是平等的伙伴关系,不分老大老二”。美国务必以此为外交方针与域内各国建立并发展长期关系。


(三)不可逼迫域内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尽管强调美国存在的积极方面是应对策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更重要的是,公开批评中国的活动可能会适得其反。域内国家可能会将美国对中国的指责视为美国的“恐吓策略”,反而会促使他们寻求与中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


★ 本文系IPP独家翻译作品。

译者:曾辉,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