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美国真的会攻打伊朗吗?

08. 03, 2019  |     |  0 comments


中国无法制止美国在伊朗问题上的冒险。中国忙于应对特朗普的贸易和科技战,以及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挑衅,不太希望在更多领域与美国发生冲突。



如果确如美国所言,伊朗制造了油船袭击事件,那伊朗的目的很可能是想向那些依赖霍尔木兹海峡运输的国家发出信号,向他们展示战争的后果将如何。总而言之,伊朗正在使用升级局势的方式作为自己的威慑手段,但这是极其危险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签署的伊朗核协议,导致美国与伊朗关系近年来持续恶化。尤其是最近两个月来,霍尔木兹海峡局势日益紧张,美国对伊朗发动军事打击的可能性确实在提高,中东局势变得更加不稳定,全球油价随之一度飙升。俄罗斯、中国等国也随时可能被卷入美国和伊朗的军事冲突。

 

美国与伊朗双方都在军事上增加了对抗的筹码,但特朗普的“极限压力”计划毋庸置疑是引起双方关系紧张化的开始。不论是伊朗核问题,还是对中国的贸易战,特朗普都擅长使用“极限压力”来捍卫所谓的“美国利益”。

 

各方对于美伊战争的恐惧从2019年6月挪威和日本油船在阿曼湾发生爆炸开始累积。阿曼湾靠近霍尔木兹海峡,全球20%的石油运输都需经过这里。此前伊朗多次威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运输道路。对此,美国警告伊朗,任何对美国利益的攻击都将会遭到强硬反击。不过美国也多次重申,他们并不想与伊朗发生战争,但会“极限施压”。

 

火上浇油的是,伊朗在6月20日击落了美国的军用无人机,再度升级了霍尔木兹海峡的紧张局势。美国的战斗机甚至已经起飞准备轰炸伊朗目标,但最后时刻特朗普放弃了轰炸计划。然而,特朗普的变卦使得持续的紧张局势更加不可预判。

 

特朗普的“极限压力”计划试图在经济和军事上同时击溃伊朗。国务卿蓬佩奥声称美国将会“击溃”来自伊朗的军事压力,并且通过经济制裁对付伊朗在中东地区的扩张。美国希望遏制伊朗在中东地区不断提升的影响力,并且确保伊朗核武器研发不会取得任何成果。为了配合战争威胁手段,美军向伊朗周边的军事基地增派了轰炸机以及1500名士兵。

 

特朗普对付伊朗的手段与他对待中国的手段有相似之处。2017年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NSS 2017)声明美国将会面对与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等国的全球竞争。而2018年的美国国防战略(NDS 2018)敦促美国形成一个“竞争心态”,从而达到“从思考上、行动上、合作上、创新上超越修正主义国家、流氓国家、恐怖分子,以及其他有威胁性的行动者”。NSS 2017对奥巴马政府签署的伊朗核协议进行批判,将伊朗视为世界主要的恐怖主义国家,对中东地区稳定构成重大威胁。NSS 2017还表示,伊朗通过资助代理人、扶持卫星国、扩散武器、发展导弹项目等手段扩大自身在中东的影响力。

 

事实上,美国撕毁伊朗核协议并不明智,毕竟德黑兰已经同意核协议条款,并且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活动的限制。我们需要注意的是,特朗普撕毁伊朗核协议与他对多边协议和多边机构的反感有关系。此前特朗普已经退出了巴黎气候变化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美俄中程导弹条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多边机构和多边协议。

 


中国和欧洲都无法制止特朗普


经济制裁是特朗普威胁伊朗的主要手段。从2018年11月开始,美国宣布任何购买伊朗石油的国家都会受到制裁。今年5月,美国对中印等8个国家的过渡期豁免也宣布结束。欧盟和中国都曾反对特朗普对伊朗使用经济制裁,因为新的制裁将给伊朗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但欧盟和中国都无法制止美国。中国忙于应对特朗普的贸易和科技战,以及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挑衅,不太希望在更多领域与美国发生冲突。


欧盟国家已经承受了美国单方面制裁所带来的不利影响,但却没有办法将这些不利影响分流。2019年1月,欧盟宣布他们与伊朗间成立新的支付机制,以保证他们与伊朗之间的石油交易。这个新的支付机制(INSTEX)能够允许欧盟与伊朗的贸易脱离对美元交易的依赖,但这与美国实行“极限施压”计划背道而驰。由于欧盟无法从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系统中脱离,欧洲国家无法承受有可能导致欧洲公司瘫痪的风险。因此,这个支付机制并未能够执行。


美国的威胁以及欧盟的失败使得伊朗不得不转向亚洲国家。为了抵抗美国的“极限施压”,伊朗作为上海合作组织的观察员国,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参加了今年的比什凯克峰会,并随后前往塔吉克斯坦参加了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CICA)的第五次峰会。两次峰会都对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持质疑态度,并且推崇一个多极化的世界秩序。巧合的是,由于鲁哈尼的这两次出访,恰逢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船袭击事件不久,至少在表面上营造出伊朗在地区国家中有广泛支持的形象。


与此同时,俄罗斯谴责了美国向中东派遣1500名美军的举动,称其“故意(向伊朗)挑起战争”。中国则表示“在波斯湾发生战争是我们最不想在中东看到的”。同时中国也劝告伊朗需要“作出明智的决定”,并且不能“轻易放弃”伊朗核条约。作为伊朗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中国需要在美伊两国之间同时斡旋,中国很难接受伊朗与美国开战并被打败这样的可能结局。



伊朗的应对手段极其危险


如果确如美国所言,伊朗制造了油船袭击事件,那伊朗的目的很可能是想向那些依赖霍尔木兹海峡运输的国家发出信号,向他们展示战争的后果将如何。总而言之,伊朗正在使用升级局势的方式作为自己的威慑手段,但这是极其危险的。


现在,特朗普面临的两大困难,一是美国无法说服盟国共同加入“极限施压”计划,二是特朗普对伊朗的强硬战略与他选前声称将美国从中东脱身而出的说辞背道而驰。


当霍尔木兹海峡上燃烧的油船激起了人们对于美国对伊朗动武的恐惧时,国际社会对此唯一能做的就是构建解决伊朗问题的外交新构架。但很不幸的是,美国与伊朗之间目前还没有休战的迹象。



作者Anita Inder Singh(印度和平与冲突解决中心创始教授、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成员);

译者张月亭(IPP实习生,现就读于美国乔治城大学);

本文英文版首发于国际时政评论网站IPPREVIEW.COM

IPP独家翻译作品,转载需取得授权。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