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韩国瑜与台湾2020大选政治生态的变化

08. 10, 2019  |     |  0 comments


无论韩国瑜能否在2020年台湾选举中击败蔡英文,他都将政府管理问题重新带回到了选举议程中,这是如今我们在民粹极端主义政治中希望看到的现象。


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国民党党内初选已于7月中旬结束,高雄市长韩国瑜成为最大赢家,台湾的岛内政治面临着重新定义。 


国民党的党内初选制度始自1996年,今年的这场选举是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韩国瑜赢得了44.8%的预选票,击败了最大竞争对手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郭台铭,这位亿万富豪的支持率是27.7%。前新北市市长朱立伦(支持率17.9%)、前台北县县长周锡玮(支持率6%)以及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支持率更低),都没有对韩国瑜构成太大威胁。



▲ 韩国瑜赢击败郭台铭,将代表国民党参加2020年台湾大选。


韩国瑜的胜利再次显示了从2018年10月开始掀起的“韩流”威力,正是这股“韩流”将韩国瑜推向了高雄市长一职。如今这股势头并没有像许多权威人士所预测一般退去,而是以更强的势头帮助韩国瑜,甚至有可能让他在2020年成为台湾地区的新领导人。 



两岸更紧密的经济关系



 两岸议题自1996年台湾首次大选以来就主导了台湾政坛,两个主要党派分别站在了不同立场。多年以来,民进党一直推崇台独理念,并且系统性地希望台湾在教育、社会、文化层面与大陆脱钩。虽然民进党并没有官方宣布台湾独立,但它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九二共识”是大陆与台湾之间于1992年达成的“一个中国”共识,台湾与大陆共同承认双方都属于一个“中国”,但双方仍在谁是中国合法领导者上有着意见冲突。国民党一直以来认同“九二共识”,并且以更务实的方式与大陆来往,强调两岸和平关系为政策的基础,鼓励两岸间的经济与社会联系日益紧密。 


1987年,当时的台湾地区领导人蒋经国在生命的最后几天,依然决定与大陆重新建立联系。从那时起,台湾经济的重心便渐渐向大陆转移。1987年,人口只有大陆2%的台湾的GDP比大陆高出了45%。2018年,台湾的GDP只相当于大陆的4%。1987年,台湾人均GDP是大陆人均GDP的22.5倍。2018年,台湾人均GDP只相当于大陆人均GDP的2.5倍。1987年,台湾出口份额中大陆只占很小一部分,2018年占据40%。2018年,台湾有7.2亿美元的经常项目顺差,其中包括了对大陆的8亿美元经常项目顺差。



▲ 晚年蒋经国 


两岸经济关系的日益升级,让台湾很多人获益匪浅,许多台湾实业家都将作业转移至大陆,并且由此在蓬勃发展的国际供应链中扩大他们的市场份额。但与此同时,台湾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群依然被困于停滞不前的本土经济。在过去的二十年内,台湾的起薪并没有什么改变。 



“韩流”及人们对政府的不满



 国民党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一个充满了中国大陆背景的政党,许多国民党著名政客都来自地位显著的政治家族。从前“总统”李登辉到马英九再到连战,出身都是如此。国民党党内也存在着派别,国民党领导层将各派维系在一起的工具,是国民党利用长期党国体制积累的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但民进党在2016年大选获胜后,国民党的党产都被冻结了。国民党如今陷入了金融危机,只能靠借款度日。 


不幸的是,国民党在民众间的支持率较低,选举表现不太理想。如今国民党是这样的形象:它由许多懂得经济的精英组成,但远离了群众。它传统意义上的支持者集中于较发达的台湾北部。民进党在20世纪70年代台湾岛内戒严时就参与民主运动,被视为平民政党,在经济较落后的台湾南部有着强大民意基础。不过人们普遍认为民进党并不擅长经济管理。民进党也时常腐败丑闻缠身,第一个民进党“总统”陈水扁便因为腐败在卸任后被逮捕入狱。 


韩国瑜竞选成为高雄市长在台湾选举史上是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之一。1979年发生在高雄的“美丽岛事件”是民进党成立的导火索,这座南部城市被认为是民进党最坚固的堡垒,民进党支持者超过70%。从1998年以来,民进党就一直管理着这座城市。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将韩国瑜视为一位有竞争力的高雄市长候选人。但韩国瑜选举中巧妙地没有触及意识形态问题,而是着重于政府治理问题。他对裙带关系、社会不公、政府无能等问题的抨击都得到了民众的响应。最终,韩国瑜以54%的支持率击败了民进党候选人,开启了使国民党在台湾22个县市中夺回了15个主导权的“韩流”。 



在“韩流”身后的人



 伴随着韩国瑜的胜利,台湾的政治生态也发生了变化。韩国瑜的支持人群更多分布在台湾南部,而且大多数为普通人。他在2019年早些时候还在犹豫是否参加2020年1月的大选。对韩国瑜来说,第一道难题是他对高雄的精力投入是否足够?毕竟他当选高雄市市长的几个月后就投入台湾领导人选举中,这引来了不少高雄本地人的不满。第二道难题是国民党高层都为韩国瑜在党内预选制造障碍。郭台铭宣布回归国民党并且参加党内初选被认为是国民党高层制止韩国瑜的策略。 


韩国瑜为了展示他对高雄市的投入和付出,在台湾选举法允许的情况下,承诺竞选期间继续担任高雄市市长。韩国瑜表示如果他当选,他会抽出一半时间在高雄办公。韩国瑜的支持者2019年5月底至6月底的周末分别在台北、花莲、云林、台中和新竹举行集会。在台北和新竹的集会甚至吸引了数十万的支持者。这表明韩国瑜似乎是台湾目前最受欢迎的政治家。虽然韩国瑜否认“一国两制”是能够长期解决台湾问题的方法,但他认同“九二共识”,并且强调台湾海峡中的和平是至关重要的。韩国瑜这种逆势而上的举动并没有对他造成不利影响,反而塑造了他敢于说话以及直面敏感问题的领导人的形象。



▲ 蔡英文的支持率目前重新回到第一,连任希望大增。 


2020年,台湾岛内大选的两位主要候选人分别是代表民进党的现任“总统”蔡英文,以及代表国民党的韩国瑜,此外台北市长柯文哲有可能加入这场竞争并将场面变成三人间的斗争。2020年的选举结果将会取决于如今台湾的两个主要问题中哪一个更能引起群众的回应。


国民党将会着重于增进政府管理,改善贫困人群和年轻人的经济前景,而民进党将有可能着重于两岸关系,并将自己标榜为本土身份的守护者。有10%的台湾人将是国民党的核心支持者,而民进党则有20%的核心支持者。而那些在两个选择之间徘徊的中间选民将会决定这场选举的最终结果。但无论结果如何,韩国瑜都将政府管理问题重新带回到了选举议程中,这是如今我们在民粹极端主义政治中希望看到的现象。


作者:Henry Hing Lee Chan (柬埔寨和平与合作组织高级访问研究员);译者:张月亭(IPP实习生,现就读于美国乔治城大学)。

本文英文版首发于国际时政评论网站IPPREVIEW.COM。

编辑修改: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