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林奕辰 | 蔡英文学历疑云:台湾政坛的魔幻写实主义大秀

10. 08, 2019  |     |  0 comments


过去这一个月,“总统”蔡英文的博士学历与论文内容成为话题,闹得沸沸扬扬。


过去这一个月,台湾政坛继续走魔幻写实主义风格,“总统”蔡英文的博士学历与论文内容成为话题,闹得沸沸扬扬。实在是有点荒谬,甚至是有些无聊。


这个质疑早在2015年便有媒体提出,国民党方面也附和过,但该议题在当时并未有发酵,查证蔡英文的教职与升等纪录都没有问题。就经验上,以台湾选举几乎挖到祖宗十八代各种黑历史,除非有更笃定的反证,基本可视为通过检验,相关争议已成为不是问题的问题。


本次一开始,是台湾独派阵营的几位学者亲赴伦敦政经学院(LSE)调阅蔡英文只在传说中出现的论文。发现论文藏本不但超时封锁35年,装订过新、规格不一,且其中有缺页,更有多处手写修改的痕迹,甚至连封面的校名都写错。加以图书馆无收藏纪录,另外申请借阅的规定极其严格,迥异于一般论文要求的公开透明。因而开记者会质疑其论文与学历,表示蔡未在1984年取得LSE的法学博士学位,蔡随后把几位学者告上法庭。 



对蔡英文论文与学历的质疑



原先以为这仅是台湾政坛的又一场闹剧,随着蔡英文“以讼止谤”便可以告一段落。但后因独派学者频频出招,而媒体又大肆炒作,加上蔡一直未能有系统地响应澄清,几次谈及此事都似乎支支吾吾、神神秘秘,让人觉得有不诚实之处,也使得疑云越卷越大,导致“因讼增谤”。


各界的议论包含:她为何取得学位的时间较短?毕业生名册为何没有她?又为何在2019年6月以前在LSE并不存在论文,直到最近才补交?指导教授与口试委员的名字为何不准公开?论文内容为何充满手改痕迹?为何有缺页?为何看起来更像太粗的初稿?另外她先后在政治大学与东吴大学任教,为何两校都未留存其论文和毕业证书复印件?


事实上,这里有很多可以说“当时有当时的做法”,也确实可以用不同国家/地区的不同文化与不同行政体制差异,以及不同学制、不同学校、不同图书馆有不同的规定来解释。另外有些问题,也恐怕是质疑者缺乏历史素养,或“乱解”英国学制产生的。


而要查询一个人是否毕业于某个学校,最简单的方式莫过于向校方求证。但事件的整体发展,似乎又没有那么简单。当LSE确认她是校友,系合法取得学位,并提供当年的学籍数据,质疑者便认定文件遭到涂改有窜改学生纪录的可能,并引出LSE曾经闹过的“格达费丑闻”,好像LSE是什么野鸡大学一般。各种狐疑搞得LSE校方及校友在生活与职场上不堪其扰,校方除公开登文澄清,甚至更响应“不解每逢选举就有关注”、“我们已经说我们应该说的了,那是你们台湾的问题”。 



越演越荒唐的闹剧



近一个月左右,闹剧越演越烈。当蔡英文拿出毕业证书,即便有学校钢印与校方公开证明,质疑者仍批评她上面的校长签名与原件不同?为什么会搞丢这么重要的文件还需要补发?(甚至国民党数字立法委员还召开记者会大秀毕业证书,以表示“自己都不会搞丢”,实在是有点荒谬……)


其指导教授Michael Elliott初始被质疑只有学士学位“怎可以指导博士生?”,后发现其实是Bachelor of Civil Law学位,取得难度高过博士,并且曾任教美国西北大学法学院,才被伦敦政经学院任聘为正教授,同时还担任过首相撒切尔夫人的财经政策顾问,之后转任知名期刊《经济学人》主笔。于是好事者便狂攻另两位隐藏的口试委员……


孰悉笔者的读者与朋友应该知道,我并不喜欢蔡英文,甚至多数时候我私底下谈到她,并不称呼其为“总统”而是“蔡女士”或“蔡老师”,诚如我总称呼赖清德为“赖医师”。但个人的好恶是一回事,就事论事,从逻辑跟标准上讲,她读书时只不过是稍稍有钱人家里的小公主,并未有多大背景、多大权力。学历认证又是国民党执政时期的外交部与教育部,如报载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所言,绝对是相当严格的审查程序。


即便当时蔡的室友,亦即马英九时期的“陆委会”主委赖幸媛公开背书;当时聘任蔡的东吴法律系主任,蓝营法学界大佬,也是前“大法官”刘铁铮教授亲笔信为其辩护,表示已检验过其论文与毕业证书;乃至于网友在当时出版的法律研究相关著作中,发现确实存有蔡的博士论文,无论多少间接证据都显然没用,装睡的人唤不醒,存疑的人也自然能找到漏洞。


蔡英文总算在千呼万唤下出手回击。终于在23日拿出据说从家人仓库找到当时400页的原稿,证明有取得博士学位,并表示将提供给国家图书馆,供大众阅览,另外也同时公布1984年学位考试合格正式通知书,及LSE院长恭贺蔡“总统”获得博士学位的文件等。


当时笔者也再次天真地以为,整个争议会随论文公布告一段落。但似乎没那么简单,时至昨(24)日,前台湾大学教授(前政论节目主持人)彭文正仍指控蔡说谎,除像唱片跳针一般,继续原先提出的质疑,或表示论文相关印刷有“穿越时空”之嫌,要求她立刻将毕业证书跟论文,送请英国法院公证(即便在笔者的印象中,英国法院应无公证业务);部分人士也质疑“论文原稿不等于论文”,何不将“整本书”公诸于世?甚至提出她为何没有硕士论文(但按英国学制,攻读博士学位不须先有硕士学位)、怀疑论文是不是找人代笔的疑问……搞得笔者真不知道接下来还能扯什么? 



各方政治势力的盘算



深绿独派穷追猛打论文学历议题,欲置蔡英文于死地,有它背后错综复杂的原因。对陈水扁案的处理,使得以阿扁铁卫队自居的独派阵营心生不满;对执政后无法走向独立路线,甚至宣布独立的政策失望;或是对民进党党内初选结果,“金孙”赖清德无法上位的失落。事实证明蔡始终未能真正整合深绿,否则也不会爆发这场人格毁灭战。


但笔者实在搞不懂,本来只是绿营内部的“网内互打”,国民党及其侧翼掺和什么?到底是有多缺选举议题?


除了传说中,已遭国民党否认的“黑英计划”(国民党解释,只是想了解蔡英文的论文内容),个别“立法委员”在政论节目上,质疑论文真伪,或是2011年怎么登记选“总统”的?整个很意犹未尽的感觉。


但据亲蓝《联合报》的民调,即便狂打“论文门”,蔡英文支持度仍有45%,遥遥领先韩国瑜的33%,显示该议题始终未能重创蔡的声望。


而虽然另一份民调显示,大概还有二成五的民众不能尽信蔡的解释(当然也有近五成的人觉得没有问题),特别是传统蓝军的支持者。因而就政治市场上,个别委员在这个议题上求取表现,或只想抹蔡一身泥巴,并不真难以理解。外传国民党因为目前候选人韩国瑜的低迷气势,已放弃全力竞逐“总统”大位,只求较为稳定的政党票和“立委”选局,增加“立法委员”席次。


但国民党把自己与深绿人士绑在一起,跟着深绿爆料开记者会,用风闻言事的作法,对战恐怕是更有公信力的LSE校方、教育部等单位,这样low的策略对政党形象会有多少加分?我很是质疑。


毕竟部分政党支持度的民调显示,民进党似已超越国民党,或只在伯仲之间(即便“立委”支持度目前还是国民党高),亦即九合一选举时国民党的优势已不复存在,而新兴的台湾民众党除排挤时代力量,也一定程度影响原先国民党的支持度。国民党初选后的乱局仍未结束,过往的知识蓝与精英蓝也尚未归队,甚至原先郭台铭的支持者属性蓝的部分没回来,倾向不投票,而属性偏绿的却已有不少竟流向蔡英文。这时选择非理性、和稀泥的选举策略,着实不智。


这个战场本来专属于深绿阵营,让他们网内互打就行了。偏偏国民党自以为捡到枪,自告奋勇要参加射击比赛。结果只是个超低端的投石子大赛,还搬石头砸到自己脚。完全在人家设定的议题里面,浪费整整好几个礼拜,也浪费了原先更适合蓝军攻击的议题。


虽然我可以体会因为候选人这个商品有重大瑕疵,着实不像个“总统”该有的样子,所以极不得已,采取这种接近于自暴自弃的选举策略,但一个号称百年的老政党把选举搞成小学生吵架大会,真的有必要吗?


事实上,台湾有太多值得这些政治人物关心的问题。随意翻开报纸,今年生育率却可能再度跌破1,而死亡人数首度超越新生儿人数。而经济负担太重、职场环境与政府支持还不足更使得年轻人不愿意生育。兴许再过个几十年,不需要民进党贩卖虚无缥缈的“芒果干”(“亡国”感)都可能“自然亡”,这是不是比蔡英文的论文更值得申论?


而蔡当局从“促转条例”推到“国安五法”复刻“动员戡乱时期”、两岸敌意与军事风险急遽升高、所罗门群岛和基里巴斯相继在5天内和台湾“断交”,甚至所罗门的跨党派小组还针对世界大势、两岸对比做出报告,认定舍台湾就大陆是符合索罗门的利益与需求,而在两岸外交竞逐中,如若没有美日势力,台湾根本没有跟大陆抗衡的本钱……对台湾而言,哪个不是比蔡的学位更需要严肃、认真研究的问题?


国民党不是号称自己最擅长政策论述?近来怎益发呈现这种反智的状态?


当然,对于蔡英文的处理方式,笔者也不敢苟同。明明可以第一时间澄清学位、论文疑云,拿出相关佐证,让质疑者“一枪毙命”,却神神秘秘地,选择让争议越爆越大。由于不愿和深绿撕得太难看,仅提出要大众想想四年前的“宇昌案”,把社会大众对论文的疑问打包成“国民党复制宇昌案”再把所有质疑者都扣上政治抹黑的帽子(而国民党的见猎心喜也正好就配合演出,真教人不知道怎么说才好……),笔者曾说过民进党在选举上很擅长打“烂仗”,本回合亦然。


蔡英文不召开记者会灭火,硬生生把简单的事情搞成罗生门,更迟至23日才将整本论文公诸于世,让她身上启人疑窦的地方越来越多,表现得非常不合常理,也就免不了让人怀疑是选举策略考虑。


诚如台北市长柯文哲所暗示的,民进党“选战都有一定步骤”,让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成为问题,除让人忽视真正的问题,还最后“反守为攻”,更顺势拉抬自己的选情。


更有趣的是,24日更有所谓的专家学者提出,本次风波之所以能够造成三人成虎、指鹿为马,主要是大量的恶意影片、谣言信息充斥传递信息的通路,这肯定不是深绿独派所能够达成,必是有境外势力介入,所以,“到底有谁觉得‘中共代理人法’不重要”?


这个逻辑真的是无敌。难道所有不相信蔡英文、提出质疑的,就是大陆代理人?这离他们曾誓言销毁的党国威权会有多近?又与他们曾视为宝藏的“观念自由市场”又离得多远?


反正话题还有一定的剩余价值,敌人也树立起来了,就趁乱再消费一波,一点都不浪费……


只是蔡老师,政府治理真的不能只靠捡到枪。


即便近两年台商因为个别经营状况确有回流,经济状似有所成长,但产业转型、产业链整合的老问题依旧存在,而中美贸易战的阴影也早已笼罩;社会上存在的各种阶级、世代对立也没有缓和的迹象;而前述各种民进党当局为阻绝两岸交流所订定或预立的法案,则正在蚕食鲸吞群众的公共空间、挑战着两岸关系的底线。


纵然最终连任了,假若台湾经济上依旧牛步,社会上益发不和谐,政治上更大步倒退,这样的一位“总统”,要如何面对终将到来的历史评价? 



反思



最后谈谈论文本身与对台湾社会经历本次风波的反思。平心而论,笔者没看过蔡英文那篇消失了多年又突然出现的论文,亦不是法律专业,并不适合对其内容做出评论。但据少数阅读过其全篇或部分论文的人士表示,虽然算不上什么旷世之作,没有如蔡说的,值得一个半的博士学位。但以当时来看,内容也还不算太糟,纳入时代考虑,由于当时政治大学法律系没有这方面专长的人才,因而能受到聘用也不会没有道理。


当然,蔡英文那段“论文委员会决定授予我一个法学博士学位,上面并加注了我‘对于国际贸易有很强的学术背景,相当于半个国际贸易学的博士学位’”,多少有老王卖瓜的嫌疑,大概是把口试委员的客套话当真了。
以笔者博士论文为例,当时口委也有溢美之词,说笔者具备不同专业背景,论文旁征博引(我想是论文牵涉的东西太杂太广、废话又实在太多的意思),但笔者认为更重要的是批评与建议,称赞也不过客气客气而已。论文跨领域经常发生,无关几个博士,要是很当一回事,还把它写入自传中,那么我也就只能呵呵了。


另外号称一个半博士的论文,没有出版,也不公开,不让人轻易接触,学术论文研究的终极目的何在,不应为人类学术的迈进有所贡献吗?则是另一个层面的思考。


虽然如前所述,或者随着论文原稿的公布,相关争议大概可以稍稍消停。但“总统”的博士论文变成舆论热点,然后衍生出各种无厘头的讨论,如台湾以讽刺见长的网络媒体“老天鹅娱乐”说的“一群没诚信的人在质疑一个没诚信的人的学历,而那个学历又刚好可能是真的”,想想确实是挺搞笑的。


只是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怎么样的社会,才会导致这个不该是问题的问题变成数周来的重要话题?


况且连两任“总统”都曾被质疑过学历真伪(马英九也被质疑过他怎么上的台大、哈佛推荐信是蒋经国写的,否则根本考不上。然后论文或报告是不是找人帮忙,诸如此类……),而当前另一个“总统”候选人韩国瑜也被怀疑夜间部毕业、硕士论文口试被放水,或根本不是他写的。


要不是人民真的太无聊,那笔者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领导人的所作所为,让人怀疑起他或她的教育程度跟基本智识能力了吧?这显然是台湾当前政治人物应该要深切检讨的部分。


另外,为何台湾历任民选“总统”几乎都强调自己的博士学位(陈水扁是个例外,但与他竞选的两位对手,连战与宋楚瑜都有博士学位),而政治人物争相把自己包装成高学历的知识精英的奇特生态,又是所为何来?


或者是受中国人传统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影响吧?但官大学问大、学问大就可以去做大官的逻辑真的是对的吗?举例来说,对台湾经济最有贡献,即便任内有政治压迫,但论及对台湾人评价最高的“总统”蒋经国,学历却仅有很勉强的大学毕业。是否该回头反省这样的心态是否适当呢?


而在台湾的环境下,民众当然有权利质疑政府的所作所为,但所谓的质疑并不是无限上纲,应该是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检视证据,并与持反对意见者进行良性讨论,以成就一个更开放的公共空间,而非过于情绪化或过多地坚持己见。否则,只会带来更多困扰,浪费社会资源;同时难免受政党与政治人物所利用,从而导致每四年一次智力测验的成绩,始终还是不及格的状况。


这些疑问,真的才应该好好想想。



 本文系IPP独家稿件。作者:林奕辰,中国文化大学(台湾)国家发展与中国大陆研究所博士。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