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郑永年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05. 16, 2016  |     |  0 comments


最近因为南海问题等因素,中美关系的大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并且对中国不利。因为美国把中国在南海的行为视为是“扩张主义”的先兆,并且是意在挑战美国霸权,美国各方面的力量包括传统上对中国比较友好的力量也开始聚合起来一致针对中国。要扭转形势转坏的趋势并进而取得两国关系的实质性进展,就要对目前的中美关系的变化及其促动这些变化的美国内部动因做一些客观的分析,以利于我们找到有效的对应方法。
      一、中美关系的大环境
      国际政治往往是大国之间的政治(而非理性)博弈。因为每一大国都是独立的主权体,如果大国之间开始博弈,那么就很容易受很多非理性因素(例如民族主义和政治人物的个性等)的影响,博弈的结局并不见得就是博弈者原来所预期的,甚至相反。近来的很多迹象表明,中美两国之间正在进入这样一种博弈状态。中美两国都希望两国之间的博弈会是双赢的,而不是零和游戏。就中国方面来说,早先就提出了要和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其本意就是要逃避历史上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大国争霸而导致战争的“宿命”。目前中美关系转坏的现实表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建设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如果不能逃脱零和游戏的博弈,那么两国之间的冲突也为期不远了。
      中美近来博弈最直接的起因在于东海和南海问题。东海和南海问题并不直接涉及到中国和美国的双边关系,两国之间也没有直接的地缘政治冲突。美国的深度卷入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美国和其同盟之间的关系,二是美国对中国的错误判断,以为中国要挑战美国。无论在东海还是南海,中国实际上并非肇事者,而只是对他国(日本、越南和菲律宾等)行为的反应。但即使如此,美国选择和其盟友站在一起。美国的选择或许是因为被盟友所绑架,或许是因为要利用盟友来制约中国,或许两者兼有之。但不管如何,这种选择的心理基础是美国近年来与日俱增的对中国崛起的恐惧感。美国在其成为世界大国之后,一直在和其他大国争霸,对大国争霸学说深信不疑。因此,尽管中国选择加入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无意把美国赶出亚洲,更无意在任何区域和全球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但美国的这种霸权信仰不可避免导致其对一个崛起中国的恐惧。
      美国对中国的反应可以分为官方和非官方两个层面。尽管美国官方并没有完全接受中国的“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但的确认识到了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因为中美两国之间的高度互相依赖性(至少在经济上),也是因为中国并没有任何类似冷战期间苏联那样的争霸方案,美国意识到处理和中国的关系并非那样简单明了。所以,尽管官方有时也放出狠话,但反应还算节制,仍然具有底线,即没有想把中国推向对立面。实际上,就美国政府来说,只要稍微理性一些,就不会把中国推向对立面。很显然,一旦美国失去中国,这个世界很有可能演变成往日美苏集团之间的冷战状态。也就是说,如果中国离开了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美国充其量也只是半个世界的霸主,而非今天那样的全球霸主。
      不过,非官方的强烈反应似乎显示两个国家关系的遽然恶化。自近代以来,美国国内一直存在着一个可以称之为“中国情绪”的东西:如果中国的发展(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符合美国人的理念和价值观,那么美国就会充满乐观的中国情绪,甚至过度乐观;但如果中国的发展不合符美国人的理念和价值观,那么美国人就会对中国悲观起来,甚至充满敌意。再者,美国的“中国情绪”历来就是导致美国改变中国政策的一个重要因素。今天的情形就是,不仅往日的反华和对华敌视的政治力量再次抬头,而且传统上被视为是对华友好和同情中国的政治力量也在急速改变他们的态度。在学术和政策界,已经开始呈现出对华的普遍的“冷战情绪”。
      对中国来说,尽管很难控制美国内部所发生的变化,但很显然如果建设不成新型大国关系,那么就会走向中美冲突的宿命。如果这样,对两国来说都会是一个颠覆性的错误。现实中,在中美关系上,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大多数人都会关注谁输谁赢的问题,也就是零和游戏。人们假定,一方的失败就会是另一方的成功。但实际上则不然。中美两国的冲突会是人类的大灾难。往日美苏冷战之所以没有演变成热战,根本的原因在于两大集团之间的核威慑。对今天的中国来说,无论是和美国的冷战还是公开的冲突,都会是颠覆性的错误。如果要逃避两国冲突的宿命,那么就要通过百倍的努力来建设意在逃避宿命的新型大国关系。
      二、美国对华政策的三种方法
      既然是博弈,那么就要充分了解博弈者和博弈的方法。不同的博弈者和博弈方法导致不同的结局。对中国来说,就是要在不同的博弈局面中间争取最好的一个局面。就中美关系来说,中国必须了解的是美国对华政策的诸种方法和这些方法背后的政治力量。在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美国的对华政策可以概括成如下三种。
      首先,围堵、遏制。这是一种冷战的方法,是美国对付前苏联的。在美国的一些势力看来,这个方法很有效,它不仅有效地遏止了苏联的扩张,而且最终导致了苏联的解体。当然,对苏联来说则是大灾难,不仅导致了苏联的解体,而且也一直使得俄罗斯直到今天仍然一蹶不振。尽管这种方法很难用于和美国互相依赖的中国,但美国国内不时会有人出来试图使用这种方法来应付中国。
      其次,接触、融入。这种方法在学术上被称为“社会化”,也就是被西方“社会化”。美国容许和鼓励中国加入现存国际体系,接受西方制定的规则。美国使用这种方法在过去有效消化了日本、德国等,冷战结束之后也消化了往日属于苏联阵营的东欧国家。美国也希望通过这种方法来有效消化中国的崛起。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美国对中国基本上也使用了这种方法。不过,很显然,中国和其他国家(例如日本和德国)不同,美国在使用这种方法消化中国方面已经感觉力不从心。
      再次,把中国转变成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共同承担维持世界秩序的国际责任。这种方法也是中国所可以接受的。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乐意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但问题出在中国向谁负责。中国具有自己的国家利益,对国际责任有自己的理解和界定。也就是说,中国会履行自己界定的国际责任,而非美国所界定的国际责任。在很多方面,中国所要履行的国际责任并不见得和美国所界定的相一致。
      三、近来美国对华方法的变化
      因为美国在使用所有上述方法上不尽如意,随着中美关系大环境的变化,美国现在开始寻找新的途径,制订新的对华政策。那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