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张若梅:让教授给本科生上课,难在哪里?

11. 03, 2019  |     |  0 comments


▲ 自2001—2019年数十年间教育部关于“教授全员上讲台”的严令虽从未停止,但“全员上讲台”这一目标似乎从未实现。(图源:网络)


近日,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在出席活动时表示,教育部未来将出台新规要求“教授全员回归讲台”,对于连续三年未给本科生授课的教授和副教授,则清出教授序列。这一“清理令”的背后是由来已久的部分教授不“教”不“授”问题,是令虽行而效果不佳的现实问题,也是缘于清理“水专、水课、水师”打造“金专、金课、金师”的迫切要求。未来需要依靠制度约束教授全员为本科生授课,也同样需要激励机制来实现“金师”和“金课”随处可见的质量目标。


部分教授不“教”不“授”的问题由来



早在2001年教育部就已经关注到高校本科课堂的教授流失这一现象,并积极出台系列文件,以便进一步规范教授授课制度。在政策文件中,“必须”“基本要求/制度”和“全员授课”等强制性约束,以及“教学评估”和“不上课即下课”的控制和惩戒手段,在一定程度上有效提升了高校教授的授课比例(表1)。但随之而来的是“水课”和“水师”现象凸现,甚至进一步加剧“水专”的蔓延。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其一是长久以来的教授“铁饭碗”制度,尽管后续推行教师聘任制,但教授终身制依然存在,这就使得“不上课即下课”的惩戒举措在用人高校中甚少推行。其二,当前教师职称晋升和津贴奖励政策仍然与科研成果息息相关,“轻教学、重科研”的风气仍然存在强大制度评价保障,在职称晋升和奖项评定中科研依然具有先天优势,且科研所提供的经费回报远高于教学课时费收入。此外,量化考核的教研评估指标一定程度上也为“水课”和“水师”提供庇护空间。其三,部分教授工作量已然饱和,包括行政学术“双肩挑”、科研项目负责人、硕导博导、新创企业负责人等多重身份,使其难以分身于本科课堂。



表1 教育部关于“教授上讲台”的相关政策规定

数据来源:教育部历年来出台的相关文件。




令虽行而效果不佳



自2001—2019年数十年间教育部关于“教授全员上讲台”的严令虽从未停止,但“全员上讲台”这一目标似乎从未实现。据学者统计60所教育部直属高校2016—2017学年本科教学质量报告中的数据显示,仅有13所高校教授给本科生授课比例高于90%,但全员教授授课尚未出现在任一所高校中。在统计数量本身尚未达标的情况下,有报道称这一统计比例中仍然存在较大“水分”,部分教授虽然遵守制度,但却采用“逃课”“代课”和“混课”形式来应付制度[1]


我们整理了2013—2018年我国C9高校联盟内教授的本科授课情况也发现,联盟内至今尚未有一所高校教授100%进入本科生课堂,其中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在2017—2018学年教授授课人数占比甚至不足70%。进一步对比教授授课的课程门数占比情况,上海交通大学甚至不足1/5,其余高校教授授课门数占比也仅略高于30%。但从不同年份教授授课人数和课程门数的变化情况来看,除部分学校如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甚至出现数据回落情况以外,其余高校都保持小幅度数据增长,但整体变化趋势不甚明显。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部委严令虽行,但“教授全员授课”和“金课随处可见”的目标仍然任重道远。



表2 我国C9高校联盟内各大高校教授的本科授课情况

数据来源:C9高校的各学年本科教学质量报告数据。



当下打造“金专、金课、金师”的迫切要求


当前“松松垮垮”的本科教育现象已经引发社会的群体性担忧,“毕业即失业”“专业假大空”“一流学生进去、三流学生出来”等等批评之声也频频见诸报端[2]。2018年6月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高等教育研究所发布的《全国本科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显示,当前我国教育质量满意度指数为64.31%,教育质量满意度相较于教育环境满意度和教育公平满意度而言,指标得分较低[3]。其中本科生和教师都对教育质量维度下的参与科研、教学方式、课程组织和课程内容等方面满意度较低[4]


为了进一步提高师生对当前高校教育满意程度,持续推进本科教育质量建设工程,教育部提出要严格本科教育教学过程管理,并向本科生及教师提出“增负”新要求。其中“增负”的关键在于增加教学“含金量”,那么优秀师资就必须应用在本科生的课堂上,“教授全员上讲台”也就成为打造“金专、金课、金师”的前提条件。但是我们仍需清楚意识到“教授全员上讲台”仅是数量保障,仍然需要“金课”“金师”为本科教育提供质量保障,因而未来制度设计在约束“教授上台”的基础上,也需保证教学质量,实现“数质并重”。



如何“数质并重”推进教授的讲台之路



为了进一步提高师生对当前高校教育满意程度,持续推进本科教育质量建设工程,教育部提出要严格本科教育教学过程管理,并向本科生及教师提出“增负”新要求。其中“增负”的关键在于增加教学“含金量”,那么优秀师资就必须应用在本科生的课堂上,“教授全员上讲台”也就成为打造“金专、金课、金师”的前提条件。但是我们仍需清楚意识到“教授全员上讲台”仅是数量保障,仍然需要“金课”“金师”为本科教育提供质量保障,因而未来制度设计在约束“教授上台”的基础上,也需保证教学质量,实现“数质并重”。


在激励机制方面:一是可通过设立高额奖教金、教学贡献奖等形式对教学成果突出的教师予以奖励,例如浙江大学高达百万的“心平奖教金”。二制定个性化的教授授课要求,根据“双肩挑”教授、硕导博导、创业教授、科研教授,以及教学型教授的不同工作要求,合理安排课时量以及授课类别。三是平衡职称(年终)考核中的教学与科研指标权重问题,教学绩效分配侧重于本科教学,同时探索本科教学质量的科学评估方式,注重对“金课”和“金师”的绩效激励。 


文中注释:



★ 本文作者:张若梅,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政策分析师。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