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郑永年

为何波兰会成为美国坚定的盟友?

12. 08, 2019  |     |  0 comments


▲ 美军和波兰军队联合演习(图源:网络)



作者:布莱斯·米斯兹塔尔(Blaise Misztal)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研究员,其研究侧重于战略竞争、欧洲和中东政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请读者批判性阅读。


2019年6月12日,波兰总统安德鲁·杜达(Andrzej Duda)访问美国,此次访问距离上次访问不足一年,可见波兰与美国的关系不一般。冷战结束以来,波兰一直希望成为美国的盟友。每当法国和德国反对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干预时,波兰总是坚定地站在美国的一边。 


例如,在伊拉克问题上,美国主张抛开联合国,单方面用武力推翻萨达姆政权,而法国、德国等国则认为,美国“倒萨”的理由过于牵强,主张通过联合国,用和平手段解决伊拉克问题。波兰加入北约不久后,便积极支持美国“倒萨”,并向波斯湾派遣军队与美军并肩作战,波美两国关系由此获得了进一步的巩固。直到今天,波兰对美国仍唯命是从,甚至对美国的好感超过了其他任何一个欧洲国家。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遭到了世界各国的口诛笔伐,而波兰为了表示对美国的忠心,于2019 年2 月与美国在波兰首都华沙举行了中东和平与安全会议,该会议被泛称为“反伊朗会议在此次会议期间,波兰可谓是做足了面子功夫,在其全国上下营造了一种亲美的气氛。 


波兰之所以与美国走近,是因为它希望通过发展与美国的军事关系来遏制俄罗斯的潜在侵略。不仅如此,波兰目前正试图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区域大国”,以博取美国对其盟友关系的进一步重视。波兰的努力终究得到了回报:2007年2月,布什政府起草了在波兰建造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2019年6月,特朗普承诺向波兰增派1000名美国军事人员;2019年10月,特朗普宣布,正式同意将波兰列入免签证计划。 


但在实际发展过程中,波美两国关系却是一波三折。奥巴马上台后,波兰不再是美国的优先事项,而是修复美国在伊斯兰世界的形象,与俄罗斯重新建立良好关系以及“重返亚太”战略。在苏联入侵波兰70周年之际的当天,奥巴马宣布放弃在捷克和波兰建立导弹防御基地的计划。2014年,波兰外交部长格热戈日·朱利斯·谢蒂纳(Grzegorz Juliusz Schetyna)毫不避讳地称,波美关系形同鸡肋。本文认为,尽管波兰一直极力讨好美国,但是未能将其意愿与两国的共同目标相结合。此外,波兰对美国的态度过于顺从和依赖,而且未能突出自己在欧洲事务中的地位和影响力,因而对美国缺乏足够的吸引力。 


波兰总统杜达指出,必须出台一个长久的万全之策来确保波美关系不受美国政府换届或政策变动的影响。他的初步想法是:让美国在波兰保持持久的军事存在,并且由波方承担美军的所有驻军费用。杜达强调,加强两国的军事合作有助于巩固两国的双边关系。本文认为,波兰对美国的战略意义是两国关系深化的基础。 


事实上,波兰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除了依靠美国的军事力量以外,波兰自身也在积极地寻求更强大的军事和战略能力,以便能够更好地应对来自俄罗斯的威胁。2015年,波兰与克罗地亚发起了一项区域性的运动,即“三海倡议”(Three Seas Initiative),旨在促进12个欧洲国家之间的基础建设、能源和经济合作。2018年,为了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波兰与一家美国液化天然气公司签署了一项长期协议,而这项协议可与“三海倡议”结合起来,使更多的欧洲国家受益。本文认为,这项协议的达成比军事部署更有意义。 


不过,波兰今后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够将其在欧洲发挥的积极作用与美国在欧洲的战略目标相结合。美国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曾将欧洲大陆划分为“老欧洲”国家和“新欧洲”国家两大阵营。他指责反对美国向伊拉克开战的法国、德国等国为“旧欧洲”国家,而赞扬波兰等支持美国立场的国家为“新欧洲”国家。


在过去,波兰一直置身于冲突的焦点,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铁幕”的阴影,还有着数十年对抗东欧共产党极权的历史。正是出于对民主和自由的强烈渴望,波兰成为“新欧洲”国家的一份子。波兰总统杜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1989年2月6日开始的波兰圆桌会议启动了波兰民主化的进程”。波兰圆桌会议后,东欧共产党政权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倒台。本文认为,波兰作为全球民主化第一波浪潮的主要受益者之一,仍有余温可以发挥。 


但归根结底,波兰只是一个欧洲国家,其战略价值只局限于欧洲大陆范围。例如,在美国与欧洲其他盟友存在分歧的时候,波兰不仅可以充当“调解人”的角色,也可以为欧美的政治合作(不仅是安全合作)树立标杆。本文认为,将波兰发展为美国在欧洲的重要“利益代言人”,可引导更多的欧洲国家效仿波兰。



★ 本文系IPP独家翻译作品。阅读原文请点击下方原文链接

译者:曾辉,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