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李巍 | 美国“灯塔”不再闪亮:百年未有之真正大变局

12. 18, 2019  |     |  0 comments


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李巍教授2019年11月在IPP沙龙上的演讲内容。




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主义主导的世界体系中,而美国依旧是这一体系的“灯塔”。


我们依旧生活在一个自由主义主导的世界体系中,而美国依旧是这一体系的领头羊(“灯塔”)。美国仍然有其强大的一面,但其神话正在破灭,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美国自由主义价值理念的三大基石的松动。“美国灯塔”不再闪亮,这是世界真正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处于这一十字路口的中国将何去何从,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命题。



自由主义世界体系的雏形


我们今天仍旧生活在一个自由主义主导的世界体系中。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接受自由主义这个概念,自文艺复兴特别是启蒙运动以来,历经两次工业革命,直到如今的信息革命,世界演进的方向总体上符合自由主义所倡导的理念。比如,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至关重要的改革开放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就是中国对自由主义的众多元素不断进行选择、接受的过程。虽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往往是把“糖衣”吃进去,把“炮弹”吐出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确实接受了一些自由主义的价值原则。那么这个自由主义的世界体系是怎么形成的呢?


实际上,自由主义的价值体系已经在过去200年的历史中极大程度上塑造了这个世界。自由主义秩序最初源自英国。英国的自由主义实践首先是政治上的,贵族与国王的博弈和妥协催生了《大宪章》,英国在世界上最早实行议会制度以约束君权。后来孟德斯鸠和约翰·洛克基于英国的政治实践提出了自由主义的政治学说,即有限政府和权力分立。不过此时,英国在经济上是实践重商主义的,也就是国家主义,这多少是一种悖论。


从18世纪晚期开始,英国开始在经济上构建自由秩序,即自由贸易。在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的经济学理论的基础上,英国的工商业者推动建立了减免关税、促进资本自由流动的(国家)低干预经济模式,实现了工业化大生产、投资扩大再生产,以及以海外贸易获取市场和原料,极大地促进了资本主义自由贸易条件的成熟。伴随着启蒙时代以来思想巨匠们的政治、经济设想得到实践,英国先是构建了一个自由的国内秩序,并藉此释放出巨大生产力,成为工业革命时期的世界霸主。后来伴随着贸易扩张,英国把其国内的这种秩序推广到国际上,形成了一个初步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但是英国并没有建立一个完全的自由主义秩序。当时体现出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初步的全球化、自由贸易和金本位制度下的资本流动都是经济层面上的。在国际政治层面,无论是与当时的欧洲其他列强的角力,还是在殖民地以暴力弹压当地势力,英国的规则中都保留了很多丛林法则。丛林法则一方面体现为当时的欧洲仍然接受传统的现实主义政治;另一方面体现为大英帝国由于要捍卫其殖民体系,故而也绝不可能在殖民地实践自由秩序。




▲2019年11月25日,李巍教授做客IPP沙龙,图为讲座海报


但即便是这样一个部分的自由主义秩序,后来也遭受了严重冲击。在经济领域,以大卫·李嘉图为代表的古典经济自由主义遭到了福利国家、凯恩斯主义以及社会主义的冲击。在政治领域,英国本来就没有建立起完整的自由主义秩序,只是与其他列强开展必要的合作,本质上还是均势政治。均势政治被一战的爆发证明不可持续。随后,时任美国总统的威尔逊在巴黎和会上提出“十四点原则”,倡导公开外交、推动设立“国联”(美国本身由于议会未通过而未能参加)、航海自由、民族自决等一系列自由主义的国际新规则、新制度。


客观上,代表自由主义思想的威尔逊主义当时并没有成功改造欧洲的均势政治,直到法西斯主义势力发动二战,均势政治才彻底破产。但从今天的视角来看,威尔逊主义所倡导的自由主义价值确实被新兴的国际政治大国美国所继承。二战期间和之后,美国主导的《大西洋宪章》、布雷顿森林体系、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关贸总协定(GATT)等战后国际秩序、国际机构都直接体现了自由主义的规则。 



自由主义世界体系的最终建立


自由秩序的全面建立要等到二战以后,是一种同时覆盖经济和政治领域的世界治理模式。在经济领域,贸易自由化的进程相对顺遂。美国通过主导设立关贸总协定(GATT)和后来的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及参与多个区域性自由贸易组织,基本就打造了全球自由贸易系统。相比之下,资本自由化则经历了一些波折。最初,为了维持金融稳定,布雷顿森林体系对资本的自由流动实施了严格的管制。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货币跟美元挂钩,客观上约束了资本的自由流动。当然,这种约束仅仅是针对资本账户,经常账户也就是贸易账户是可以自由流动的,所以总体上仍能够配合自由贸易的需求。


重要的变化发生于20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稳定美元价格的需求消失,推动了整个金融体系全面的开放。这一变化的直接效应就是在跨北大西洋联盟的政治框架下,跨国投资激增,出现产业转移,培植起跨国生产网络。从这个角度讲,美国把自由国际体系在当初英国构建的基础上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不仅是在经济领域实现了更大范围更稳固的自由秩序,而且是在依托政治领域的自由秩序来实现的,这就跟大英帝国时期基于现实主义的均势外交和殖民体系存在根本不同。




▲李巍教授做客IPP沙龙,图为讲座现场


美国打造的自由主义国际政治秩序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强调以联合国为中心的集体安全。至少在原则上自由主义的世界政治秩序不是霸权决定论,而是依据联合国的决议行事,必要的时候,由联合国出面充当世界警察。


第二,以民族自决推进去殖民化运动。公允地讲,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非殖民化运动绝不仅仅是因为殖民地国家自身的独立斗争,而是因为美国作为世界的老大,否定了殖民主义,以至于英、法这些老牌殖民国家纷纷退出自己的殖民地,放手让其独立。典型事件是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第二次中东战争)。当时英法为夺得苏伊士运河的控制权,与以色列联合,对埃及发动军事行动。美国暂搁置意识形态分歧,与苏联一起对英、法施压,并且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来限制对英、法的贷款,导致英镑巨幅波动,用一场货币战争迫使欧洲势力最终退出苏伊士运河。去殖民化对于在世界范围内巩固一个主权独立的体系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是国际关系史上重要的进步。


第三,推动建立现代文明社会所仰赖的国际制度。文明社会与丛林世界相对,凡事靠制度来规范,于是就出现了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体系,即二战后美国所领导的,同时覆盖政治、经济领域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总的来说,由英国最先构建的自由体系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受到冲击,英国自己也从世界霸主的位置上滑落下来。但是该体系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基本规则得到了美国的继承。更为重要的是,美国进一步巩固和发扬了世界范围内的自由主义秩序,藉由二战后主导各种制度的建设,美国最终构建了覆盖政治、经济领域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这一国际秩序之下先后发生了第三波民主浪潮、中国的改革开放、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等标志性事件或历史进程,最终使得自由主义在20世纪90年代达到了巅峰。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习总书记提出中国正处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概念之后,媒体圈、学术圈有很多人写文章来论证。这类文章往往是从寻找标志性事件或节点的思路来展开论述。然而客观地讲,这并不是一个很有力的角度。世界范围内,恐怕很难说眼下有什么事件或节点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力可以比得上两次世界大战的始末、冷战的始末、中国决定改革开放、苏联解体,甚至都没有一个事件可以比得上“9·11事件”。


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需要一个更加精确的切入角。如果我们摆脱具体事件和节点的思维束缚,从大趋势的角度来看,完全可以不夸张地说,如今的世界确实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过去的200多年总体上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或者自由主义价值体系领导世界、塑造世界的时代。然而这一体系今天正在遭遇各种各样现实问题的冲击,而且其力度是前所未有的。


在世界向着自由主义的方向演进的过程中,我们一直把美国当作可以学习的楷模,或者至少是可以参照的标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