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严灏文:RCEP并未板上钉钉

01. 06, 2020  |     |  0 comments


2019年11月4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第三次领导人会议发表联合声明,宣布15个成员国结束全部文本谈判及实质上所有市场准入问题的谈判,下一步15个成员国会在2019年年底前完成少量遗留问题的磋商,尽快完成文本审核,并将致力于确保2020年正式完成协议的签署。而这一消息刚过去没多久,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宣布李克强总理将在12月24日在成都主持召开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都将出席会议。


12月22日,第12次中日韩经贸部长会议在北京举行,三方重申将积极推动2020年如期签署RCEP协定,并在此基础上共同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在2019年这一年里,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大有抬头之势,然而就在这一年即将结束之际,东亚地区一体化的步伐却似乎猛然加快了许多。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RCEP由东盟10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6个对话伙伴国参加,逐步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一个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由于印度后来退出了谈判,最终的谈判结果由原来的16个成员国变成15个成员国)。换言之,这并非是一个由中国发起或主导的贸易协定。不过,中国一直在努力推动着RCEP的谈判工作,这在不少国内官方媒体的报道和评论文章中都有所反映。并且,从此次中国商务部对RCEP谈判情况的介绍和表态来看,中国对RCEP的评价也相当积极。 中国之所以对RCEP持积极态度,自然是因为,它着实能带来实打实的利益。如果按联合声明所公布的那样在2020年顺利完成签署的话,那么RCEP将会成为亚洲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涵盖约47%的全球人口、约32%的全球GDP、约29%的全球贸易以及32%的全球投资。


有研究对RCEP所带来的经济效益进行模拟分析,模拟结果表明,RCEP对成员的外国直接投资影响显著。加入RCEP后,中国将再获得58.6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其合作伙伴还将吸引更多的外来投资。下图所示为RCEP生效后,在不同的壁垒消除情况下外来投资的变化。  


注:PTN指RCEP伙伴国家,ROW指世界其余国家,SN1、SN2、SN3、SN4分别指不同级别的消除壁垒情况。


FDI(外来投资)的调查结果表明,对RCEP的追求是值得的。一方面,RCEP将增加成员国对外来投资的吸引力,这表明成员国的经济将变得更加活跃。另一方面,外国企业生产水平的提高亦将带动外来投资质量的提高。高质量外来投资的增长会通过技术外溢及其他方面的积极外溢使东道国受益。


与FDI效应类似,RCEP对成员同样具有贸易创造效应,并可以改善其福利。它将东盟与各国的“10+1”贸易合作机制进行整合和升级,整合成为一个区域统一的合作体系。这将推动RCEP成员国之间贸易投资的自由化便利化,使该区域经济合作进一步深化。当然,有评论指出RCEP并不如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那样覆盖面广、破除的障碍多。但实际上RCEP的关税减让力度很大,只是没有达到CPTPP降关税的水平。


RCEP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为整个地区创建了一个共同原产地规则。一旦实施,RCEP成员国将只需要一张原产地证书。这将使企业可以轻松地在RCEP国家之间运输产品,而不必担心每个国家或每个制造步骤中特定的原产地标准,大大降低企业在此区域内的供应链成本。除了商品流动外,RCEP同时还将极大推动本区域内的技术、服务、资本及人员的跨境流动。更重要的是,RCEP有可能成为地区贸易标准制定者,其制定的规则可能成为未来亚洲及其他地区贸易协定的基准和法律先例。


从外交层面来说,RCEP与东亚地区的经济整合与中国的对外政策思路是吻合的。中国的外交工作布局总结为“大国是关键,周边是首要,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多边是舞台”。推动RCEP以及东亚地区的经济整合,既是中国周边外交工作中,稳定周边地区,营造有利国际环境的关键内容,也是多边外交工作中,推动多边治理的重要一步。一个世界大国首先当立足于自身所处的地区,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当前仍受到不少来自周边地区的困扰:东北方的朝核问题,南边南海问题与东南亚国家仍有诸多争议,西南部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紧张局势,以及西部地区的恐怖主义问题。


因此,打造一个和平、稳定、有利于发展的周边环境是周边外交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周边外交的效果如何,周边环境好坏与否,直接关系到国家利益、周边地区利益的实现,乃至和平崛起的成效。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RCEP、东亚地区的经济整合乃至更进一步的地区一体化,都有助于实现一个地区的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符合中国对一个稳定的周边环境的需求。


而另一方面,当前全球经济面临着增长放缓的问题,多边的自由贸易体系失去了前进的方向。在一些国家强调本国优先、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国际多边贸易体系受到逆全球化等力量侵蚀的背景下,RCEP 以及东亚的多边合作机制是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给出的有力回应。以多边合作为基础的东亚地区合作机制为东亚国家解决彼此间分歧、增进共识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对维护自由贸易体制、加强亚洲价值链整合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


自1990年代“10+1”合作机制形成并不断得以发展,东亚地区走向地区一体化,这几十年来,东亚地区各国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各方势力相互博弈,然而可喜的是,东亚地区形成了一个基本共识,即实现区域经济的整合,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符合各方的利益,有利于整个东亚地区的长治久安。


虽然如此,东亚地区的一体化进程并非一帆风顺。各个国家仍会有各自的小算盘要打,即便是RCEP的谈判取得了重大突破,但也并非已然是板上钉钉。比如,就在刚结束的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会后发表了《中日韩合作未来十年展望》,通过了“中日韩+X”早期收获项目清单等成果文件,三国领导人在诸多议题上达成广泛共识。三方也一致同意,在共同参与的RCEP已取得共识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水平。


但尽管如此,早在一个月前,2019年11月29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副大臣,代表日本参与RCEP谈判的首席代表牧原秀树在接受彭博社记者采访时已表示,日本不会考虑在没有印度的情况下签署RCEP,明确做出了“印度不签、日本弃权”的表态。这里面既有日本及日本企业在南亚、东南亚地区有不少的经营和投资,涉及不少日本经济利益的因素;也有印太战略下日本积极拉近与印度关系的因素。


应该要认识到,区域合作机制涵盖的范围越大,成员之间的利益立场差异就可能越大也越多样。对于中国而言,仍然需要努力推进与东亚地区各国的协作,助力东亚区域一体化的建设。虽然区域一体化是东亚地区发展的总体趋势,但地区整合的程度如何,区域合作会走向何处,仍有待观察,不能盲目乐观。尤其是,在美国着力推动“印太战略”的大背景下,美国试图将东盟、日本、澳大利亚、印度都纳入到其所谓的“自由开放”的地区合作框架内,形成制衡中国的安保联盟体系。对此,中国更应冷静、现实去应对。



文中注释:


[1] Li, Qiaomin, et al. “Analyzing the Effects of the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on FDI in a CGE Framework with Firm Heterogeneity.” Economic Modelling, vol. 67, 2017, pp. 409–420.


★ 本文作者:严灏文,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政策分析师。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