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德国反思“以商促变”的对华政策

01. 17, 2020  |     |  0 comments


▲ 2019年5月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会晤。新华社记者 刘卫兵 摄)


作者:雅思明·桑莱(Yasmin Samrai)《斯坦福评论》(Stanford Review)特约撰稿人,其研究兴趣为国际政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请读者批判性阅读。

 

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确保了欧洲近70年的和平与稳定,但是德国今天的辉煌成就却主要归功于中国过去三十年经济的高速发展。在中国改革开放经济高速发展的这30年间,中国对德国商品的需求量大幅上涨,最终使德国顺利地渡过了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并重新确立了其在欧元区的主导地位。 


直至今天,德中两国依然保持着非常良好、积极的经贸关系,并在气候变化等领域展开了一系列深度合作,旨在填补美国在全球事务中留下的空白。德国“大西洋大桥”(Atlantik-Brücke)研究所和德国驻华商会最近的调查显示,德国人普遍认为,就合作伙伴而言,中国比美国更值得信赖。据报道,虽然美中贸易战持续恶化,但是许多德国企业仍计划加大对华投资力度。 


自2016年中国大量收购德国企业以来,在德中资企业就一直受到德国当局的密切关注。德国官员表示:这些企业可能会对德国在工业机器人和新能源等领域的领先地位造成威胁;通过德国自由、开放的市场模式,中国可轻而易举地收购德国企业,并将这些企业的技术和人才优势服务于中国的国家利益。德国工业联合会(BDI)在一份政策文件中表示,德国自由、开放的市场模式与中国“政府主导型经济”的竞争日趋激烈,需加强对在德中资企业的监管。 


中国官方对德中关系的前景表示乐观,但是有谣言指出,除了收购德国企业以外,中国还企图阻碍欧盟形成统一的对华政策。 



德国的困境  



过去,中国的制造业规模庞大,是以生产廉价商品而闻名的“世界工厂”。现在,中国的产业结构已呈现出工业型经济向服务型经济转型的大趋势,这无疑对德国的制造业形成了潜在威胁。因此,德国商界领袖不得不对他们的在华业务进行重大调整,并开始从系统性竞争的角度来分析中国对德国带来的挑战。 


美国和中国是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也是德国两个最大的贸易伙伴。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采取了“两面派”策略,试图同时讨好美国和中国。例如,美国对涉嫌参与间谍活动的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实施制裁后,默克尔要求华为与德国政府签署一项“无间谍协议”,承诺华为不会在德国的网络中安装后门,但是允许华为参与德国的5G建设。本文认为,默克尔此举可能招致美国的制裁。美国曾警告德国不要在5G网络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否则将减少与德国的情报共享。总而言之,德国目前的处境相当棘手,如果继续在美中之间摇摆不定,这势必会让欧盟感到不安,更会激怒美国。 



德国对华的弱点与优势



对德国来说,虽然俄罗斯更具威胁性,但是仍需将中国视作头号竞争对手,这样才能更好地防范外国势力对德国企业、政府和社会的干预。 德国目前正在对“以商促变”的传统对华政策进行反思,认为采取新的对华政策才能适应当今“大国竞争”时代。 


而此举的第一步是减少在关键领域对中国的依赖。例如,德国的杜伊斯堡(Duisburg)是欧洲最大的运输和物流枢纽之一,现已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欧洲的中心枢纽。2018年9月3日,杜伊斯堡与华为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华为为该城市在智慧城市升级布局上的服务商。 


杜伊斯堡一方面希望中资企业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做贡献,另一方面却警惕中资企业带来的债务风险。大多数分析人士都极力避免使用“债务陷阱外交”一词来形容杜伊斯堡的处境,但是作为德国“铁锈地带”(即工业衰退地区)的一部分,再加上其高于德国全国平均水平的失业率,杜伊斯堡显然存在较高的债务风险。再者,使用华为设备会对德国国家安全构成安全风险。一名德国官员表示,中国甚至可通过这种经济杠杆来操控欧洲。 


此外,德国还需采取适当措施来避免美中关系走向恶化,因为这可能会影响德中双方互利互惠经贸关系的深化(一旦成功,在华德资企业将不再面临官僚主义障碍和法律不确定性)。 


与高债务风险的国家相比,德国的优势明显。首先,德国既没有欠下中国高额债务,也没有参与美国对中国的经济制裁;其次,德中两国位于欧亚大陆的两端,不存在地缘竞争关系。德国需充分利用这些优势,推动欧盟形成统一的对华政策,为欧盟与中国建立更平衡的双边关系添砖加瓦。



★ 本文系IPP独家译著作品。阅读原文请点击下方原文链接

译著:曾辉,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