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美国《外交事务》:冠状病毒重塑国际秩序(中文全译稿)

03. 28, 2020  |     |  0 comments


编者按

美国《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2020年3月18日刊发了一篇重要文章《冠状病毒或能重塑国际秩序——在美国动摇之际,中国正努力争取国际领导地位》(The Coronavirus Could Reshape Global Order—China Is Maneuvering for International Leadership as the United States Falters)。本文第一作者坎贝尔曾担任奥巴马政府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

IPP评论组织翻译了此文,以供读者们批判阅读。

 

▲ 特朗普一味单打独斗、缺少国际合作的行为,充分暴露了美国在危机面前缺乏全球领导力。


库特·坎贝尔(Kurt M. Campbell) 

亚洲集团主席,美国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2009—2013)


拉什·多西(Rush Doshi)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政策主任,耶鲁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研究员



全球数亿人的大规模自我隔离标志着新型冠状病毒已成为一个真正的全球性事件。虽然当前最重要的是保证健康安全,但从长远看,疫情带来的地缘政治变化将对美国的全球地位产生深远的影响。世界秩序的变化一开始是逐步的量变,而后是突然的质变。在1956年,英国对苏伊士运河的拙劣干预不仅显示出其实力的衰弱,也标志其全球统治的终结。如今,美国的决策者也该明白,如果美国不采取积极的行动,新冠病毒的蔓延将成为美国的“苏伊士时刻”。


除了狭隘的党派人士,大部分的人都清楚华盛顿最开始的反应是迟钝的。从白宫、国土安全部,到疾病防控中心(CDC)的误判削弱了民众对美国治理能力的信心。美国总统特朗普无论是在白宫的发言还是在推特的言论,都在很大程度上传播了误解和不确定性。事实证明,美国的公共部门和私有部门都没有准备好生产和分发检测试剂盒,也没准备好其他的应对方法。特朗普一味单打独斗、缺少国际合作的行为,充分暴露了美国在危机面前缺乏全球领导力。


在过去70多年中,美国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领袖,不只是因为其财富和力量,也是由于美国对国内的治理能力、提供全球公共物品的意愿,和引领国际社会共同应对危机的能力。这场新冠疫情正检验着以上三个领导力因素,然而美国至今未能通过这次测验


在美国动摇之际,中国快速填补了全球领导地位的空缺,成为应对疫情挑战的领导者中国努力地彰显其体制,援助他国物资,甚至还组织他国政府共同应对危机。其实,中国再怎么做也不为过,毕竟这次令全世界蒙难的疫情是源于中国最初的失误,是中国掩盖了危机的严重性,而且中国也未能控制住疫情的扩散。然而在此次危机中,中国很明白中国的领导力和美国的不作为,将可能在根本上改变美国的全球政治地位,这将影响21世纪的全球领导地位之争。


中国实现大逆转


新冠病毒爆发后,中国的失误也让中国的国际地位蒙上了一层阴影,官员们有好几个月都没有透露情况,甚至还惩罚了吹哨的医生,至少过了5周才开始告知公众、下达旅行禁令、进行检测等。中国甚至在病毒全面爆发后仍控制着信息,低估了感染和死亡人数,反复修改上报新冠感染者的标准。


然而,中国的疫情在三月初实现了大逆转。中国政府通过大规模的隔离、旅行禁令、大范围的日常生活圈禁,成功阻止了疫情的蔓延。官方数据显示,每日新增感染数已从二月初的数百例锐减到三月中的个位数。


即使中国尚未完全回到正常轨道,中国仍致力于将其抗疫的成功经验塑造为一种宏大的叙事,并且试图向其他国家推广。中国不仅用这种叙事去抹除早期治理不力的印象,而且努力将自己塑造为对未来经济复苏时的重要角色。


这套话术的关键是默认中国会抗疫成功。中国以各种语言的宣传和推特外交推广其成功的国内治理模式。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国的力量、效率、速度受到广泛的赞扬”,而且“中国为全世界树立了努力抗疫的新标准”。中国中央政府对各个国家机关实行了严格的信息控制和纪律约束,这与美国在抗疫中的混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中国的官媒和外交官借此机会,反复向国际观众传播中国卓越的抗疫表现,描述美国政治精英的无能。


中国某些官员为减轻全球对其早期治理不力的指责,声称新冠病毒并非来自中国,但这些做法其实也损害了中国的领导力。



中国制造让世界得益


中国领导人明白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有助于确立一个崛起大国的领导地位。他近年来一直在推动外交机构去思考如何实现中国领导下的全球治理,而这次的危机恰好给了中国一个理论付诸实践的机会。在疫情爆发之初,中国购买和生产了大量医疗物资,现在正是出售或援助给其他国家的时候。


当欧洲国家还未响应意大利对医疗物资的紧急呼援时,中国就公开承诺将提供1000个呼吸机、200万个口罩、10万个呼吸器、2万套防护服和5万个检测试剂盒。中国还向伊朗派遣了医疗队和提供了25个口罩,并向塞尔维亚运送了相关物资。塞尔维亚总统宣称“能帮助我们的只有中国”,欧洲团结不过就是个“童话”。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也承诺将为美国提供大量的检测试剂盒和口罩,并会向54个非洲国家分别提供2万个检测试剂盒和10万个口罩。


全世界抗疫的大部分设备都依赖于中国制造,这赋予了中国在物资援助上得天独厚的优势。中国本就是外科口罩的主要生产国,如今通过类似战时动员的方式,中国的口罩生产增加了10倍的产量。尤其N95口罩对保护医务工作者至关重要,而中国几乎占了生产N95的一半产量,这也给了中国另一个外交政策工具。同时,抗生素对治疗COVID-19引起的继发性感染也非常关键,恰好中国也是制造抗生素活性成分的主要国家。


相比之下,美国连自身的需求都难以满足,更不用说援助其他有疫情危机的地区。美国目前的形势十分严峻。美国全国的关键医疗物资储备严重缺乏,现在仅能满足1%的口罩和10%的呼吸机需求,剩下的物资急需从中国进口或者加快国内的生产制造。中国生产的抗生素占据了美国95%以上的市场,美国在国内却无法生产这些抗生素的有效成分。美国尽管在危机肇始时援助了中国等国家,但现在已自顾不暇。然而,中国恰恰能在全球亟需物资之时给予准确的帮助。


当然,应对危机不能只靠物资。在2014—2015年的埃博拉危机期间,美国曾集结数十个国家,组成抗击埃博拉的联盟。但是,特拉普政府却未领导各国协同抗疫,甚至也没有与其盟国合作,例如,华盛顿在实行欧洲禁令前未曾通知欧洲盟友。相比之下,中国却采取了强有力的外交行动。中国与数十个国家和数百名官员进行视频会议,分享疫情信息和中国的抗疫经验。中国主要是通过地区和地区机构与他国进行此种外交对话,比如中欧和东欧的“17+1”机制、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还有太平洋岛国、非洲、欧洲和亚洲的机构。同时,中国在积极宣传这些外交合作,几乎中国所有外宣机构的头版在强调北京政策决策的同时,也宣扬中国援助其他国家的义举。



美国还有机会取胜


追求全球领导地位过程中,中国现在最大的优势是美国应对疫情的能力不足和内向型的政策导向。因此,中国的追求能否成功将取决于中国和美国现在的所作所为。


美国当前的第一要务是阻止疾病蔓延和保护弱势群体,这关乎到美国的国内治理问题。当下华盛顿如何处理疫情,不仅关系到大家是否能重建对美国的信心,而且也影响着地缘政治。比方说,联邦政府支持、补贴口罩、呼吸机等物资的扩大生产,不仅能拯救美国人的生命,而且也能帮助世界各地缺少物资的民众。


虽然美国目前无法满足紧迫的物资需求,但在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上的优势对疫苗的研发有至关重要的作用。美国政府可以激励美国实验室和公司进行医学“曼哈顿计划”,以便快速研发、临床试验和大规模地生产疫苗。疫苗的研制需要高昂的前期投资,只有政府能用大量的融资和奖金去激励研发。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华盛顿缺乏应对疫情的管理,但是州政府、地方政府、非营利组织、宗教组织、大学和公司都在联邦政府还未反应时就采取了快速的行动。美国资助的公司和研究人员在研制疫苗上已取得了重要进展,但疫苗仍需一段时间才能广泛使用。


美国在关注国内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全球协同抗疫的作用。只有强大的领导力才能解决需要全球协作的问题,比如旅行禁令、信息共享和关键货物的流动。美国在过去几十年中领导了全球的合作,现在也必须再这样做。


美国想要确立这样的领导还需与中国进行有效合作,而不是被战争叙事模式所消耗,因为与中国反复争论病毒的起源是毫无意义的。中国官员虽然指责美国军方传播病毒,但华盛顿只需在必要时才回应,通常情况下,不该把中国置于有关病毒的舆论漩涡。绝大多数的国家更愿意看到舆论中强调应对全球挑战的紧迫性和可能采取的解决方式。为了世界的福祉,美国和中国可以在许多方面共同作出努力,比如合作研制疫苗、临床试验、财政激励、共享信息、生产动员、共同援助他国等。


最后,新冠病毒将可能成为一个警钟,促使美国在应对全球挑战的问题上寻求中美间的合作,比如气候变化。这样的举措不该视为美国对中国的让步,相反,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国际社会对美国领导力的信心。在当前的危机中,美国其实可以做得更好。



★ 本文系IPP独家翻译作品,文章略有修改。

翻译:孙晓,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政策分析师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