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ipp

IPP辩论会:疫情期自由市场是否应向统一监管让步?

03. 28, 2020  |     |  0 comments


当重大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单单依靠自由市场的调节是远远不够的,政府的介入不仅能够解决迫在眉睫的医疗物资短缺问题,也为疫情过后的经济恢复打下基础。


编者按

当前形势下,疫情期防疫物资应多大程度上实行“统一征管”?这是一个重要但复杂的问题。IPP评论今天刊发两篇文章,以两种不同的思考角度,提供辩证分析问题的切入点,两篇文章的作者也期望与其相同立场的读者形成共鸣。



正方

李明隽:特殊时期自由市场已失控,造成资源的分配不均和资源浪费


李明隽: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政策分析师



一、疫情爆发后,自由市场失控


2020年1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在政府的号召下,人们出门纷纷戴上口罩,家里也购买了大量的酒精、消毒水等防疫用品,医院的防护服、手套、防护镜等专业医疗物资也被大量消耗。突然间,口罩和酒精等医疗资源的需求在短时间内大幅上升,自由市场的供需平衡被打破,而市场的自我调节又具有一定的滞后性。在疫情爆发之初,由于没有对防疫用品施行统一管控的政策措施,市场的自发调节出现了许多问题。


首先面临的是价格暴涨。根据供求理论,P(价格)= m(需求)/Q(供给量),当需求迅速上升,但是供给量保持不变或者减少的情况下,价格会随着需求的增加而提高。疫情出现后,医用物资的需求在短时间内迅速增长,又因为处于春节假期期间,生产力不足,物资供应出现短缺,因此一直以来的供需平衡被打破,导致口罩酒精等物品的价格大幅上涨。在正常情况下,口罩价格平均为每个1元,N95口罩为15~20元一只,但是疫情爆发后,普通医用口罩涨到5元一个,更加专业的N95口罩甚至卖到50元一个。即使这样,口罩依然断货,供不应求。


其次,自由市场的失控,造成资源的分配不均和资源浪费。由于疫情发生突然,大部分群众由于恐慌而开始大量囤积口罩、酒精等物资。有钱人通过高价购买市场内的防疫物资,购买数量甚至超过了自身所需,但是收入较低的人没有渠道或没有钱去购买足够的口罩和酒精,自身安全无法得到保障。当疫情结束之后,有钱人大量囤积的口罩也许用不完,导致资源浪费。买不到口罩的人也许会因为无法得到最基本的安全保障而放弃自我防护,成为社会潜在的不安全因素。


最后,重大疫情下完全依靠自由市场,让重点抗疫单位物资缺乏。疫情初期,医用资源的供需完全依靠市场调节,当市场上的医用物资所剩无几,重点抗疫单位也同样得不到应有的物资保障。在物资短缺的情况下,迫于无奈,医生们一套防护服穿一天,或者用文件袋改造防护镜,用垃圾袋充当防护服,严重威胁了一线医务人员的生命安全,影响抗疫工作的有序开展。



二、政府的统一监管带来积极的成效


面对疫情爆发导致的医用物资供给短缺,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工业信息化部公布了《支持应对疫情紧缺物资增产增供的通知》,以发挥政府的储备作用。为使企业能够尽快释放产能、增加产量,使有条件的企业实现向重点医疗物资的转产,政府将采取兜底采购收储。收储物资将由国家统一管理、统一调拨。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鼓励相关企业根据防控需要和市场需求进行转产,在满足重点医疗物资需要的同时向满足工业或消费需要转变。对政府兜底采购的《产品目录》实行动态管理,加强公共卫生应急物资保障能力的建设[1]


通知发布以来,社会上医疗物资供应短缺、物价乱涨的现象有所缓解。首先,政府帮助企业对重点医疗物资复工复产和转产,扩大了产能,提高了市场供给,同时对个别商家哄抬物价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让医疗物资的价格回归稳定。


其次,国家对收储物资的统一管理和调拨可以推动重点物资的有效分配。各地政府部门出台了关于医疗物资的管理措施后,普通居民可以通过预约的方式购买口罩、酒精等。政府进行管制性供应,百姓按照自身需求购买,抑制了物资的囤积现象,避免了物资聚集在少数人的手中而造成的资源错配。最后,政府对物资的调拨可以优先保障重点单位,如医院的医疗资源稳定供应,免去抗疫工作的后顾之忧,保障抗疫工作的有序进行。



三、非常时期政府介入的意义


当重大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单单依靠自由市场的调节是远远不够的,政府的介入不仅能够解决迫在眉睫的医疗物资短缺问题,也为疫情过后的经济恢复打下基础。从人民日报记者对财政部副部长余蔚平的采访中[2],我们可以得知,政府针对医疗物资供给紧张的问题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对防控物资重点企业的资金支持、物资收储政策以及税费优惠方面的政策。这些政策的主要目的除了鼓励更多的企业生产重点医疗物资,也对物资运输和药品研发给予大力支持。


在疫情防控期间,政府的一系列举措有以下意义:第一,政府的统一调控支持了企业恢复和扩大产能,增加医用物资的供应,满足防疫需求,尽可能让供需恢复平衡,价格逐渐稳定。政府对资源的统一调配也使得分配更加合理,稳定民心,避免恐慌。第二,在税收方面,对企业为扩大产能而购置的设备进行免税,运输疫情防控物资的企业可以免征增值税,相关的防疫药品、医疗器械免收注册费,加大对医疗物资运输和药品疫苗研发的支持。第三,政府的兜底采购措施给了企业定心丸,保障了疫情期间医疗物资的最大化生产,同时也能够避免疫情结束后产能过剩的问题,在政府引导下,企业可以在疫情过后快速形成产能转移。


当然,即使政府介入了市场,统一管理和调配重点防疫物资,网络上依然有个体或商家在售卖,出现了所谓的“黑市”。但是,防疫物资这样的售卖方式依然是少数。在政府的管控下,重点抗疫资源尽量避免了被囤积,人们除了高价购买这一选项之外,还可以通过正规的途径购买到质量有保障且价格合理的物资,后一选择对于经济并不宽裕并且没有足够资源渠道的底层社会人员尤其重要。对于特殊的流浪人员,政府也能够有足够的物资储备提供一些救助和帮助。


如果没有政府的介入,仅仅依靠市场自身的调节,在资源稀缺的情况下,必然会出现商家垄断和价格飞涨,市民除了通过高昂的价格从市场购买,没有其他方式能够得到必需的医疗物品,且医疗物品的质量无法得到保障,由于市民的迫切需求,更会出现不法商家欺骗消费者的行为。这时,社会底层人员就更加没有能力获取相应的资源。在重大疫情面前,资源的稀缺会加剧社会的不公平,使得全面防疫工作难以进行,当政府介入市场后,虽然资源的自由流通被截断,但是总体来说,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都拥有了获取资源的能力和渠道。



四、如何完善物资管控方式


回顾历史,即使在西方成熟的自由市场中,当市场自我调节能力出现问题的时候,仍然需要政府的干预。由此可见,在重大突发状况出现的时候,政府的管控措施还是很有必要的,自由市场在短期内无法进行自我调节。在疫情出现之后,为稳定物价、保障重点物资合理的按需分配,政府需要发挥自己统筹协调的作用,对医疗物资采取统一管理。就目前现状,应如何完善物资的管控方式?


首先,应加强对负责管理的相关部门的监督,不仅需要中央的统一安排,还应该接受群众的监督,实现物资采购分配的透明公开。其次,完善相关设施的建设,比如,预约程序的设计应简单、易操作,让资源分配工作更容易推进。最后,做到信息沟通顺畅,有关部门应及时了解资源紧缺的单位或个人,从而合理有效地分配现有物资。


当然,政府对资源的严格管控只是在突发事件发生时的措施,并不是长久之计。因为只有自由的市场经济,价格的涨落才可以及时准确地反映供求变化,传递市场信息,实现资源的配置,生产者和经营者能够在竞争中调整经营活动,促进生产效率的提高和资源的利用。因此,我们应该在市场自由和政府管控中寻找平衡。



反方

张骏:再坏的自由市场也比黑市好——应适时、适度放松“统一征管”


张骏: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政策分析师。


纵使口罩生产企业进一步设法增产,其他有条件企业临时专产口罩,想要完全堵上这个缺口也是不可能的。



稀缺是这个世界的普遍规律,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口罩这种基本个人防护用品的稀缺性自然更加突出。然而依照计划经济的思路,由政府出面以行政命令施行全面“统一征管”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供求关系紧张的问题,而且还会滋生黑市。适时、适度放松对于口罩产销渠道的管制,允许企业将一定比例的口罩以自由定价的机制在市场中销售更为可取。



一、矛盾的现实


一个月的时间,我国口罩日产量从“一千万”提升至“过亿”,不得不说中国制造再次创造了奇迹。根据国家发改委社会司27日公布的数据,继2月24日我国医用N95口罩日产能突破100万只后,2月25日,我国医用口罩日产能达到3212万只,日产量达到3028万只;包括普通口罩、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全国口罩日产能达到7285万只,日产量达到7619万只,分别是2月1日的3.4倍、7.8倍,口罩产能利用率达到105%。


两天后发改委再次发布数据称,截至2月29日,包括普通口罩、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全国口罩日产能达到1.1亿只,日产量达到1.16亿只,分别是2月1日的5.2倍、12倍。此后的3月份,官方未再更新数据。笔者推测产量增速有所放缓,但目前总产量绝对不会萎缩,“口罩日产量已过亿”的说法是依然是成立的。


然而,抛开宏观的统计数据,对于普通居民个人来说,由于政府对包括口罩在内的防护用品的产销施行“统一征用管理”,在此前相当一段时间内,“一罩难求”依然是客观事实。普通居民面临的实际情况就是药店普遍断货;网购平台上有一定经营记录且能提供现货的商家寥寥无几,而且出货量普遍不大;卫健部门借助微信小程序等网络渠道设立了抽签预约购买平台,其实这已经不是自由市场交易,而且中签率极低。所以就3月第二周之前市场上的总体情况而言,一般居民购买口罩依旧颇为困难。有趣的是,一方面大家都喊叫着买不到口罩,但另一方在街上见到的绝大多数人也都还是佩戴了口罩,这该如何解释呢?至少存在以下方面的原因:


1. 个人观察中的幸存者偏误。出门的都戴口寨,真没口罩不到万不得己不出门。各地政府普遍出台了相当严格的疫情防控规则,要求个人在人员聚集的公共场所和交通工具中都要佩戴口罩。而且绝大多数个人的公共卫生意识也有所加强,出于对自己,也是对他人的负责,都会戴上口罩,要是真没口罩,那就在家“宅着”。


2. 实际操作中的反复利用。既然出门不佩戴口罩寸步难行,而口罩又确实不够用,那就想点办法对付一下——风干、水洗、喷酒精、垫纸巾,虽然这都不是理想的办法,难免会在一定程度上打折甚至彻底消除口罩的防护效果,但也成了普通人没办法的办法。


3. 从官方渠道领到了个别口罩来补充。此前相当一段时期内,多数地区的卫健部门设立的抽签预约购买渠道的“中签率”都极其微小,而且即便中签,也只能购买数个,聊胜于无而已。进入3月第二周后,这个状况至少在一些地区得到了缓解。但是,如果仅仅依靠这个抽签渠道,对于每日外出工作的人来说往往还是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另外,该渠道只适合个人使用,对于复工复产后想要帮助员工解决问题的企业来说完全不是办法。


4. “难”不等于绝对不行,无可否认大家还是通过各类其他渠道“弄”到了一些口罩。说“弄”,是因为这个取得过程往往不是可以完全摊在台面上的合法交易行为。如果严格按照政策规定,这类口罩十之八九都有违反“统一征管”的嫌疑,算得上是黑市交易了。


“一罩难求”的情况最近有所缓解。首先是大部分地区抽签预约购买的中签率有所提升,但这并不是自由市场买卖,而且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其次是实体药店和网购平台的供货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但是坦率地说,在“统一征管”的大前提下,这部分货源的合法性就很值得怀疑。换而言之,如果你觉得情况变好了,不是因为“统一征管”的效果越来越好了,而是因为总产量增长的背景下,可以流入“黑市”的货源多了。如果你不较真来路,“弄”到口罩的难度确实没那么大了。



二、不变的道理


不管个人感受如何,不可否认的是以上种种现实背后的客观规律难以抗拒。其中最核心,也是基本的一点就是:稀缺性是这个世界的普遍规律。具体到今次的事件中,口罩的稀缺是必然的。


根据统计年鉴数据显示,全国各类医疗机构共有医护人员1230万人,其中执业医生超过205万人,注册护士超过382万人。医护人员原则上每4小时应当更换一次口罩,也就是每日至少两个。1230万人每人每天两个口罩,即2460万个口罩,况且很多在收治新冠病人的科室工作的医护人员每日工作时长都超过8小时,相应的口罩消耗也会更大一些,因此每日向医护人员提供约2500万个医用口罩是必要的。


此外,在医院外围、高防护等级要求的生物实验场所、防疫重点社区、出入境口岸这类“准一线”工作的还有大量的检验人员、实验人员、社区干部、民警、辅警、保安、清洁工等人员。如果把他们每人每日至少消耗一个口罩的需求一并纳入,粗略估计一下,全国范围内每日口罩的“专业需求”至少会达到3000到3500万的水平。


至于居民需求,此前有媒体按照《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4》里的4.3亿户做了粗略估算,即每天每个家庭一个人出行购买生活必需品,那出行人数约为4亿。最近,随着绝大多数地区迎来全面复工复产和居民日常生活恢复常态,粗略估计每日全国范围内出行人数翻一番到8亿并不过分。即便采取4亿人的极端保守估计,抑或8亿居民隔日才更换口罩,4亿“居民需求”再加上之前的3000到35000万的“专业需求”,将近是现有产量(1.16亿/日)的4倍。纵使口罩生产企业进一步设法增产,其他有条件企业临时专产口罩,想要完全堵上这个缺口也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疫情防控如今还出现了新情况。虽然境内的防控压力已经明显降低,但是我国还得去帮助世界上一些疫情正处在迅速扩散阶段的国家争取遏制住局面,否则在这个人流、物流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要频密的时代,境外病例的“倒灌”最终会摧毁我国之前的所有努力。也就是说,口罩还得出口一部分。事实上,我们国家也是这样做的,派往欧洲和中东一些国家的医疗援助团队都携带有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的口罩;国内的企业、民间组织也在持续向这些国家捐赠数量不等的口罩;而本周内伊朗已经从中国进口了2000万个医用口罩、300万个N95口罩。


最后,还有不得不提到的一个要点是,在以上两个的基础上,政府目前仍在延续垄断产销渠道、干预价格制定的政策。这就可能导致稀缺变成短缺,于是正规市场上有钱也买不到口罩。自由市场只有稀缺,没有短缺。稀缺是这个世界的基本事实,某项物品在特殊条件下的稀缺性会更加突出,这都是必然的。但稀缺不等于短缺。市场调节之下,稀缺性直接反映在价格上,可能昂贵如钻石,但是出得起相应的价格,也就一定买得到。同理,市场上如果有可以自由买卖的口罩,估计会价格不菲,但至少还算是买得到。所以,无论是出于个人出行还是企业复工的需求,如果真是急用,花高价买些来应急也总比干脆买不到要好。


但是全面“统一征管”会把稀缺变成短缺。短缺是价格受到抑制,仅仅用出价买不到,不得不采用其他方式的竞争才能得到。比如,在自由市场上用出价买不到口罩,结果私下托熟人,在朋友圈搭关系,用“出价+关系+运气+其他要素”的复杂方式来购买。短缺不意味着人们就会“安分守己”地等待政府的配给,而往往会“主观能动”地通过包括“黑市”在内各种渠道满足需求。也许你觉得自己人缘好,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总有人送你几个口罩;也许你觉得自己的领导能耐大,只要复工复产后就能给单位每人每天发放一两个口罩。然而,不用天真,也不用怀疑,这些口罩的来路,严格意义上说,基本都是“黑市”。黑市只要存在,就必然意味着以下问题:


1. 没有公开的比价规则,价高且难以预期;

2. 普通人容易上当受骗;

3. 鼓励甚至是迫使企业将部分产品以“不正当渠道”交易;

4. 使得群众习惯于“上政策、下有对策”的潜规则文化,并且最终影响政府威信。


由于价格机制失效导致正规市场疲软,打击黑市是极其困难的。中国古代的私盐、美国禁酒令期间的私酒,政府的严格管制其实都没有起到实质作用。归根结底,黑市也是一种对稀缺物资的配置方式。需求不灭,人总会想办法,不能在自由市场上用明面规则(主要是价格)来满足,就会在黑市上用各种地下规则(更加不合理的价格和其他途径)来满足。



三、务实的方案


道理讲了一堆,最终还是得落实为可执行的方案才有意义。关于这一点,本文的思路是:


随着全面复工,上文提到的第1种应对措施,即“宅在家里”的适用范围必然大幅度缩减。与此同时,对于日渐庞大的需要每日出外工作的人群来说,显然不能仅仅寄希望于第3种措施,即抽签,来解决问题。那么此时,普通居民可以采取的措施其实已经非常单一,即在可以忍受的程度内,继续用上文提到的第2种办法维持着,实在维持不住了,就得用到第4种办法——通过各种渠道“弄”点口罩回来。


笔者在此提出,有些事情,只要容忍价格有一些弹性,明明是可以通过自由市场来解决的问题,没有必要硬生生逼出一个“黑市”来。既然总得想点儿办法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解决问题,那么在正规市场上“买”,哪怕价格奇高,也总比在黑市上“弄”可取一些。


为了让正规药店和电商有货可卖,就应当适时、适度放松对于口罩产销渠道的管制。政府不妨公开发布政策,允许企业将一定比例的口罩以自由定价的机制在市场中销售。与此同时必须要强调的是,对于这个改进建议没必要极端化理解,并不是要从政府全面统管扭头变成全面不管。允许企业在统管之外自由定价销售的比例是逐步开放的。具体开放多少,可以允许各地方政府根据当地的疫情压力和口罩的生产、调运、储备数量等现实情况的变化来动态调整,拿捏好尺度。


为了公共利益,当然可以限制权利,包括自由交易的权利。但是凡限制公民权利,都应该遵循 “最小手段”和“动态处置”的原则,即尽量以缓和的方式,最小的限制范围来实施,而且要时刻依照客观环境的变化做出必要调整。只有与现实要求相适应的界限才是合理的,才有现实存在的基础。在疫情防控局势发生变化,需要“打持久战”和防止境外病例“倒灌”的情况下,延续之前一段时间实行的“一刀切”的口罩统一征管未必是最好的选择。随着全国范围内绝大多数地区的疫情已趋于稳定,完全可以考虑适时、适度放松对于口罩的管制。



文中注释:

[1]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 https://www.ndrc.gov.cn/xxgk/zcfb/tz/202002/t20200209_1220182.html

[2]中国网, 确保政策聚焦疫情防控助力企业复工复产, http://zw.china.com.cn/2020-02/07/content_75681626.html



★ 本文系IPP独家稿件。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