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美国《外交事务》:疫情会终结全球化吗?

04. 07, 2020  |     |  0 comments



新冠病毒正在变为一次对全球化的严峻压力测试。随着关键的供应链崩溃,各国囤积医疗用品并紧急限制旅行,这场危机迫使人们对一直以来相互联系的全球经济进行一次慎重的重新评估。


作者:

亨利·法雷尔(Henry Farrell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
亚伯拉罕·纽曼(Abraham Newman),乔治城大学教授



新冠病毒正在变为一次对全球化的严峻压力测试。随着关键的供应链崩溃,各国囤积医疗用品并紧急限制旅行,这场危机迫使人们对一直以来相互联系的全球经济进行一次慎重的重新评估。全球化不仅使传染病得以迅速传播,而且还加深了公司之间与国家之间的深层相互依存关系,使它们更容易受到意外冲击的影响。现在,公司和国家都发现:原来自己的脆弱程度并不为自己所知。


新冠病毒给我们的教训是:全球化(通过连接全球供应链)创造了脆弱性。几十年来,各国公司为消除冗余、提高效率所做的不懈努力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财富。但是,这些努力也减少了整个全球经济中未使用的资源量(经济学家称之为“松弛”,可理解为一种生产力并未完全激活的状态)。在正常情况下,企业通常将“松弛”视为是对生产力的闲置甚至是浪费,从而是需要避免的。但是,“松弛”太少会使整个系统在危机时期变得脆弱,因为资源的尽用也减少了关键的生产替代方案。


就像已经在某些医疗和健康相关领域中所发生的那样,由于新冠病毒的爆发,缺乏稳妥的替代方案导致了供应链崩溃。重要医疗用品的生产商无法应对全球需求的激增,使得各国相互争夺医疗资源。结果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势力发生了转变,那些在与病毒作斗争中表现更佳的国家不仅为自己准备了足够的资源,而且为那些资源不足的国家提供了帮助,从而扩大其在全球舞台上的影响。



脆弱的“便利”


于全球化的传统观念是:通过允许制造商根据需要灵活地将一个供应商或组件替换为另一个供应商或组件,从而构建灵活的供应链,创造了繁荣的国际市场。随着企业利用全球化的劳动分工,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被世界奉若圭臬。专业化产生了更高的效率,从而导致了增长。


全球化也创造了一个复杂的、相互依存的经济系统。公司拥抱全球供应链,组成了错综复杂的生产网络,共同编织着世界经济。既定产品的组件现在可以在数十个国家/地区生产。然而实际上,高度专业化的生产有时使替代变得困难,尤其是对于不寻常的生产技术、技能以及产品。随着生产的全球化,各国之间也越来越相互依存,因为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控制其经济所需的所有商品和组件。国民经济被纳入庞大的全球供应网络。


新冠病毒正在变为一次对全球化的严峻压力测试。随着关键的供应链崩溃,各国囤积医疗用品并紧急限制旅行,这场危机迫使人们对一直以来相互联系的全球经济进行一次慎重的重新评估。


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将全球化经济系统的弱点暴露无遗。一些产业,尤其是那些有大量未激活的生产力“松弛”且生产分布在多个国家的产业,可能可以相对较好地渡过危机。但如果某一产业依赖某单个国家中的单个供应商生产关键且广泛使用的组件,那该产业就可能会因为疫情濒临崩溃。例如,西欧的汽车制造商已经开始担忧小型电子配件的短缺,因为一家重要制造商MTA Advanced Automotive Solutions已由于疫情被迫暂停其在意大利的一家工厂的运作。


在更早的年代,制造商可能会储备一些库存,以在特殊时期保护自己。但是,在全球化时代,许多企业都赞同苹果CEO蒂姆·库克的著名格言,即存货“本质上是不好的”。通过“及时响应”的订单系统和发达的供应链,这些公司无需仓储产品零件、支付仓储费用(从而也节省了成本)。但是在这次全球疫情中,“及时响应”实际上很容易变为“为时已晚”。部分归咎于供应链的瘫痪,全球笔记本电脑的产量在2月份下降了多达50%,而智能手机的产量可能在下一季度下降12%。这两种产品均仰赖于亚洲专业制造商生产的组件。



严峻的短缺

跟电子制造行业类似,医药产品的生产瓶颈也阻碍了人们与新型冠状病毒的斗争。一些重要的医药化工产品如病毒试剂是实验室用来检测病毒RNA的试剂盒的关键组成部分,在许多国家,这种产品供应不足或缺货。国际上有两家公司主导着试剂的生产:荷兰的Qiagen公司(最近由美国巨头Thermo Fisher Scientific公司收购)和位于瑞士的Roche Laboratories。近来,两者都无法跟上其产品需求的飞速增长。试剂的短缺已经妨碍了美国测试盒的生产,现在美国发现自己必须跟其他国家一样排队购买自己所需的化学药品。


随着新冠病毒的传播,一些政府正在屈服于他们最糟糕的本能。俄罗斯和土耳其已禁止出口医用口罩和纱布。尽管德国是欧盟的成员,但德国也这样做了。理论上说,欧盟应该拥有一个“单一市场”,来保证各成员国间的自由贸易。法国政府采取了更简单的行动:扣押所有可用的口罩。欧盟官员抱怨说,这种行为破坏了团结,使欧盟无法采取共同的方法来对抗这次疫情,但这些官员的声音却直接被忽略了。



新冠病毒给西方的教训是:全球化(通过连接全球供应链)创造了脆弱性。

随着危机的加剧,这种以邻为壑的态势有可能升级,从而进一步割裂全球紧急医疗用品的供应链。对于美国而言,问题是非常严峻的。美国不仅很晚才对疫情采取连贯一致的应对措施,还面临着严峻的物资短缺问题。美国拥有全国性的口罩库存,但自2009年以来没有对其进行过补充,因此这些口罩库存的数量只能满足有限的需求。

毫不奇怪的是,特朗普总统的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以此为美国进一步退出全球贸易提供合理化的理由,并威胁各个盟友。他声称美国需要“使自己的制造能力和基本药物供应链恢复活力”。结果,据报道,德国因担心特朗普政府将采取激进措施来购买一家德国公司正在研发的新疫苗以便在美国使用,正在考虑是否要对这些疫苗进行竞标出售或直接禁止美国参与这次交易。



病毒的影响

在特朗普政府利用这次疫情进一步将美国从全球化中撤出的同时,中国则通过这场危机展示了其领导的意愿。作为第一个受到冠状病毒袭击的国家,中国在过去三个月中遭受了严峻的考验。但是现在,当世界其他地方都在受制于疫情时,中国已经逐渐从中恢复。这给中国商家带来了一个问题,虽然许多制造商现在已经逐步恢复产能,但受疫情影响,他们面临着危机国家的需求疲软的问题。然而,这也给中国提供了一个关键的对其他国家施加影响力的窗口期。尽管早期的失误已导致数千人死于这场瘟疫,但是中国已经学会了如何对抗这种新病毒,并且拥有大量的设备。这些都是宝贵的资产——而中国事后已深谋远虑地大批量储备了这些设备。


3月初,意大利的医生因为物资严重短缺而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决定,即要挽救哪些患者以及让哪些患者死亡。为此,意大利呼吁欧盟其他国家予以援助,它们都没有回应。但是中国回应了,中国愿意向意大利出售呼吸机、口罩、防护服和棉签。正如中国问题专家拉什·多什(Rush Doshi)和朱利安·格维兹(Julian Gewirtz)所指出的那样,中国试图将自己塑造成全球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领导者,以增进国际信誉并扩大全球影响力。


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这很尴尬,因为特朗普政府对这种新病毒的反应一直很慢(并且错误地认为禁止来自欧洲的旅行者是对已经在本土迅速传播的疾病的最佳防御)。美国远未成为全球公共产品的提供者,实际上它几乎没有任何可以提供给其他国家的资源。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要开始接受来自中国的慈善捐赠:阿里巴巴的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马云就捐赠了50万个测试盒和100万个口罩。



全球化下的新地缘政治


在世界各地的领导人努力应对新冠病毒及其灾难余波后,他们将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全球经济无法像他们曾设想的那样运转。全球化分工不断提高各国的劳动专业化程度,然而这种模式既创造了斐然的效率红利,也创造了巨大的脆弱性。诸如新冠病毒大流行之类的冲击揭示了这些漏洞。单一来源的供应商或世界上专门生产一种特定产品的地区,可能会在危机时期暴露出意想不到且影响深远的脆弱性,导致供应链崩溃。在未来的几个月中,更多类似的漏洞将会被暴露。


这次全球危机的结果可能会是全球政治的一次转变。由于本国公民的健康和安全受到威胁,各国可能会决定封锁物资出口甚至(强行)获得关键物资,即使这样做会伤害其盟国和邻国。这种对全球化的退缩将使得慷慨大方成为有余力的国家更有力的影响工具。到目前为止,美国还没有在全球对新冠病毒的斗争中处于领导地位,并且至少已将其中的一部分领导权割让给了中国。这次疫情正在重塑全球化的地缘政治,但美国却没有及时适应。相反,它生病了并试图躲在被窝里。




本文系IPP独家翻译作品,英文版发表于美国《外交事务》杂志网站

翻译:马天天。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