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CNAS报告:伊朗的灰色地带策略及美国的反制建议

05. 15, 2020  |     |  0 comments


编者按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于2020年4月发布报告《如何在灰色地带反击伊朗——美国应从以色列在叙利亚的行动中学到什么?》,指出美国应对伊朗灰色地带行动的成绩很糟糕。尽管具有压倒性常规军事优势,美国却无法将其转换为成功阻止伊朗灰色地带行动的方法。本报告将展示以色列如何在叙利亚和伊朗展开灰色地带的竞争,并分析这种策略能否为美国所用。IPP评论组织翻译了这一报告,今天刊发的是报告的第一部分。


▲该报告封面

该报告是CNAS推出的核心研究“美国竞争力 2020”(America Competes 2020)的一部分,“美国竞争力 2020”旨在全方位分析如何在本土和海外保护美国利益。


作者:

伊兰·戈登堡(Ilan Goldenberg)

新美国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在前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任期间担任协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谈判小组的幕僚长。


尼古拉斯·霍拉斯(Nicholas A. Heras)

前美国国防大学研究助理,现为美国战争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中东事务主管。



一、摘要


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尤其是自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以来,伊朗愈发频繁地通过在中东地区使用代理人行动以实现其利益,同时避免与美国发生直接冲突。历届美国总统都在寻求反制伊朗的选择,但各种努力均难以阻止伊朗的行动或削弱其影响力。在多数情况下由于担心引发更大的冲突,美国政府根本不愿做出回应。但今年1月伊朗革命护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im Soleimani)被美国暗杀使得事态升级——美国和伊朗差点发生一场大规模战争,这是非常不必要的。


▲卡西姆·苏莱曼尼


相比之下,针对伊朗及其支持的代理人,以色列在叙利亚进行的“战争之间的行动”(希伯来语的首字母缩写为Mabam)是在“灰色地带”反制伊朗的最成功的军事行动之一。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尤其是自2017年初以来,以色列对叙利亚进行了200多次空袭,打击了伊朗以及与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相关的1000多个目标,这些空袭也打击了伊朗在中东的重要代理人黎巴嫩真主党。这场军事行动减缓了伊朗在叙利亚军事建设的速度,同时避免了可能损害以色列利益的更大规模区域性冲突。


本研究调查了以色列的这一系列行动,并探索美国可以从中借用什么经验,以及如何将这些经验应用到未来针对伊朗乃至更多目标的灰色地带冲突中。这些经验包括:

1. 擒贼擒王

与其建立广泛的战略目标,不如将注意力集中在可以通过较小规模的军事行动就能实现的、有明确定义的目标上。


2. 先胜而后求战

只有在维持情报优势并深入分析各种利益相关者可能反应的基础上进行此类活动,同时保持军事优势以减少有效报复的可能性。


3. 胆大心细

要大胆承担经过精密计算的风险,比如认识到在完全不采取军事行动和进入一场全面战争之间的巨大活动空间。


4. 巧妙的言论战

既能向目标发出明确的威慑信号,也能予以否认。


5. 减少伤亡

有意限制敌方和平民伤亡数字。


6. 步步为营

采取逐步推进的渐进式规划方法,而不是按照传统的从确定最终状态开始然后再反推的军事规划法。


7. 上兵伐谋

巧妙开展地区外交,在多个地区势力中创造对自己有利的军事行动空间。


8. 不要太指望低强度的军事行动成果显著,如果这些战术收效甚微,更要果断放弃。


当然,鉴于美国的制度限制,美国是否能够直接效仿以色列的做法是非常可疑的。目前尚不清楚的另一件事是,是否存在很多地区,值得美国花费大量情报资源和细致分析以执行灰色地带行动。最后还要考虑以下因素:美国政府是否规模太大,不够灵活以支持此类行动?美国政府内部对伊朗战略持有不同观点是否使该战略难以实施?美国政府在没有使用军事检查员的情况下,能够控制与灰色地带有关的公共消息传递吗?尽管有众多美国政府可能难以顾及的考虑,以色列在叙利亚的活动仍然是少数成功反制伊朗代理人活动的例子之一。因此,美国政策制定者和军事计划者应仔细考量其中的经验。



二、伊朗和美国的灰色地带竞争


我们首先需要了解灰色地带冲突的定义、伊朗历史上在灰色地带的行动,以及美国在应对伊朗灰色地带行动方面面临的挑战。


(一)什么是灰色地带冲突?


所谓的“灰色地带”是一种介于战争与和平之间的广泛状态。进行灰色地带活动的参与者(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会在试图压迫对手的同时,尽量避免进行广泛、持续的军事活动。在灰色地带的冲突中,目标不是要直接击败敌人并控制拥有的领土,而是要在“安全困境”中逐步通过降低对手的安全来提高自己的安全。一般来讲,在灰色地带冲突中,行动者的首要目标是将自己塑造为斗争的胜利者(例如,真主党在2006年7月战争中对以色列的胜利),或者以违反国际法的方式在一些博弈形成新的局面(例如2014年俄罗斯在乌克兰进行的活动)。


一些因社会混乱和政治真空而导致国家力量虚弱的国家和地区,往往会成为灰色地带活动的高发区。灰色地带活动的参与者目标是控制领土,并垄断暴力(机关)。自2011年以来,在叙利亚发生的一切就是证明。武装冲突对于灰色地带行动不是必需的,社会失序和政治恶化通常会导致武力介入成为灰色地带一个诱人的竞争策略,但社会动荡和政治乱象,加上有多个区域政治势力参与却又都能推脱责任的冲突,才更是灰色地带竞争的主要特征。


参与者不同的态度和由此导致的不同行动是灰色地带冲突的另一重要特征。由于不同势力对是否处于战争状态有不同的看法,所以他们对哪些政策、战术工具会升级地区冲突,以及是否将武装冲突升级的意愿也不相同。由于人们对冲突的属性存在分歧,因此,各方势力在判定一个矛盾在多大程度上有可能升级为直接武装冲突是有很大的操作空间的。判断不对称的结果,用美国国家安全机构中流行语来讲,就是一种“混合战争”。


武装和非武装活动都会被开展,而对胜利的衡量往往更着重地缘政治意义而非直接的输赢。灰色地带活动往往超出常规国与国间的外交,又不及直接军事冲突。相关的策略包括:信息战和虚假信息投放、政治胁迫、经济胁迫、网络战、太空战、代理人冲突以及国家武装部队的挑衅。灰色地带的参与者通常以跨类别方式进行多维行动。


因此,灰色地带的活动如果有效地压缩了对手的作战空间,阻挠了部队力量或火力的部署,减少了争议地区居民的支持,以及在实现上述目标时无需过度耗资或者暴露自己的弱点,那这次行动就可以被认为是成功的。


(二)伊朗在灰色地带的行动


伊朗最重要的灰色地带工具是革命卫队圣城旅,以及其在整个中东地区的代理人力量。这些代理人都是武装组织,他们不仅支持伊朗在中东的力量投射,而且已经在多个地区(例如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拥有地方合法性,这也使他们成为了当地政治和社会的参与者。叙利亚不是个例,而是伊朗更广泛的战略的一部分——向以色列和海湾国家对手施加战略压力,并向其他国家传播类似于1979年的伊斯兰革命的理念和活动。


伊朗在灰色地带的做法始于1980年代初,当时刚成立不久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趁黎巴嫩内战的混乱建立了黎巴嫩真主党。黎巴嫩真主党是伊朗境外的第一个代理人组织,其任务是传播伊斯兰革命,并与伊朗的主要对手以色列对抗。真主党是伊朗直接针对美国和以色列的地区利益的一个有力工具,它让伊朗既可以将力量投射到国境之外,同时又能避免遭到美国或以色列直接进行军事报复的风险。


最明显的例子包括真主党对贝鲁特美国大使馆和海军陆战队营地的炸弹袭击,以及绑架当地美国人。真主党所有行为都没有招致美国对伊朗任何直接的报复。2012年,圣城旅还通过黎巴嫩真主党发起了对在保加利亚的以色列游客的恐怖袭击。除了能向其对手展示圣城旅在该地区显著的影响力以外,黎巴嫩真主党还使得伊朗能够大大提高其在黎巴嫩的政治影响力。这使得伊朗有向以色列施加压力的更多可能。


伊朗的灰色地带战略,通过多个国家的代理人武装在中东扩张势力。


如今,真主党已是黎巴嫩最强大的政治和军事团体。它已从民兵组织转变为决定黎巴嫩政治运作的主要角色,并将黎巴嫩维持在伊朗的势力范围内。随着它的发展,真主党的利益有时与伊朗的利益不完全一致,因此不能再将其完全视为伊朗的工具。但真主党的领导层仍然是圣城旅的合作伙伴,并继续与圣城旅和其他伊朗支持的团体一起参与整个中东的冲突。伊朗和真主党正在建立一个由什叶派民兵组成的更广泛的“真主党网络”,这个网络的主要任务就是推广伊朗政治模式。


自1980年代以来,圣城旅也一直在伊拉克开展活动。伊拉克由于与伊朗接壤,并与伊朗有着长期、紧密的社会政治和经济联系,尤其是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伊拉克对伊朗的重要性超过黎巴嫩。由伊朗圣城旅支持的伊拉克派系作为“伊斯兰抵抗组织”,在整个1980年代多次试图颠覆萨达姆·侯赛因政府,又在1991年海湾战争后参与当地的什叶派革命。美国2003年推翻萨达姆政权后,伊朗圣城旅利用美国缺乏压制伊朗影响力的战略真空,通过真主党模式在伊拉克进一步加强了“伊斯兰抵抗组织”网络,训练了数千名伊拉克什叶派民兵。


2003年后,伊朗还开始利用自己与中东地区众多什叶派政治人物的关系网。据统计,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网络在2003年至2011年期间,造成了约600名美国人死亡。目前这支民兵队伍已被纳入伊拉克的人民动员部队(Popular Mobilization Units),成为伊拉克总理府下属的官方安全机构。由此可见,圣城旅支持的民兵团体已进入伊拉克政治体系内部,这进一步扩大了伊朗在伊拉克政治和安全方面的影响力。


重要的是,伊朗的灰色地带战略并不严格限于支持民兵组织。他们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加深与当地居民的经济、政治和文化联系,以增加其影响力。在这些国家,伊朗革命卫队有两个主要思路:首先是通过财力支持,在什叶派社区之外参与活动,从而在逊尼派等其他穆斯林中甚至基督徒等少数群体社区中建立影响力。这种努力通常旨在建立一个亲伊朗、跨种族、跨宗派的反美及其中东伙伴(如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抵抗团体”。


其次是通过建立一个穆塔达(Murtada)宗教系统,向会员提供经济支持,包括当地人什叶派中的少数派社区,例如伊斯玛仪派、德鲁兹派、阿拉维派,还有逊尼派改信什叶派的穆斯林也会受益。这两方面的努力都使伊朗能够抗衡敌对势力动员非什叶派群体对抗伊朗及其代理人的努力。


在叙利亚,伊朗是阿萨德政权的支持者,并使用灰色地带战术压缩美军的活动范围。伊朗积极利用叙利亚进行灰色地带行动,其中大部分的在叙利亚内战期间的行动都足以被视为教科书级如何在灰色地带占上风的例子。首先,圣城旅建立了由民兵组成的代理人网络,其人员构成包括当地叙利亚人和来自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什叶派战士。黎巴嫩真主党也利用叙利亚内战扩大了其在叙利亚西部战略要地的影响力和实际控制,特别是在大马士革以西地区的黎叙边界地区和叙利亚西南部的戈兰高地。


2006年,黎巴嫩真主党的火箭弹落入了以色列境内。(Roni Schutzer/Getty Images) 


(三)美国对伊朗灰色地带挑战的勉强回应


美国应对伊朗灰色地带行动的成绩很糟糕。尽管具有压倒性的常规军事优势,美国却无法将其转换为成功阻止伊朗灰色地带行动的方法。


美国与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的第一次接触是在1982年的黎巴嫩,当时真主党对美国驻贝鲁特使馆和海军陆战队发动毁灭性袭击。在袭击发生后,里根总统公开宣布,美国将让部队在贝鲁特按兵不动。在幕后,他计划捣毁一个位于巴勒贝克的真主党训练营,但由于担心与阿拉伯产油国的关系,美国最终放弃了这一行动。最终结果是美国从黎巴嫩撤军,显出一种被恐怖主义袭击赶跑的窘状。本·拉登仔细研究了这一事件。


美国对伊朗民兵的最痛苦和最昂贵的经历是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后。苏莱曼尼领导的圣城旅采取了一系列激进措施,包括向伊拉克走私武器,试图逼迫美国从伊拉克撤军,600多名美国人在伊拉克死于什叶派民兵之手。美国国内一直在讨论应如何应对伊朗的活动。最终,美国选择对由伊朗支持的多处伊拉克民兵基地进行袭击。2007年,美国甚至突袭了位于埃尔比勒的伊朗联络办公室,并拘留了五名伊朗“外交官”,因为美国认为他们实际上是圣城旅的特工。


近年来,美国在叙利亚的灰色地带向伊朗的挑战发起了反击。在奥巴马政府的领导下,美国选择简单地武装多个叙利亚反对派团体进行战斗,试图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不过,这次博弈最终以叙利亚政府军、伊朗和俄罗斯的胜利而告终,阿萨德政权在2016年收复阿勒颇的胜利标志着美国对其威胁已结束。



▲作为逊尼派和什叶派各自的领头人,沙特和伊朗在中东的博弈。


但特朗普政府成立后,美国仍和伊朗在叙利亚的灰色地带竞争。美国继续支持位于东叙利亚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部队。特朗普政府称,美国在该国东部地区的影响力至少能帮助控制一部分主要的叙利亚通信线路,还能阻止伊朗建立从德黑兰直通地中海的“陆桥”。不过,当特朗普决定于2019年10月开始从叙利亚撤军后,这些任务遭到了极大的破坏。


在最近的军事对峙中,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几个月来一直在向美国军事基地发射火箭弹,一名美军国防承包商于2019年12月27日被杀,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被袭击,作为报复,美国发动无人机袭击,杀死了圣城旅领导人苏莱马尼。在这一系列冲突中,美国的反应是强硬有力的,但它也导致两国非常接近陷入高风险且持续升级的直接常规冲突,这并不符合双方利益。


在所有这些冲突中,美国面临的挑战都是:如何能以一种既能阻止伊朗的行动和降低其影响力,又不会进一步激化矛盾、升级冲突的方式应对伊朗的灰色地带行动。因为即使美国最终能赢得这种常规武装冲突,它也将带来大量不必要的牺牲。在大多数情况下,美国选择是采取保守的态度,这给了伊朗更多的行动空间,并在灰色地带冲突中无往不利。斩首苏莱曼尼的长期影响仍不清楚,但当时造成的直接风险却高得令人无法接受。所以,对美国来讲,关键问题是能否找到合适的战略、战术来有效地在灰色地带对付伊朗,而同时又不将当地局势升级成(差点在2020年1月发生的)全面战争。


在这篇报告的后续部分,我们将展示以色列如何在叙利亚和伊朗展开灰色地带的竞争,并分析这种策略能否为美国所用。


(未完待续)



★ 本文系IPP独家翻译作品,未完待续。

翻译:马天天。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