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汉斯·道维勒:疫情重创并改变时尚行业

05. 29, 2020  |     |  0 comments



▲ 即使新冠病毒危机解除,时尚行业在未来几年也将发生巨变。(图:网络)



时尚与可持续发展


目前世界受制于两大灾难性危机: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和日益加剧的气候危机。这两个危机严重影响可持续发展,是当今世界面临的最大的长期性挑战。同时,在创造和维护一个可持续的世界方面,我们还面临着许多其他挑战。


自新冠肺炎爆发至今,死于该传染病的人不计其数;失去工作和生计的人没有上百万也有几十万;众多工业和生产部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导致各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受到损害。疫情对就业、人类福祉与社会繁荣、文化与创意以及环境都造成了重大影响,而人们往往忽视的是,时尚行业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即使新冠病毒危机解除,时尚行业在未来几年也将发生巨变。


因此,让我们首先来看看当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时,时尚与可持续发展两者之间的相互关系。


全球对可持续性的担忧与日俱增。消费者和企业对如何减少碳排放和资源使用的问题十分关心。同时,可持续性也是年轻一代特别担心的问题。因此,人们研发出了一种环境损益工具,可通过测量全球供应链中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土地使用量、水资源使用量、水污染情况、空气污染情况和产生的废物量来帮助企业了解其对环境的影响。


我们所处的时代,所有的行业都在进行数字化转型。新市场、新技术和不断变化的消费者需求带来了机遇,但也带来了风险。数字化塑造着时尚行业的未来,激发着时尚都市的潜力。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人工智能、5G通信网络、互联网和物联网、大数据、机器人、3D设计和区块链不仅影响着时尚行业的各个领域,也在彻底改变着这一行业。尖端技术和虚拟现实在时尚界的用途多种多样,使得生产和分销方式能够迅速升级,跟上品味和时尚趋势的变化速度。


▲ 尖端技术和虚拟现实在时尚界的用途多种多样,使得生产和分销方式能够迅速升级,跟上品味和时尚趋势的变化速度。(图:网络)



服装通常是由一个国家设计,在另一个国家制造,然后在第三个国家销售,因此时尚行业是一个国际化程度很高的全球化产业。例如,一家美国时装公司可能会在中国采购面料,在越南开始生产,并在意大利完成最后的工序,然后运到美国的一个仓库,再分发给国际零售店。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快时尚”出口国,占世界服装出口的30%。美国人每年购买的由中国制造的服装大约为10亿件。在当代的全球供应链中,设立生产条件和制定生产计划方面,拥有最大权力的是零售商和品牌商,而不是厂家。



“慢时尚”


过去几十年,时尚行业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麦肯锡全球时尚指数显示,该行业在此期间的年增长率为5.5%,目前价值约为2.4万亿美元或2.16万亿欧元。由于时尚行业的数据通常服务于国民经济,数据是按照行业内不同的部门分类统计的,因此很难获得世界纺织品和服装生产的总体数据。可以说,如果把时尚行业的产值与各国的GDP放到同一层面进行比较排名,那么时尚行业将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


但是,纺织业和时尚行业极大地危害了环境的可持续性。全球化使得生产服装的成本越来越低。成本价格之低、时尚品牌变换之快让许多消费者认为时尚产品是一次性的。而这种一次性的快时尚,在生产、使用和处置过程中,严重污染并危害了环境。


另外,时尚业还需要在社会问题上持积极的态度(像贝纳通在20世纪90年代关注社会问题那样),满足消费者对彻底透明和可持续性的需求,并勇于“颠覆”自己的身份和旧有的成功方式,从而吸引年轻一代的客户。


因此,如果时尚行业要变得更具可持续性,那么急需将发展重心放在环保问题上,而非行业逻辑上。追求可持续性时尚是一个促进时尚行业转型的过程,目标是使时尚产品和时尚系统更加有利于促进生态完整性和社会公平。不仅要从时装和时尚产品的角度,也应该从利益相关者(消费者和生产者、所有存活的物种、地球上现在和未来的居民)的角度来考虑时尚的持续性问题。因此,实现可持续性时尚或生态时尚的重任属于并应该由公民、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来承担。


相比当下流行的“快时尚”,具有社会良知的消费者正在接受“慢时尚”这一日益增长的趋势。“慢时尚”即注重可持续性材料的利用,崇尚透明公开、合乎道德的生产程序和劳动关系。


“慢时尚”注重情感、生态和道德品质,是替代“快时尚”的一种方式。慢时尚的理念尊重人类的生存条件、生物多样性、文化多样性和全球稀缺资源,推崇创造独特、个性化的产品。慢时尚推崇时尚多样性,对增长型时尚所热衷的批量生产和全球化风格发起挑战。这种理念还促进了人们深刻认识设计过程及其对资源流动、工人、社区和生态系统的影响。”慢时尚“使用传统的生产技术,力求设计生产出经久耐用、款式经典、风格永恒的产品。同时,新创意和产品创新不断重新定义着慢时尚。



维持良好的生态系统


时尚行业必须通过维持良好的生态系统,在环境、社会和道德目标与责任之间找到更好的平衡点。因此要做到以下几点:增加本地生产和产品的价值,延长材料的使用周期,增加持久服装的价值,减少废物量,减少生产和生产过剩以及消费对环境造成的危害,通过推广“绿色消费者”的理念来实现环境友好型消费。


时尚对环境的影响还取决于服装的使用程度和使用时间。通常,多年来经常穿的服装对环境的影响要小于穿过一次就丢弃的服装。研究表明,洗涤和烘干一条普通牛仔裤消耗的能源占该牛仔裤整个使用寿命所消耗能源的近三分之二,而内衣所消耗的能源中约有80%来自于洗涤过程,而且使用和穿着习惯会影响服装的使用周期,因此需要解决相关的问题。但是,使产品耐用和制造可持久使用的产品迥然不同。


服装业是对地球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高用水量、染色和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化学污染,以及通过焚烧或填埋的方式处理大量未售出的衣物都会对环境造成严重的危害。水资源日益短缺,服装的生产地又大多在淡水紧张的地区,而目前生产时尚产品时的用水量却非常大(每年790亿立方米),这十分令人担忧。只有大约20%的服装被回收或再利用,而大量的时尚产品最终则被填埋或焚烧处理。


由于快速的生产会产生大量的纺织废料,生产廉价服装既会损害工厂工人,也会损害环境。美国环境保护署的数据显示,每年约有1280万吨衣物被送到垃圾填埋场填埋。在英国,每年大约有35万吨的衣物被当作垃圾填埋。全球纺织品生产每年排放12亿吨温室气体(超过国际航班和海运排放量的总和)。时尚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球总排放量的10%,产生的工业废水占全球总量的20%,杀虫剂用量占全球总量的24%,农药用量占全球总量的11%。


一家支持并致力于促进可持续发展的非营利组织“地球宣言”称,“在把原材料加工制造成时装的过程中至少要用到8000种化学品,种植非有机棉花时使用杀虫剂数量占世界用量的25%。这会对人类和环境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而且,一件衣服在被购买后仍会产生三分之二的碳排放足迹”。美国人平均每年扔掉近70磅的衣服。从合成纤维上脱落的超细纤维会通过洗涤过程污染地球的水域。


这使人们越来越担心。这些超细纤维太小,以至于它们无法被废水处理厂的过滤系统捕获,最终它们会进入大自然的水循环系统,从而污染食物链。一项研究表明,海洋中发现的34%的微型塑料来自纺织和服装业,其大部分是由聚酯、聚乙烯、丙烯酸和弹性纤维构成的。清除服装产品中使用的合成材料有助于防止有害的合成纤维和超细纤维进入自然环境。


大多数时装和纺织品产自亚洲、中美洲、土耳其、北非、加勒比海和墨西哥。英国中部地区以及中欧和东欧等地也生产时装和纺织品。至少有2500万人(大多数为女性)从事制衣业,其中从事棉纺业的人就有3亿人。


传统的纺织品染色方法对水源污染严重,染料中的有毒化学物质也会危害整个社区。时尚对环境的影响还包括对生产场所附近社区造成的影响。用于生产和染色的有毒化学物质污染了水和土壤,对住在工厂附近的居民造成了严重的不利影响。


从休闲服饰到高级时装,创新时尚不断发展,满足了不同时尚领域的消费者。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品牌能够宣称自己是完全可持续的,如果“完全可持续”这个概念可以使用的话,那么在如何将它与时尚行业联系起来的问题上还存在非常多的争议。


一些设计师将竹纤维作为传统棉花的替代品推向市场,理由是竹子在其生命周期中吸收温室气体,且在不使用杀虫剂的情况下能够生长得迅速而茂盛。但是,竹纤维与人造丝一样,在制成布料的过程中也会产生很强的毒性。



禁止动物产品


据报道,素食主义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生活方式之一。虽然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一种节食行为,但实际上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素食主义力求在可能和可行的情况下不使用动物作为原材料的产品及其副产品。这意味着素食者也不穿皮草。在皮夹克、皮大衣、羊绒毛衣和羊毛围巾盛行的时尚行业里,不使用动物产品似乎是不可能的。实际上,畜牧业是造成世界范围内温室气体排放量和用水量不断增加以及森林乱砍滥伐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在不断变化的市场趋势中,不断涌现出传统材料的创新替代品。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意识到使用动物产品的各种负面影响,人们对可持续纯素面料的需求也空前高涨。


大约5年前,许多设计师就开始禁用皮草了。他们采用皮革、新兴的塑料制品,如聚酯、聚氯乙烯或聚氨酯,以及纯素面料作为替代品。二战后,皮革已经被一种叫做Skai的 “假皮革”(或称人造皮革)所取代。


自2019年9月以来,动物保护组织一直致力于让公众了解皮革生产造成浪费的情况。波士顿咨询公司于2017年发表了一份报告《时尚产业脉动》,谴责皮革服饰生产是世界上最大的污染源之一。全球对皮革的需求促使饲养业迅速发展。这种饲养类型对水和土地需求量非常大,因此造成了滥砍滥伐、气候变化恶化,而且有毒的染色和着色剂会污染环境,动物也会遭到残酷对待。仅在法国,就有9400家皮革公司创造了约250亿欧元的收入。然而,现在面临一个问题:如果全面禁止动物产品,此类饲养业将转而生产塑料制品,推动人造皮革成为流行趋势。


2001年斯特拉·麦卡特尼承诺她的品牌将不再使用动物皮。自2018年以来,香奈儿以及塞尔弗里奇百货公司不再销售由珍稀动物皮(蟒蛇、鳄鱼、蜥蜴)制成的产品。而其他设计师(贝克汉姆、巴黎世家、Topshop)已经用纯素皮革或聚酯纤维、聚氯乙烯或聚氨酯的合成衍生物取代了羊羔、山羊、奶牛等动物皮。虽然从生态角度来看并不理想,但合成皮革,即人造革,减少了以前生产过程中用水和化学物质的浪费,同时具有很强的耐用性和耐洗性。



雨果博斯使用菠萝树叶制造皮革,这是最近市场上最可持续的纯素皮革之一。Piñatex(菠萝皮革)是由英国公司Ananas Anam研发的一种新面料。它由纯天然菠萝叶纤维制成,可生物降解,能够减少浪费并为农民增加额外的收入。菠萝皮革非常适合用于制作传统皮革产品,例如钱包和皮鞋。
由于许多公司,如H&M,都大规模生产纯素产品,纯素产品已不再是限量版。意大利Vegea公司利用废弃的葡萄皮、秸秆和种子等酿酒副产物生产面料,而H&M也是使用这种材料替代皮革的。



时尚产业如何应对气候危机?


运输时尚产品也需要使用多样化的交通工具。为在2050年实现无化石燃料的商业重型运输,在2015年《巴黎协定》的时间框架内,斯堪尼亚、H&M集团、意昂集团和西门子加入了“通路联盟”。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与价值链中主要参与者的合作,使用智能物流、电动汽车或生物燃料等替代化石燃料。使用可再生商业运输替代品是至关重要的。目前可使用的包括:沼气、生物柴油或可再生柴油、生物乙醇和电气化(包括氢燃料电池和电子高速公路)。


海运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需要采取切实措施来实现海运碳减排。世界运输业巨头马士基推广了新的混合型生物燃料,其原料来自废弃的食用油。这种燃料可以有效减少海洋航运的废气排放,使时尚业供应链在很大程度上达到碳排放标准。


时装周期间一般会举办春季和秋季的高级时装秀和成衣时装秀。最重要的时装周举办地是时尚之都巴黎、米兰、纽约和伦敦。然而在东京、圣保罗、上海、北京和青岛,还有新近的深圳等城市也举办了数十个时装周,这反映了全球时装业多元化的特点。


在这些时装周上,包括“反抗灭绝”在内的新组成的环保组织谴责时装业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行业之一。2019年9月,伦敦时装周期间,“反抗灭绝”的联合创始人克莱尔·法雷尔以“缝缝补补、旧衣新穿、反抗灭绝”为座右铭,致力于采取非暴力行动来提醒人们地球气候问题的紧迫性。他向公众提问——身处在一个濒临灭亡的世界中生活还会美好吗?他表示,时尚很可能导致生态破坏。如果过度消费,过度生产和浪费不能被循环经济所取代,那将意味着生命的终结。



巴黎世家计划


奢侈品牌巴黎世家在2020年2月的巴黎时装周上大放异彩。该品牌有意在被水淹没的T台上展示2020年秋冬系列,以引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