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郑永年

郑永年:认同政治与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冲突

07. 11, 2020  |     |  0 comments


今天世界的大趋势便是认同政治的强化。(图源:网络)



无论是一个国家的内部,还是国家之间的关系中,今天世界的大趋势便是认同政治的强化。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盛行的世界,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精英,都已经陷入了认同政治的陷阱,并且陷得很深。


认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这一概念出现在20世纪后期,特别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时期。一般意义上,认同政治是指在社会上人群因性别、人种、民族、宗教、性取向等集体的共同利益而展开的政治活动。但因为认同政治指向群体,而群体则是无限可分的,所以认同政治所指范畴越来越广、越来越深入、认同划分也越来越细微。


例如性别,传统上的男女性别迄今已经发展到LGBTQ(即Lesbian女同性恋、gay男同性恋、bisexual双性恋、transgender跨性别者和queer酷儿)等范畴。随着科学对性别认识的深入,未来出现更多的性类别也不足为奇。


再如,传统的民族定义到了今天已经不再适用了。原本同是一个民族的社会群体,由于不同群体所持的不同政治或者价值观,可以有效分解原来的民族概念。台湾和香港一些人鼓吹的“民族主义”就是这种现象。实际上,认同政治一旦和价值观(无论是道德上的还是世俗的)结合起来,必然具有了无限可分的性质。


尽管认同政治的结果往往背离西方自由主义,但认同政治恰恰是西方自由主义的产物。自由主义往往和自由、民主、人权、尊严、公平、正义和平等等概念结合在一起,认同政治因此也对各个社会群体产生着无限的吸引力。认同政治产生之后,对一些诉诸认同政治争取权利的社会群体,也产生了一些积极的效果。美国最高法院最近通过一个历史性裁定,联邦就业法律保护LGBTQ员工不受歧视,雇主不得以这些员工的性取向为理由解雇他们。


但总体上说,认同政治积极的成效屈指可数,其大多数诉求的满足,仅仅停留在理论和法律层面,离诉求的实现还有很大的距离。经验地看,人们不难发现,一些认同的可能性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几乎近于乌托邦,很难真正转化成为现实;更有一些认同,其实际的效果随着认同的浮现、深化和强化而背道而驰。


在实际生活中,当代社会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以认同政治掩盖阶级(阶层)政治,以身份平等掩盖实际的不平等。在西方,因为“一人一票”制度的实现,认同政治所产生的政治权力是显然的,在理论上、法律上都给予了“人人平等”的地位。但犹如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一样,不同性别、种族、民族、宗教和社会群体等在实质上还是不平等的。



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精英,都已经陷入了认同政治的陷阱,并且陷得很深。(图源:网络)

美国黑人抗争运动从上世纪60年代延续到今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尽管人们都会认为,抗争为通向平等之“必由之路”,但现实地说,这个“必由之路”也仅仅是假设,或者说一种可求不可得的理想。



导向冲突和纷争

更为重要的是,认同政治越来越成为社会内部冲突和国际纷争,甚至战争的一个主要根源。认同政治导向冲突,道理并不难理解。认同政治是建立在“自我”与“他者”的区别,甚至是矛盾之上的。在社会群体内部因为群体的“无限可分”而产生冲突;外部因为对其他群体的歧视、妖魔化而产生外部冲突。这些一旦表现在国际社会,便演变成为国家间的冲突。


认同政治所导致的内部冲突,最显著地表现在冷战结束以来的恐怖主义力量的崛起上。在社交媒体时代,人们可以自由地表达和选择自己所需要的“思想”,并且也借社交媒体,把自己的思想或者所接受的思想转化成为行动。因为从社交媒体自由选择而来的思想,往往具有“蚕茧效应”,即人们为这种非常狭隘的思想所裹挟,人们的行为越来越具有激进化甚至暴力化的特征。中东“伊斯兰国”的崛起和各国“投奔”伊斯兰国的年轻人,都具有这种特征。


美国当年借“9·11”名义入侵阿富汗及伊拉克,掀起全球性的所谓“反恐战争”,激化了中东乃至全球伊斯兰世界用极端宗教信仰名义,在各地开展恐怖袭击,倒过来助燃了伊斯兰恐惧症以及白人至上主义思潮。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相信异教徒迫害穆斯林,所以鼓吹在全世界对非伊斯兰教徒(甚至不同派系的穆斯林)发动用“圣战”包装的恐怖袭击。


白人至上恐怖分子则利用这些“圣战”为借口,相信穆斯林要消灭现代西方文明,所以必须对其赶尽杀绝。这也是发生在2019年震惊世界的新西兰回教堂枪击惨案的背景。很多证据显示,作案的澳大利亚籍青年嫌犯单独行凶,他因为接触了极右纳粹主义思想,而自我激进化。这种极右思想强调白种人的纯正血统,因此不但由于“9·11事件”而仇视穆斯林,也排斥西方社会里包括犹太人在内的其他非白人。


认同政治导致冲突。(图源:网络)


很显然,此类认同政治已经给那些多元宗教信仰的社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人们担忧的是,无论是言论自由还是社交媒体,都有效地促成认同政治的激进化,而激进化的行动会随时爆发出来。


如果说由认同政治产生的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