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兰德报告:俄罗斯对美国的地缘挑战

07. 31, 2020  |     |  0 comments


编者按

       近日,美国兰德公司发表报告Geoplitical Trends and the Future of Warfare,探讨了未来10—15年地缘政治新变化及对世界军事的发展趋势。IPP评论组织翻译了报告的部分章节,供读者批判性阅读。今天推送的内容是兰德公司对俄罗斯地缘挑战的评估。



作者

拉斐尔·科恩(Raphael Cohen),美国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政治学家,其研究方向为国防战略、军事战术、中东安全治理、欧洲安全治理、军民关系等。 


欧金纽·汉(Eugeniu Han),RAND助理研究员,其研究方向为国际政治经济学、国家安全政策、创新政策、数据政策、大国博弈等。 


阿什利·罗德斯(Ashley Rhoades),RAND政策分析师,其研究方向为恐怖主义,反恐作战、欧洲安全治理、大国博弈等。 


▲该报告封面


 

俄罗斯军事影响力近年来的不断扩大,已对美国构成越来越大的挑战。冷战后的几十年里,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始终保持着一种相对稳定的平衡。然而,随着2018年俄罗斯与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针锋相对,目前是两国最可能爆发军事冲突的时候。



多极化的推动者


俄罗斯对自身在国际社会的定位一直很明确,他们深信,不管处在怎样的国际环境中,不管当下的国家实力如何,俄罗斯的大国地位都不会改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其强硬的“大国主义”。


《俄罗斯联邦军事学说》《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和《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构想》强调了俄罗斯的大国地位、核大国的责任以及推动“多极化世界”的决心 其具体表现如下:


第一,俄罗斯对美国和北约的威胁十分敏感。俄罗斯将威胁其核力量的能力或行为(如在欧洲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快速全球打击”概念)视为对俄罗斯国家安全及其大国地位的主要威胁。


2018年3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展示了多款俄制新型战略核武器,据称能视所有反导系统于无物。 


第二,俄罗斯认为中东的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和乌克兰的尊严革命就是西方势力推动的结果。纵观这些“颜色革命”,尽管结局各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推翻美国不喜欢的政权。


俄罗斯也以同样的目光看待2011—2013年间发生在其国内的抗议活动,认为幕后有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身影。更重要的是,在俄罗斯看来,美国很可能正在俄罗斯境内推动类似的“颜色革命”。 


第三,俄罗斯希望借助欧亚经济联盟、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独立国家联合体等区域组织,来扩大其对周边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从经济角度来看,俄罗斯一直在力推欧亚经济一体化,即在苏联的欧洲地区和亚太地区建立欧亚经济共同体,其根本目的是成为世界经济多极中的一极。


从安全角度来看,欧亚联盟有利于俄罗斯遏制敌对势力对俄罗斯的入侵,深化与独联体国家的防空一体化建设,打击恐怖主义和跨国犯罪等传统和非传统威胁,更有利于防范“颜色革命”在俄罗斯的发生。 


第四,俄罗斯将自己视为斯拉夫民族的保护者,对克里米亚、顿涅茨克、卢甘斯克、阿布哈兹、南奥塞梯和德涅斯特河沿岸的斯拉夫人极为同情,给予了他们俄罗斯公民身份。


此外,俄罗斯还主动为俄罗斯少数民族和非俄罗斯籍的俄语人口撑腰,有时甚至不惜为他们动用武力。



俄罗斯的地缘战略影响


俄罗斯的“大国主义”对俄罗斯的军事战略产生着特殊的影响。俄罗斯于1994年出兵车臣,试图重新吞并在苏联解体后而分裂的车臣共和国,这是俄罗斯建国以来的首次大规模军事行动。


这场战争最终以俄罗斯的惨败而告终,车臣分裂主义势力获得了对车臣地区的控制权。1999年,车臣恐怖分子连续在莫斯科、布伊纳克斯克和伏尔加顿斯克等俄罗斯城市制造了恐怖袭击事件后,第二次车臣战争爆发。在战争初期,车臣分裂主义势力以游击战对抗俄军,使俄罗斯蒙受了重大人员伤亡及装备损失。


2009年,俄罗斯政府宣布收复车臣地区,标志着车臣战争的正式结束。由此可见,军事是俄罗斯的立国之本。 


俄罗斯与塞尔维亚是同根同源的两个国家,他们均是斯拉夫人的后裔,在历史上就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俄罗斯把北约对科索沃的“人道主义援助”视为地缘政治扩张。尽管如此,俄罗斯对科索沃战争的介入一开始只局限于充当“调停人”的角色,直至事态进一步恶化。


1999年3月,北约发动了对南联盟的空中打击,对南联盟的军事目标和基础设施进行了连续78天的大规模空袭。在北约空袭的压力下,时任塞尔维亚领导人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最终妥协,同意从科索沃撤军,由北约接管科索沃。科索沃战争结束后,俄罗斯希望获得在科索沃北部部署维和部队的权力,但后来被美国拒绝了。


作为回应,俄罗斯在未事先与北约协商的情况下,趁机派兵占领了塞尔维亚的普里什蒂纳国际机场,以阻止北约部队进入科索沃北部地区。俄罗斯和北约都明白,这将导致俄罗斯和西方陷入战争边缘。


最终,危机调节谈判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俄罗斯获得了在科索沃北部部署维和部队的权力。此举表明,俄罗斯为了维护自身的国家利益,敢于和西方国家硬碰硬。俄罗斯认为,只有动用武力,才能让西方国家正视自己的强大,而不敢随便与之动武。 


2008年8月,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战争,史称“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战争爆发前,俄罗斯就一直把格鲁吉亚的亲美或亲北约势力视为敌人。俄罗斯一再宣称,俄罗斯将全力阻止格鲁吉亚加入北约。


就在格鲁吉亚军队对南奥塞梯发动武装进攻后,俄罗斯军队就已经通过秘密隧道进入南奥塞梯境内,占领了南奥塞梯和格鲁吉亚的几个城市。为了进一步巩固俄罗斯军队在格鲁吉亚的军事存在,俄罗斯政府于2016—2017年间分别与阿布哈兹和亚美尼亚两国签署了组建联合部队的协议。 


自2013年11月起,乌克兰危机爆发,俄罗斯再次出面干预。乌克兰政治危机的直接导火索是时任乌克兰总统努科维奇暂停了与欧盟签署《乌欧联系国协定》。俄罗斯指责美国是乌克兰危机的“始作俑者”,意在推动北约东扩,进一步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


作为回应,俄罗斯以“保护俄罗斯裔居民”为借口,出兵占领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并通过公投吞并了该地区。然而,俄军与乌军却在顿巴斯地区陷入了僵持,至今战争已持续5年多。截至今天,俄罗斯已在乌克兰边境部署了相当数量的军队。如果对峙再持续下去,冲突升级的可能性会继续增大。 


2015年,俄罗斯出兵介入叙利亚内战,这成了其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对外军事行动。俄罗斯以打击恐怖主义之名出兵保护亲俄的阿萨德政权,但它也有其他重要考量。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称,俄军进入叙利亚可切断中东和非洲颜色革命的链条,还可抵挡北约势力接近俄罗斯的南部边境。


此外,俄罗斯还计划扩大其部署在叙利亚塔尔图斯和赫梅明的军事基地。在经济上,这次干预充分展示了俄罗斯的军事实力,大大促进了中东地区的军售,更关键的是,加强了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及其对全球能源价格的掌控力。


在地缘上,俄罗斯的介入成功地把国际社会对乌克兰的注意力转移开,让俄罗斯获得了更多对抗美国的筹码。 


叙利亚内战是美俄两国军事人员为数不多的正面军事冲突之一。2017年2月7日,亲阿萨德的武装分子与俄罗斯雇佣兵袭击了一个由美军和库尔德武装人员驻守的油田,共造成数百人死亡。


在这场战争中,俄罗斯还运用了一系列低于武装冲突门槛的手段,以破坏美军的行动。此外,俄罗斯通过网络袭击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制造了英国前俄罗斯间谍毒杀案等。 


综上所述,当俄罗斯的政权受到威胁时,当西方势力入侵其势力范围时,当斯拉夫同胞的权益受到侵犯时,俄罗斯很有可能会诉诸武力,尤其是在面对西方的压力时,一贯表现出以武力解决问题的意愿。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曾说过,俄罗斯更倾向使用铤而走险的手段来处理国际事务。



俄罗斯能否崛起


在2020年7月1日举行的俄罗斯修宪公投中,投票结果显示有约八成的选民支持此次修宪,意味着普京有望再执政16年。可以肯定,只要普京在位一天,俄罗斯的地缘战略就不太可能会发生任何重大的转变。


但是,俄罗斯至今仍未走出经济衰退的泥潭。在面临油价下跌和西方制裁的双重压力下,俄罗斯经济虽然有所增长,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8年发布的年度报告称,“俄罗斯迈入发达经济体收入水平的步伐已经停滞,其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正在下降”。


因此,最终结果可能是:俄罗斯在普京的领导下,将在地缘政治上变得更为强势,但仍难以走向强大。 


俄罗斯的地缘战略可能会围绕着苏联地区或国家展开。俄罗斯一直对周边国家的“颜色革命”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状态,一旦这些国家的亲俄政权受到威胁,就可能会出面干预这些国家的安全事务,也不排除出兵的可能性。


出于类似的原因,俄罗斯也可能会对乌克兰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格鲁吉亚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地区,以及摩尔多瓦的德涅斯特河流域提供更多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援助。 俄罗斯此时正在大力发展远程打击武器、防空能力和快速反应部队,并积极深化与雇佣势力和私营军事公司的合作,为远离本土的军事行动做准备。


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俄罗斯有在海外长期驻军的打算,但如果时机合适,俄罗斯就有可能会这么做。俄罗斯高层认为,进攻能力、快速反应能力和战略欺骗是未来战争的基本形态。 


此外,俄罗斯很可能会采用“灰色地带”策略,例如散布虚假信息和宣传鼓动,以达到扰乱西方国家的政治秩序,迫使敌对势力改变对俄政策,以及分化北约的目的。
虽然俄罗斯与美国在经济和军事上存在巨大差距,但俄罗斯认为,此举可使俄罗斯在不动用武力的情况下实现其战略目标。



美国如何应对俄罗斯的地缘挑战

俄罗斯的地缘扩张对美国的军事战略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首先,面对俄罗斯在北约东部边界军事存在的不断增强,美军需要重新评估欧洲的军事态势,调整其在欧洲的军事部署,以便对俄罗斯形成新的威慑力。俄罗斯可能会同时采取常规和非常规手段干预美军的行动,例如,煽动美军基地附近的居民抗议、攻击美军的计算机网络系统等。因此,美军应做好两手准备,一是做好与俄罗斯打常规战争的准备,二是研究出能够有效反制俄罗斯“灰色地带”策略的行动方案。 


第二,由于俄罗斯常规力量的急剧萎缩,再加上北约的进一步东扩,这使俄罗斯对核武器倍加重视。为了保持对俄罗斯的核威慑力,美国就必须提高其核武器的现代化水平。 


第三,在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中,美国通过向地区盟友提供援助的方式,不仅降低了自身的军事开支,还避免了与俄罗斯爆发战争的风险。因此,美军应在未来继续通过非直接介入的手段来对抗俄罗斯。 


第四,美军需要招募通晓俄罗斯国情的“俄国通”,例如,在冷战期间,美军组建了一支专门研究苏联的军官团队,这些人才可为决策者提供更为准确的分析,从而降低了战略误判的风险。 


第五,俄罗斯的地缘扩张将带来一系列新的挑战。随着俄罗斯武器装备的日益现代化,驻守欧洲和中东的美军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即便俄罗斯与美国没有爆发军事冲突,俄罗斯也很可能会将其先进的武器装备卖给伊朗或其他亲俄国家,这对于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而言是极为不利的。



★ 本文系IPP独家译著。

译:曾辉,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