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郑永年

郑永年:从城市安全反思大城市发展路径

12. 11, 2020  |     |  0 comments


一线城市在发展,三四线城市也在大量死亡。这给我们的城市带来什么样的安全问题?(图源:网络)



城市也会衰落、死亡,因此中国的城市发展不仅要在微观层面使城市变得更好,而且从宏观层面来说,城市的发展也要加上顶层设计。


我是学国际政治的,因此我提出一个城市安全的问题。从新冠疫情开始,可以看出我们的城市是非常不安全的。世界现在出现一个大的趋势——城市越来越大。中国有几批人在讲城市,其中就包括经济学家们。以前费孝通先生讲小城镇的发展,现在讲大国大城。


从经济上来说,城市确实会越来越大。日本1/3的人口都集中在东京及其周边,使得三四线城市大量死亡。现在为什么那么多中国人到日本买房子?因为现在日本很多三四线城市都濒临死亡。韩国差不多一半人口在首尔及其周边。中国则很多人口在北上广深。单体城市超过2000万人口的都越来越多,不限制的话就会越来越大。中国以后可能就没几个城市了。


此外,现在都在提“智慧城市”,有没有可能实现?从设计构造到工程来说,都没有问题,工程也是可以做的。从微观上来说,也可以实现智慧城市。


但是从历史来看,我非常担心城市越来越不安全。表面上看,城市是越来越安全了,生活越来越美好,但是丑陋的东西还有。智慧城市如果不讲信息安全的话,即使全部实现了智能化,也会成为死城。一战、二战毁掉了欧洲许多城市。现在还是缺少顶层设计。


习近平总书记今年10月31日发表在《求是》杂志的文章,提出的观点就是对单体城市的量一定要进行控制

产业和人口向优势区域集中是客观经济规律,但城市单体规模不能无限扩张。目前,我国超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人以上)和特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人以上) 人口密度总体偏高,北京、上海主城区密度都在每平方公里2万人以上,东京和纽约只有1.3万人左右。长期来看,全国城市都要根据实际合理控制人口密度,大城市人口平均密度要有控制标准。要建设一批产城融合、职住平衡、生态宜居、交通便利的郊区新城,推动多中心、郊区化发展,有序推动数字城市建设,提高智能管理能力,逐步解决中心城区人口和功能过密问题。

公众号:求是网

习近平:国家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若干重大问题


我国各地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推进城市空间布局形态多元化。东部等人口密集地区,要优化城市群内部空间结构,合理控制大城市规模,不能盲目“摊大饼”。要推动城市组团式发展,形成多中心、多层级、多节点的网络型城市群结构。城市之间既要加强互联互通,也要有必要的生态和安全屏障。中西部有条件的省区,要有意识地培育多个中心城市,避免“一市独大”的弊端。

公众号:求是网

习近平:国家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若干重大问题


因此,对城市的顶层设计怎么规划还需要一定的争论。如果资本太主导了,城市就会衰亡;如果政治太主导了,城市就会死亡。如何求得中庸、平衡?需要通盘考虑、统筹兼顾。1980年代开始,全球进行超级全球化,深圳、东莞发展起来了,广州更新了,但是美国铁锈带的许多城市,面临着同样的机会,反而都衰落了。资本来了,城市兴起了;资本走了,城市就衰落了。

如果是行政主导过度了呢?可以看亚洲的许多城市,长期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例如香港、台湾,城市就不发展了。因此顶层设计非常重要。在这一块,我们还缺少一个统筹的考量。


随着中美关系的恶化、新冠病毒的出现,我对北上广深超级城市的无限发展深感不安。因此,我们既要从微观治理角度,使得城市生活更美好;也要从宏观方向重新思考,从以前的小城镇到现在的大国大城,这两种观点都有欠妥之处。我们的城市布局还是需要慎重考虑。


郑永年教授有关城市化陷阱的更全面论述请戳以下链接。

郑永年:中国大城市化的陷阱



本文根据郑永年教授在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整理人:吴璧君,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政策分析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