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郑永年

郑永年:美国的国内问题影响了中美关系

12. 20, 2020  |     |  0 comments


12月1日,香港中文大学(深圳)讲席教授、全球及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在北京香山论坛发表演讲,提出了他对当前美国对华思路及中美关系提出思考与建议。以下为演讲部分内容:


美国的问题主要是国内问题,美国国内问题对中美关系产生了影响。不论拜登还是特朗普,攻击中国都无助于解决美国的国内问题。无论怎样攻击中国,都不是美国国内问题的解决方案。


现在的美国社会极其分裂。在今年的大选中,拜登和特朗普的得票数可以说势均力敌。我认为拜登将是一个弱势总统,他需要时间去想明白如何解决美国的国内问题。


美国的主要问题在于中产阶级的衰落。在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中产阶级占美国总人口的比例最高达到70%,如今只有50%。当中产阶级占七成时,美国两党都需要关注这七成人的利益,但当中产阶级缩水至五成时,只需要关注一半人的利益就可以当上总统,因此国家就分裂了。


特朗普当年上台时,他的口号是“美国优先”,他本应全神贯注地致力于解决国内问题,但遗憾的是,他转向了外交领域,将矛头指向中国。我希望拜登上台后能够改弦更张,不再把中国列为头号对手。


其次,哈佛大学杰出荣休教授约瑟夫·奈将中美关系描述成“合作性竞争”,在中国,我们更多地强调合作我认为仅仅是合作和竞争并存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更多地去问,鉴于中美关系至关重要,我们应该避免什么样的竞争,我们应该追求什么样的合作。


美国往往关注意识形态领域的竞争,比如蓬佩奥在演讲中试图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分开,但由于中国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这样的行为实际上使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更加团结一心。这对美国而言是错误的战略。此外,刻意强调汉族与少数民族之间的区别,也无助于解决美国的国内问题。


就中美关系而言,两种竞争至关重要,一种是军事竞争,另一种是经济竞争。中美应避免军事竞争,进行经济竞争。我认为,中国政府正在推动中美关系朝这个方向发展。在军事竞争领域有两个关键问题,一个是台湾问题,一个是南海问题。在台湾问题上,中国没有让步的空间,因为台湾问题事关中国核心利益。但在南海问题上,如果中美两国能够形成合作,那么台湾和东南亚的稳定将得到保障。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存在很多误解。南海涉及法律问题,也涉及历史问题。由于菲律宾和越南首先在南海建设岛礁,中国必须采取行动,因此这不是中国如今所造成的问题,而是一个历史问题。任何一位中国领导人都不会放弃南海。


还有专属经济区问题。每个国家都在南海划定了自己的专属经济区,但这些经济区之间存在很多重叠的区域。当年邓小平在解决领土争端问题时提出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我认为这是很务实的。航行自由并不仅仅符合美国的利益,也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之一。我认为在这一领域,两国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此外,东盟也不乐见中美之间出现军事竞争。除了新加坡之外,东盟国家基本上都是发展中国家,他们希望发展本国经济,发展经济就需要与中国实现一体化。最近,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中国方面表示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如果拜登带领美国回到CPTPP,我认为中国将愿意与美国就这一问题进行磋商。


在经济竞争方面,中国并不惧怕与美国进行经济竞争。如果美国也把重点放在与中国的经济竞争之上,两国就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东盟也希望东南亚能够成为中美两国互动的平台。


最后,我并不认为目前的世界是一个两极化世界。两极化意味着其他国家需要选边站。就像冷战期间美苏领导两个对立阵营一样。现在除了中美两国,俄罗斯也是一个大国,印度是一个地区性大国,印度尼西亚也是。因此,现在的世界还是一个多极化世界。





★ 本文由郑永年教授在北京香山论坛视频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整理 | 沈丹琳 史先涛(凤凰网)
✎编辑 | 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