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关于广东新型智库建设的建议

05. 16, 2016  |     |  0 comments


最近国家大力提倡建设新型智库,以适应科学决策的需要。在这个大环境之下,全国掀起了建立新型智库的热潮,一时间各种智库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从好的方面来看,我国智库发展迎来了大好时机,政策鼓励催生着大批智库,这将对政府决策和相关公共政策的研究发展带来益处。但同时,也必须看到智库大发展背后求量不求质的泡沫现象。广东如何避免智库发展中的泡沫现象,脚踏实地地打造高质量多元化的智库,使这些智库能够真正服务于国家以及地方的政策需要,这个问题不仅关乎广东的智库建设问题,同时也关乎广东省今后的发展。广东省曾引领了中国的改革开放,这与当时领导人前瞻性的政策决策有着很大的关系,但是近年随着其他城市的崛起,广东省的重要性在相对下降。广东的下一步改革如何走,如何发挥广东优势,为新时代下我国的制度改革和经济发展开辟一条新路,这些都需要高质量的智库来支撑。可以说广东新型智库建设的质量将决定广东省发展的未来。那么如何建设广东新型智库?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首先需要厘清如下两个问题:什么是“新型”智库?广东需要什么样的新型智库?其次才是如何打造的问题。本文将就这三个部分提供粗浅建议。

一、什么是新型智库?为什么要提出建设新型智库?

首先,从智库的功能来看,智库可分为学术研究导向型智库和政策分析导向型智库两种。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及国务院下达的《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的文件,国家提出建设新型智库主要目的是为了实现“党和政府科学民主依法决策”的问题。也就是说能够为党和政府“科学民主依法决策”提供政策咨询为新型智库的目标。从这点来看,较之于学术研究导向型智库,政府急需打造的是能够对当下发生的内政外交以及地方事务迅速做出反应,为政府决策提供知识依据的政策分析导向型智库。不过,这并不是说传统的学术研究导向型智库不重要了;相反,学术研究导向型智库为政策分析导向型智库提供必要的知识储备。因此,建设新型智库,首先需要区分两类智库,在对传统的学术导向型智库进行改革的基础上,在现阶段重点扶持和发展政策分析导向型智库。在这点上,需要避免的是过分轻视学术分析导向型智库,或者不做具体区分地要求学术研究导向型智库转型为政策分析导向型智库的做法。因为这两种智库都有存在的价值和必要性,并且相辅相成。

其次,从智库的机制来看,新型智库也有体制创新之意。《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的文件中,鼓励企业智库、社会智库的发展为一个重要内容。给予有体制创新的新型智库发展空间非常重要,其原因不仅仅在于决策的复杂性、多层性和多元性导致科学决策需要企业和社会力量的加入,更因为只有给予传统机制外和体制外新型智库发展空间,才可以带动体制内智库的转型。这点类似于80年代的经济体制改革。改革旧的体制由于要削减利益往往会有阻力,使得改革进程发展缓慢或是无法进行下去。而在僵化的旧机制和体制外引入和发展新的机制和体制,以新促旧这种思路在智库转型方面同样适用。在新型体制建设方面,广东已经走在了全国的前面,由社会资本捐赠建立的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已经成为新型智库的一个样板。如何在政策和资金方面给予援助,扶持这类新型智库发展壮大是广东智库发展的一个重要内容。

第三,从目的方面来看,政府文件中明确规定“科学民主依法决策”为建设新型智库的目的,同时也提到“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动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建立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体系,必须切实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充分发挥智库在治国理政中的重要作用”。从以上内容来看,智库建设在科学决策之外,其终极目标在于探索一种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这种制度既可以有效的吸收社会力量参与到治国理政中来,同时可以避免西方式民主制度的非效率性。广东在经济制度转型中曾经大胆的走在全国的前列,在目前的政治制度创新中,广东有非常有利的条件在新型智库建设中引领全国,从而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建设树立样板。经济改革先行者的广东有条件也应该有魄力在政治制度转型中为全国做出榜样。

二、广东需要什么样的新型智库?

作为我国经济发展领先的广东,在智库建设方面需要重点打造以下四类智库。第一类为在国家政治经济社会转型和外交战略方面能够提供政策咨询的智库。广东尽管是一个省级机构,但是依然需要有一些研究机构能够参与到国家内政外交发展的政策议题中来。这点非常重要,作为一个在地理条件下远离中央的地方,如何参与到国家重大决策的讨论中,这不仅影响到广东省在我国政策决策中的重要度,同时全局性地把握政策,也将有利于地方政府在决策过程中的宏观思考。第二类为能够为广东省的政治经济发展和社会管理提供政策建议的智库。广东省有着其独有的经济文化和地域特征,省内城市间以及城乡间存在发展的不平衡,广东省的治理无疑需要专业人才在因地制宜的研究基础上提出政策建议。第三类为能够为区域发展提供政策建议的智库。作为中国南部经济发展领先的广东,在全球化经济高度整合,区域合作密切的大环境下,广东对自己的定位和发展思路已经不应该仅仅局限在一个省级单位或国家内部的省份,更应该有区域观。因为周边城市或国家的发展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广东,比如香港、澳门、台湾以及周边东南亚邻国。而广东作为一个南部省份,也非常有必要同时有便利条件在区域发展、合作和安全战略方面成为国家政策研究的重要智囊。第四类专项智库,例如一路一带专项智库。一带一路成为我国未来一个长期性的发展规划,作为海洋省份的广东,在一带一路中究竟能够扮演怎样的角色,以及如何避免决策中的政策失误?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需要立专项课题,由多领域合作完成,这类专项智库的建设非常有必要性。也可以鉴定其他带有全局性的课题来设立智库。

三、如何打造新型智库?

智库发展的关键在于“智”而不仅是“库”,因此首先应该避免追求数量的冒进式做法,而应该致力于智库质量方面的建设。在具体做法上,可以分为改革旧有体制内智库和扶持创新型智库发展两项。在改革旧有智库方面,正如前文已经提到的,在建立和发展新智库之前,应该对广东省的现有智库进行整理,区分学术研究导向型智库和政策研究导向性智库,针对两种类型的智库采用不同的管理办法和评价体系。这项工作需要时间和调研来完成,但却非常有必要。因为未来的智库结构应该是一个多元的由政策分析导向型智库和学术研究导向型智库并存的结构。再加上,现有智库结构中,两种智库可能同时存在于同一个机构中。比如说高校智库中由于学科关系,有些研究部门或智库与政策分析有很强的关联型,而有些则更偏重于学术研究,在省社科院这样的机构中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把政策关联性强的机构和部门甄选出来,通过对人员使用,成果评定方法等制度改革,使这些部门能够为政策咨询的智囊。

其次,制定适当政策来扶持和发展不同机制和体制的新型智库。现有的这类智库中大多为政策分析导向型智库,如何在政策上给予这类智库发展壮大的空间非常重要。现阶段,这类智库的发展在资金、项目申请、人才吸引、成果转化、政策意见上报通道等方面严重受体制内智库的挤压,在这些方面制定相应政策给予新型智库发展空间将是新型智库建设的一项极其重要的内容。具体建议如下:

首先在行政和学术管理方面为新型智库创造更加宽松自主的专业化发展空间。在行政管理方面建议采用理事会领导下的院长(或中心主任)负责制,在学术管理方面,建议采用学术委员会主席领导下的专家(课题)负责制。

其次,在财政支持方面,建议省级财政设立专项资金,对于国家认定的高端智库给予相应的省级配套资金资助,主要用于支持国家高端智库的建设和发展。其主旨在于发挥广东智库在全国的影响力,并进一步带动和促进省内智库的发展。在财政使用方面,允许对有志于政策研究的年轻研究人员给予高于普通高校相应级别的教师的薪酬。建设高端智库的关键在于打造高品质的研究团队。如何能把高质量的年轻研究人才吸引并且能够让他们留在智库队伍中是建设高端智库的关键,否则智流走了,库将不存。在目前的政策条件下,新型智库在与高校智库竞争人才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劣势,人才流失非常严重。在当今智库大发展中,也需要思考如何避免智库建设中的“国进民退”现象,否则高端智库将很难持续。

第三,逐步建立智库人才评级和晋升机制。依照政策报告的水平和影响力来评级,并逐步在省内建立几份有影响力的中英文智库杂志,交流政策研究成果和智库建设经验。

第四,建立和通畅政策咨询渠道,让新型智库特别是高端智库能够参与到政策咨询中来。目前社科院等体制内智库在很大程度上承担着向政府提供政策咨询的职责,但想要让体制内智库发挥更大功能,只有将政策咨询渠道开放给高校和其他智库,建立公开、透明的政策咨询交流平台,为“智”创造一个公开、透明的竞争机制,只有这样才能够打造出真正的高端智库。

第五,加强智库资金的投入保障力度。探索多元化、多渠道,多层次的投入体系。鼓励民间资本和社会资本的进入。鼓励建立专项智库基金。

总之,正如80年代的经济改革,开放和创新引领了广东的发展,同样,今天也只有开放和创新才能够帮助广东打造高质量的新型智库。

* 杨丽君,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