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世界能源战略格局大调整及其影响

05. 16, 2016  |     |  0 comments


当前,世界能源战略格局正经历大动荡、大调整。全球能源消费中心东移、美国成为主要油气生产国、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影响力大幅下降等因素,共同推动着国际能源战略格局的演变,塑造着世界能源新秩序,也对我国的国际战略环境产生了重要影响。

一、世界能源战略格局大调整的三大趋势

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上半年,国际油价先是一路下跌,从112美元/桶跌破50美元/桶大关,之后呈震荡反弹之势,目前徘徊在60美元/桶左右。在此背景下,世界能源格局正经历30多年未有之大调整,主要表现为以下三大趋势。

(一)全球能源消费中心东移。由于新兴经济体的能源消费快速增加,全球能源消费中心正由欧洲、北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向中国、印度、东南亚、中东等新兴经济体转移。

英国石油公司(BP)预测,从2012至2035年,全球能源消费将增长41%,年均增速1.5%,增量的95%将来自非经合组织国家,而中国和印度两国就将占到增量的50%以上。与此同时,北美、欧洲和亚洲的发达经济体能源消费的增长将非常缓慢,甚至开始下降。由于本土页岩气和致密页岩油的生产,美国将实现能源自给自足;而欧洲、中国、印度的能源对外依存度将持续上升,亚洲将成为世界最主要的能源进口区域。在这期间,中国的能源消费量和进口量都将是世界最大的,且人均消费量将超过欧盟;但到了后期,中国的能源消费量将有所下降,届时,印度将成为能源消费增长最快的国家。

具体而言,2012至2035年,全球石油消费将以年均0.8%的速度增长,净增长量将来自非经合组织国家,而且几乎全部来自中国、印度和中东的石油消费增量;天然气消费的年均增长率将为1.9%,增量的78%将来自非经合组织国家;煤炭消费将以年均1.1%的速度增长,增量的87%将来自中国和印度,2035年中印两国的煤炭消费量将占到全球消费总量的64%;核能消费的年均增长率将为1.9%,增量的96%将来自中国、印度和俄罗斯;水电消费的年均增长率将为1.8%,增量的将近一半将来自中国、印度和巴西;此外,可再生能源消费增量的45%将来自非经合组织国家。[①]

长期以来,中国在全球石油消费增长上始终发挥着重要作用。过去10年里,全球石油消费增幅的48%来自中国。2014年,我国石油净进口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过60%。国际能源机构(IEA)预测,到2030年左右,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石油消费国,[②]届时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将高达75%。今年4月,我国原油总进口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原油进口国。中国海关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我国原油进口量达到740万桶/日,创下历史新高,约相当于全球原油日消费量的1/13,超过了美国720万桶/日的进口量。尽管我国原油进口量预计要到今年下半年才会持续超越美国,但这一变化表明,美国的“页岩革命”降低了该国的石油进口;同时,虽然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但石油需求有增无减。今年以来,我国原油进口增加的前景与经济成长放缓的现状形成反差。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国正加紧新建大型储油库,用于扩大国家战略石油储备,今年第四季度将有锦州和天津两处战略油储设施完工。所以,尽管我国石油消费需求增速放缓,但原油进口量居高不下。

(二)美国成为主要油气生产国。近年来,“页岩革命”的成功使美国成为世界主要油气生产国。美国石油自给率大幅提高,对国际能源市场的影响力持续增强,在国际能源战略格局中的地位进一步提升。这一动向必将对世界地缘政治产生深刻影响。

过去两年里,美国是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世界第三大石油生产国,其页岩油产量超过400万桶/日,相当于世界上出现了一个规模为伊拉克和卡塔尔石油产量之和的新产油国。页岩油占到美国石油产量的56%。[③]另据美国银行估计,今年上半年,美国原油和液化天然气产量已跃居世界第一。

美国石油产量2014年为870万桶/日,预计2015年将达930万桶/日,2016年将高达950万桶/日,接近于美国历史上的最高石油产量——1970年的960万桶/日。[④]同时,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国际油价的高企以及美国国内汽车能效的提高,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美国的石油消费。

因此,美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已从2005年前的60%下降到2014年的26%,并预计将于2016年进一步下降至20%,这将是196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⑤]当前,美国原油进口主要来自加拿大、拉丁美洲和中东地区。

此外,早在2009年美国就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美国能源信息署(EIA)预计,美国将在2016年成为液化天然气(LNG)净出口国,2021年成为总体天然气净出口国,2025年成为管道天然气净出口国。

到2030年,当中国和印度的能源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时,美国将基本实现能源自给。当前,美国贸易赤字的大约一半是由能源进口造成的。因此,能源独立将大大改善美国的国际收支状况。而且,能源产业的蓬勃发展将增加美国国内的就业机会、工薪收入和财政收入,从而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⑥]

在不久的将来,美国可能成为世界主要油气出口国之一。上世纪70年代的第一次石油危机之后,美国政府为确保国家能源安全,一直实行禁止原油出口的政策。眼下,美国石油生产企业对政府限制原油出口的规定表示不满,国内对于放松原油出口禁令的呼声越来越高,美国政府未来短期内可能正式解除这项禁令。美国商务部最近作出决定,批准国产凝析油出口。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可能就此放开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由于美国国内油价低于国际油价,所以石油出口将增加美国石油企业的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底以来国际油价暴跌并持续低迷的情势下,美国石油产量仍保持增长,原因主要有两点:

第一,60美元/桶左右的油价仍高于包括页岩油厂商在内的大多数美国石油生产商的成本。美国页岩油厂商成本不一,最低的在20到30美元/桶,高的在60到70美元/桶。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指出,虽然美国的石油钻探活动明显减少,但原油产量仍持续上升;只要今年的国际平均油价能维持在58美元/桶上下,就将足以支撑美国绝大多数的石油生产和部分钻探活动。[⑦]

第二,美国石油公司拥有便利的融资条件。去年油价大幅下跌时,许多专家曾预测美国将重现1986年国际油价暴跌后的情形。当时美国石油公司失去了资金来源,石油行业陷入持续数年的低迷,很多公司破产或出售给竞争对手。然而,这种情况并未重演。关键因素是,虽然美国石油公司削减了数十亿美元支出并裁减了10多万员工,但银行、私募股权公司和机构投资者仍在源源不断地将资金注入能源行业。

这种看似反常的金融现象由两方面因素造成。一方面,当前美国利率水平处于历史低位,催生了大量寻求投资的现金流。虽然国际油价较一年前下跌了约50美元/桶,但历史上能源公司的整体回报率较高,石油行业仍相对具有吸引力。另一方面,虽然能源类股的表现落后于整体股市(过去一年里,美国标普500指数累计上涨9.6%,而能源股下跌17.6%),但一些押注油价反弹的投资者认为能源股估值偏低,投资能源行业可获较大利润。这样一来,大量资金流入美国石油行业,使石油公司避免了流动性问题,从而对美国原油生产起到了支撑作用。

(三)欧佩克影响力大幅下降。长期以来,美国和欧佩克是国际石油市场上具有重大影响的两大势力。过去几十年里,欧佩克通过增产或减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际油价。但发生于2014年下半年的国际油价暴跌,则凸显了欧佩克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

表面上,欧佩克对国际石油市场仍然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其12个成员国的石油储量约占全球已探明储量的五分之四,原油开采量约占全球开采量的三分之一,但实际上该组织对国际石油市场和世界经济政治的影响力正不断下降,突出表现在其市场占有率明显下降,以及面对2014年国际油价暴跌几乎无所作为。

一方面,欧佩克的市场占有率明显下滑。30年前,欧佩克占据全球石油出口市场半数以上的份额;但近年来,随着美国、俄罗斯、巴西等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大增,欧佩克的世界市场份额已缩小到约三分之一。

另一方面,欧佩克内部凝聚力不足。过去,欧佩克既可以通过减产来推高国际油价,也可以在危机和战乱的时候通过增产来稳定国际油价,因而对世界经济政治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发生于1973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机。但在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大跌的背景下,该组织成员国间发生了严重分歧。2014年11月,欧佩克12个成员国在维也纳召开石油部长会议,未能就减产保价达成一致。

目前,尽管65美元/桶的油价远低于一些欧佩克成员国实现预算平衡所需的100美元/桶的水平,但在近来几次欧佩克石油部长会议中,各方均未能就减产达成一致。在最近一次即今年6月5日的半年度石油部长会议上,尽管面对国际油价持续低迷和伊朗即将重返原油出口市场的前景,欧佩克仍决定未来6个月维持3000万桶/日的产量不变。其原因主要有三点。

一是沙特对伊朗和伊拉克的提防。由于沙特能够把石油产量立即提高到1250万桶/日,该国过去一直扮演着“摇摆型”产油国(swing producer)的角色。当其他地方石油产量增加或全球需求下降时,沙特就适当减产;当国际石油市场供给不足时,沙特就增产。[⑧]因此,如果欧佩克就减产达成一致,则意味着沙特必须承担起应对市场波动的主要责任,并做出最多的牺牲。而其他一些欧佩克成员国尽管主张减产,却不愿意减少本国产量。所以,如果沙特单方面减产,其结果很可能是将部分市场份额拱手让给伊拉克和伊朗等欧佩克内部的竞争对手。[⑨]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以来,伊拉克已成为欧佩克内部仅次于沙特的第二大产油国。[⑩]

另外,虽然沙特历来是欧佩克内部的主导力量,但近年来其权力正日益受到“伊朗——伊拉克轴心”的挑战。自从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倒台以及美军大规模撤离伊拉克之后,伊拉克在政治上就更加靠近同为什叶派掌权的邻国伊朗。而什叶派主导的伊朗是逊尼派主导的沙特在海湾地区天然的敌人。今年3月以来,沙特和伊朗在也门进行的代理人战争,则进一步表明了这两大中东强国之间的竞争和敌对关系。

二是欧佩克较富裕和较贫困的成员国之间矛盾加剧。沙特等较富裕的成员国反对委内瑞拉等一些较贫困的成员国提出的减产要求。沙特、阿联酋、卡塔尔和科威特等国在过去高油价时代积累了大量财富,政府财政尚有余力,能够承受目前国际油价低迷的态势。这些国家不愿使本国在国际石油市场的占有率下降,因而对减产持消极态度。

而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和厄瓜多尔等较贫困的欧佩克成员国可能承受不起油价持续低迷的状况。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等国的政府在制定财政预算时,就已经假定油价会维持在高位,所以油价暴跌使它们面临财政困境。因此,它们迫切要求减产保价,但遭到沙特等国的拒绝。今年1月,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访问沙特、伊朗、卡塔尔等欧佩克成员国时,提议联合降低原油产量以阻止油价继续下跌,但未取得成效。

三是担心削减的产量被欧佩克以外的产油大国填补。俄罗斯和美国是仅次于沙特的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石油生产国。因此,即使欧佩克成员国就减产达成一致,也不一定能产生拉高油价的显著效果,因为减产的部分有可能被俄罗斯的石油出口或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增加所填补。

今年4月,沙特石油和矿产资源大臣纳伊米表示,面对国际原油价格大跌,沙特采取不减产政策是不得已而为之。他认为此次油价暴跌是供应过剩导致的,欧佩克成员国愿意与非成员国一起减产来支撑油价,但非成员国不愿意;因此,欧佩克不能单独减产,否则就可能丢失市场份额。

二、世界能源战略格局大调整对我的影响

能源从来就与地缘政治和国际关系密不可分。当前国际能源战略格局的大动荡和大调整,也对全球地缘政治和我国的国际战略环境产生了重要影响,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我从中东进口石油的不确定性将增多。在当前世界能源格局大调整的过程中,美国油气产量的异军突起将导致美国力量加速撤出中东地区,留下难以填补的权力真空及其导致的动荡不安。

二战结束以来,对能源安全的考虑和对能源利益的追求,成为美国地缘政治格局形成过程中的一个强大动力和重要因素。美国在中东的主要利益就是获取能源供应以及确保盟国以色列的安全。近年来,美国成为世界主要油气生产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大幅下降。随着美国能源战略的调整和“能源独立”的推进,该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已经下降至12%左右。因此,虽然目前美国仍是中东地区的战略主导力量,但其政治热情已明显减弱,对中东事务干预和介入的力度也大不如前,这导致中东地区出现一定程度的权力真空,一些长期被压制的地区矛盾开始凸显。至于其他大国,俄罗斯在中东心有余而力不足,很难完全填补美国留下的真空;而中国既无意愿也无足够实力去填补真空;同时,沙特、伊朗等地区大国开始对美国失去希望,并寻求依靠自身力量解决矛盾和问题。

在此背景下,中东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势力愈发猖獗,一些国家爆发内战,使该地区成为当前世界局势不稳定的一个重要发源地。将来,一旦美国实现能源自给,不再依赖中东的石油供应,甚至自己成为油气出口国,就必然进一步减少其在中东的军事存在,从而增加该地区局势发展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

当前,我国石油进口的大约一半来自中东地区。在可预见的将来,我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程度仍将比较高。所以,如果中东地区持续动荡和战乱,将可能影响该地区对我国的石油出口,并对我国企业在当地投资经营的能源项目构成威胁。

(二)我面临来自美国的国际战略压力将增大。此次世界能源战略格局大调整的一大特点,就是美国对国际油气市场的控制力显著增强,并有望通过能源手段加强对国际关系的影响力,打压竞争对手。

在一定意义上讲,欧佩克和美国对国际石油市场和战略格局的影响力具有此消彼长的“零和”效应。因此,随着美国成为世界主要油气生产国,以及欧佩克的国际影响力大幅下降,欧佩克在国际石油市场上的主导地位30多年来首次受到严重挑战,而美国对国际石油市场和世界能源战略格局的影响力将进一步增强。对于我国这样一个石油消费高度依赖国际石油市场的国家来说,将不得不面对美国在世界能源格局中占据主导权所带来的战略压力。

此外,近来美国国内油气产量的大增和国际油价的长期低迷,增加了美国在与俄罗斯、委内瑞拉等经济高度依赖石油出口的国家竞争和博弈时的筹码,使美国能够通过能源手段打击这些国家的经济,进而对它们施加更大的战略压力。

同时,美国成为主要油气出口国的前景,将对美、俄、欧三边关系产生重要影响。美国很可能向其欧洲盟国大量出口石油和液化天然气,这既可以减轻这些国家对俄罗斯能源供应的依赖,降低俄罗斯对这些国家的影响,从而阻碍俄欧之间的经济合作与战略接近,又可以增加这些国家对美国的依赖,从而巩固美国在欧洲的经济和战略影响力。这些情况和动向也会增强美国对于国际战略形势发展的影响力,从而增加我国在国际上面临的战略压力。

(三)我对世界能源格局和经济政治的影响力将上升。随着世界能源格局大调整的推进,我国对国际能源市场的影响力将有所上升,并有望借此在世界经济政治中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

此轮国际油价暴跌和持续低迷推动着国际石油市场由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变。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将保持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的地位;我国能源需求的变化对国际能源市场特别是石油市场的供求平衡将继续产生重大影响。因此,我国在世界能源消费中心东移过程中扮演着主要的角色,在国际能源贸易和战略格局中的地位将持续上升,在能源定价权上的影响力也将逐渐增大。

未来,一旦美国成为重要的石油出口国,其能源安全观念就可能发生一定的转变,确保石油出口安全和石油出口市场份额可能成为其能源安全的构成要素,加之强大经济利益的驱使,美国很可能加入与沙特、俄罗斯等国争抢世界石油出口市场的行列。这将导致国际油气贸易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并在国际关系和地缘政治领域产生相应的重要影响。

比如,美国成为石油出口国将为中美合作提供新的契机。届时,如果我国能从美国进口部分石油,不仅可以进一步推进我国石油进口来源多元化的能源安全战略,而且能进一步加深中美两国经济相互依存的程度,这将有助于中美关系的稳定和发展。同时,我与美国、俄罗斯、沙特等各主要石油出口国的关系有望进一步改善或加强,这些国家对我的借助或依赖也会有所上升,从而增加我在世界经济政治中左右逢源的机会和外交回旋的余地。我可借此机会提升国际影响力,进一步有所作为。

* 张弛,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讲师。作者从与郑永年教授的探讨中获益匪浅,在此表示感谢。

[①] BP, “BP Energy Outlook 2035 Shows Global Energy Demand Growth Slowing, Despite Increases Driven by Emerging Economies”, http://www.bp.com/en/global/corporate/press/press- releases/energy-outlook-2035.html, 访问时间2014年8月24日。

[②]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World Energy Outlook 2013 - Executive Summary”, OECD/IEA 2013, http://www.iea.org/publications/freepublications/publication/WEO2013_Executive_Summary_ English.pdf, 访问时间2014年8月24日。

[③] 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 Despite lower crude oil prices, U.S. crude oil production expected to grow in 2015”, http://www.eia.gov/todayinenergy/detail.cfm?id=19171, 访问时间2014年12月13日。

[④] 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Short-Term Energy Outlook”, March 2015, http://www.eia.gov/forecasts/steo/pdf/steo_text.pdf, 访问时间2015年3月11日。

[⑤] 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Short-Term Energy Outlook”, March 2015, http://www.eia.gov/forecasts/steo/pdf/steo_text.pdf, 访问时间2015年3月11日。

[⑥] BP, “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2014 Executive Introduction”, http://www.bp.com/content/dam/bp/pdf/Energy-economics/statistical-review-2014/BP-statistical-review-of-world-energy-2014-Bob-Dudley-Group-Chief-Executive-introduction.pdf, 访问时间2014年8月24日。

[⑦] 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Short-Term Energy Outlook”, February 2015, http://www.eia.gov/forecasts/steo/, 访问时间2015年3月8日。

[⑧] 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Short-Term Energy Outlook”, December 2014, http://www.eia.gov/forecasts/steo/pdf/steo_full.pdf, 访问时间2014年12月13日。

[⑨] Sarah O. Ladislaw, “ An Oil Market Experiment”,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16 December 2014, http://csis.org/publication/oil-market-experiment, 访问时间2014年12月29日。

[⑩] 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Country Analysis Brief: Iraq”, 30 January 2015, http://www.eia.gov/countries/analysisbriefs/Iraq/iraq.pdf, 访问时间2015年2月3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