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ipp

郭海:昂山素季,勉为其难的“民主斗士”

02. 22, 2021  |     |  0 comments


2021年2月1日,昂山素季被军政府人士带走,后者给出的理由是“调查选举舞弊”。(图源:网络)


 

几乎没有人知道昂山素季接下来将面对什么。


2021年2月1日,昂山素季被军政府人士带走,后者给出的理由是“调查选举舞弊”。外界普遍猜测,缅甸已经出现了军事政变。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发表声明,呼吁民众不要接受军方发起的政变。


美国等国也纷纷发出呼吁,要求军政府立刻释放昂山素季。缅甸的局势非常不明朗。根据美国网络安全组织NetBlocks的观察,缅甸当日出现了大面积断网。缅甸国家电视台也出现了“技术故障”,无法对外传输信号。


昂山素季面临的遭遇并不出人意料。全国民主联盟在2020年11月举行的缅甸第三次大选中获得了70%的选票,赢得大选。但她在选举上的胜利,反而给她带来了政治上的失败。


昂山素季在2012年回归缅甸政坛后,一直需要与军政府合作才能勉强维持政治地位,推进民主转型。军政府需要的是实在的政治权利,而不是崇高的民主理念。如果实施民主制度意味着军政府就此退出缅甸政治舞台,民主制度对军政府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此次选举后昂山素季被军政府带走,说明双方合作的基础破裂,缅甸民主转型陷入严重危机。



借民主化浪潮崛起



缅甸是一个脱离英国殖民统治而取得独立的国家。和大多数前殖民地国家一样,缅甸是一个被迫变成民族国家的多民族社群。缅甸一共有135个法定民族(但其中不包含罗兴亚人),其中有接近70%的人口信奉佛教。缅甸佛教徒与穆斯林发生冲突的历史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英国殖民统治时期。


和在印度一样,英国殖民者当时奉行“分而治之”的统治方法,不仅没有平衡民族矛盾,反而为族群仇恨及2017年的罗兴亚人道主义危机埋下了种子。在缅甸这个国土并不辽阔的东南亚国家,宗教冲突、种族仇恨、殖民主义和全球化浪潮相互交织。


昂山素季出生在历史冲突的交汇点上。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是一名出众的军事领袖。二战期间,他为追求缅甸独立,先后与日本和盟军合作,并作为英属缅甸的最后一任总理,与英国人展开有关缅甸独立的谈判。但谈判还未完成,他就于1947年被政敌杀害。此时,昂山素季出生仅仅两年。随其外交官母亲前往印度后,昂山素季在1964年赴英国接受高等教育,就读于牛津大学。1972年,她嫁给了英国人迈克尔·阿里斯,一名研究佛教、西藏和不丹文化的东方学教授。


昂山素季本可以抛下她父亲的政治遗产,继续在曾经的宗主国隐居,过着安逸的生活。但在甘地的影响下,昂山素季决定参政,并于1988年组建了自己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一位女性和平主义者,决心要与强大的军政府展开政治抗衡。


昂山素季借助了世界局势的东风。1980年代末,冷战结束在即,世界似乎即将进入“历史的终结”。对于美国等西方国家而言,西方民主体制已经获得了意识形态胜利,民主制度将成为人类社会形态的唯一出路。缅甸军政府在1989年以骚乱罪名对昂山素季实施软禁。但迫于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军政府于1990年被迫再次举行大选。然而在大选中落败于昂山素季的全国民主联盟后,军政府拒绝交出权力,并继续软禁昂山素季。


西方国家与国际人权组织对缅甸军政府做出了迅速的道德施压:1990年,拉夫托人权基金会对昂山素季授予人权奖。1991年,她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但由于被软禁而无法领奖。南非的曼德拉,一位同样饱受监禁之苦的进步政治家,在1993年获得同样的奖项。


然而,民主化并不是几个奖项和媒体夸赞就能实现的。昂山素季深知这一点。她没有把西方给予她的道德光环当作瞄准政敌的子弹;而是把道德光环变作一股推动她政治帆船缓缓前行的东风。昂山素季极具外交手腕,竟在与军政府的反复斗争与对抗中达成了妥协与合作。


军政府在经济发展上始终乏力,不得民心。为确保军政府统治的合法性,他们需要昂山素季活着,如果不是保持活跃。昂山素季则需要借助军政府的资源,缓慢地推动缅甸民主转型。在这场博弈中,军政府借助的是枪杆子,而昂山素季借助的是民主化浪潮的世界形势。



道德光环成为“绊脚石”



民主化浪潮又推了昂山素季一把。“9·11”之后,美国在全球开展 “反恐战争”,入侵伊拉克、阿富汗,推翻了萨达姆政权。作为正当化手段,美国高举传播民主的名义,对世界各地的异己政权采取以政权更迭为目标的新保守主义外交战略。


其间,美国对昂山素季的支持不留余力。2008年,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国会的授权下,为昂山素季颁发国会金质勋章。它是美国最高的平民荣誉,美国建国233年来只有300多人获得。与此同时,澳洲、韩国、印度和欧洲各国纷纷声援昂山素季。昂山素季俨然成为自由民主叙事中人心所向、众望所归的政治领袖。


在这样声势浩大的国际支持下,昂山素季再次走上缅甸的政治舞台。2012年4月,昂山素季成功当选缅甸国会人民院议员。同年6月,她终于可以亲自前往挪威奥斯陆,领受那21年来未能亲自领取的诺贝尔和平奖。7月,昂山素季宣布她将于2015年参选缅甸总统。2015年,全国民主联盟胜选。虽然昂山素季因涉嫌违宪而未能当选总统,但她依然是实际上的国家领导人。


2017年,缅甸总统碇乔专门为昂山素季开设了国务委员一职,地位相当于缅甸国家总理。上任后,昂山素季立即邀请包括中国外长王毅在内的各国领导人来访,一方面为新政权建立外交关系,另一方面巩固自己的领导地位。


“民主斗士”的道德光环帮助昂山素季登上政治舞台,但却成了她在实际治理国家过程中的绊脚石。2017年8月,缅甸境内的穆斯林少数民族罗兴亚人与缅甸军方爆发冲突。之后,缅甸军方以“大反攻”作为回应,烧毁了数百座罗兴亚人村庄,引发了人道主义危机。仅仅两个月内,超过73万名罗兴亚人逃离缅甸若开邦。翌年8月,联合国对罗兴亚人难民危机展开调查,指缅甸军政府高层人士涉及战争罪行,并批评昂山素季作为政府首脑,未能阻止事件发生。


此时,原本赞颂昂山素季的西方媒体和人权组织纷纷把她视作“叛徒”。《纽约时报》在一则社论中说,“没有证据显示昂山素季是被迫保持沉默的”。穆罕默德·尤努斯,孟加拉国200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尖锐地评论,昂山素季不应该获得和平奖。南非前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发表公开信建议昂山素季,“如果你在缅甸升至最高职位的政治代价是保持沉默,这个代价无疑太高了。” 


但昂山素季深知不保持沉默的代价可能更大。昂山素季是一位审时度势的务实政治家。当她成为国家实际领导人时,她明白她的权力不再来自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而是5300多万的缅甸人。


当罗兴亚人的妇女和孩子逃离被焚烧的村庄时,数千名缅甸佛教民族主义者上街游行,支持军政府的行动。缅甸佛教民族主义者们认为,军政府并没有杀害和强奸妇女;军政府的行动是在保护缅甸主权不受外族侵害。对于昂山素季来说,在一个大部分民众信奉佛教的国家里,公开站在西方立场上谴责军政府行动,无疑于自绝政治前程。沉默是她唯一的选择。



水土不服的民主转型



缅甸佛教民族主义者们对军政府行动的支持显示了发展中国家民主转型的艰难。民主是一种追求和解、妥协的政治制度,其本质是通过对话和选举机制调和社会各群体和利益集团的冲突。从这个角度看来,民主是一种追求和平、文明的制度安排。


但民主并不是高效的。实现民主化需要坚实的民众基础:首先,民主文化需要被社会普遍接受。公民作为民主参与者必须尊重民主的规则,相信民主的过程,而非其结果,是一种长期有利于整个社群利益的政治安排。其次,民主参与者需要“精英化”。稳定的民主制度需要大量的中产阶级支撑,否则不同群体间的对话很容易退化为激烈的民族、种族或阶级斗争。


早期欧美国家的民主实际上是精英民主。高度发达的公共教育、中产阶级的扩大和多样的社会组织促进了民众的“精英化”,使人们产生了尊重规则、理性对话的民主文化,以至于民主扩大到更广泛的群体时,民主制度依然保持着得当的政治理性。


但当民主被“嫁接”到缺乏民主文化的发展中国家时,不免水土不服。过度发达的社交媒体首先瓦解了民主的“精英化”,把理性的民主变成了感性的民粹。每当国家陷入经济危机的时候,处于贫困中的选民很容易会失去耐性。比起四、五年一次的选举,他们更希望出现一个“救世主”,或是个人,或是团体,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从民众基础看,缅甸离民主化还有相当远的距离。


此外,民主转型需要政党间的权力交接惯例化。塞缪尔·亨廷顿曾提出“两次政权轮替”理论:失去权力的政党把权力交给在选举中获胜的政党,而在下一次选举中,后者再把权力交给下一位获胜者;当这一过程完成了,民主转型才完成。这是一个复杂的政治过程,其中的不可控因素极多。昂山素季的经历是政权轮替失败的典型案例。它将成为无数政治学者研究的对象。


缅甸接下来会怎样?在最好的情况下,昂山素季会和军政府达成妥协,把权力交给后者,维持一个面子上的民主;最坏的情况下,昂山素季将退出历史舞台,军政府长期执政。


理想的旗帜、道德的光环、显赫的背景、传奇的经历、个人在政途上的磨难,配以国际舆论的聚光灯,确实能塑造出一个被世人敬仰“民主斗士”,但却打造不出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



★ 本文系IPP独家稿件。

★ 作者:郭海,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利兹大学东亚研究博士。

编辑:星天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