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作者 ipp

李婧 | 艺术与偏见:窥探裸模新人的世界

03. 19, 2021  |     |  0 comments


人体艺术最早起源于古希腊,在西方已有悠久的历史并留下了许多人体艺术珍品。古希腊雕刻家阿历山德罗斯创作的《断臂的维纳斯》是一位上半身裸体的女性雕像,表达了古典主义的理性美。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创作的《大卫》是一位男性裸体雕像,表达了文艺复兴人文主义思想。


在我国,人体艺术的接受程度并不高,甚至常被贴上“伤风败俗”的标签。海粟是我国现代杰出的画家、美术教育家,也是对我国人体模特教学产生影响较大的人物。他于1912年在上海创办了上海图画美术院,1914年开设了人体模特写生课,1920年首次引入人体女模特,在当时引发了社会轰动,甚至被冠以“艺术叛徒”之名。时隔60余年,雕塑家唐大禧于1979年创作的《猛士》雕塑选取了一位裸体女性骑在奔驰的骏马上,这一女性裸体形象同样引起社会风波,被认为是“有伤风化”。


1985年4月17日,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严禁淫秽物品的规定》中明确指出:“夹杂淫秽内容的有艺术价值的文艺作品,表现人体美的美术作品,有关人体的生理、医学知识和其他自然科学作品,不属于淫秽物品范围,不在查禁之列。”然而至今,我国对于人体艺术的接受程度仍然不高,人体模特更像是一座孤岛,并不是什么光鲜的职业,鲜少人问津。



1. Y先生



在普通人眼中,做裸模或是出于生活所迫,或是为了赚钱,甚至是以此来扬名,就连玛丽莲梦露也曾在节目采访中坦言,做裸模的经历完全是迫于生活压力。然而现实中的裸模,确实有的是出于对人体艺术的追求。


Y先生是裸模界的“新人”,90后的他出生于沈阳一户普通的农村家庭,热爱艺术的他从8岁开始学习跳舞,11岁便已进入专业舞蹈院校。17岁那年,Y先生更是以全省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某知名音乐学院。然而由于家庭经济面临的突发状况,已经收到了录取通知书的他,无奈选择终止学业被迫创业。2011年,Y先生开始创办了某艺术类培训院校,自己兼任校长和老师。经过几年的打拼,该培训院校已发展到拥有上百位学生。几年间,Y先生不仅帮助家里偿还了欠款,并且也为家里添置了房车,可以说Y先生的创业是成功的。


在家庭生活逐渐得到改善后,Y先生并未满足于现状,而是选择继续舞蹈学业。他先后去到全国各地进修学习并参加成人高考考入了北京某艺术类院校。此时的他每周往返于北京和沈阳,尽管辛苦但是在梦想的支撑下Y先生依然乐观。直到被现实击中。那年的Y先生21岁,由于舞蹈被搁置了几年,Y先生只能被分配到与中学部的学生一起学习,又因为无法匹配到合适的舞伴不能回归到赛场,Y先生无奈再次回到沈阳全身心投入学校的教育。


大城市的学习经历使Y先生开阔了眼界,他不再甘于沈阳的生活现状。为了进一步追寻自己的艺术梦想,2018年,他将创业多年的学校以及自己的房、车等全部变卖,只身前往广州学习服装设计。在选择尝试将自己的人生轨迹进行转变的同时,他开始蓄起了头发。这段从选择梦想到创业,再到选择梦想的过渡期也成为他日后人体艺术创作的主要情感来源。

 


2. 缘起



2020年,是Y先生人生的另一个转折年,也是他接触人体拍摄的开始,此时的他已长发及腰。Y先生的抖音平台一直关注着一位流量很高的W摄影师,他一直希望可以邀请W摄影师为自己拍摄一组写真。但是由于Y先生身处沈阳而W摄影师身处厦门,这一想法就一直被搁置。直到Y先生决定从沈阳来到广州发展后,机缘巧合之下,W摄影师在广州为Y先生拍摄了两组写真。W摄影师是一位肖像摄影师,并没有过多的肢体呈现部分的拍摄,但是在W摄影师的引荐下,Y先生结识了多位摄影师,其中有一位拍摄人体艺术的女性摄影师Z小姐。2020年,Z摄影师向Y先生提出了邀约,由此拉开了Y先生人体模特生涯的帷幕。


记得那天下着雨,有虫子咬着我的皮肤,整个人感官都非常的难受。但耳边的风告诉我要放肆舞蹈,我爱上了挣脱枷锁的那刻。我曾被挫折束缚着无法呼吸,却不想这枷锁后的挣脱让我看清了自己。


Z摄影师对Y先生的邀约是一个带锁链跳舞的通告,摄影师想表达的内容是在当下的社会,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被束缚着,在束缚当中,你的表现就是怎样的你,积极或阴暗取决于每一个读者带着怎样的思考去看待这个作品。拍摄过程需要全裸但是成片相对保守。Y先生认为这不但可以结合舞蹈,而且是一种艺术表达形式,所以他欣然接受了。第一次拍摄过程持续了一小时,其间尽管Y先生需要在异性摄影师面前全裸,但他并未感受到丝毫的尴尬。Z摄影师的拍摄作品在人体拍摄圈内流量较大,且此次拍摄较为成功,在第一次接触人体拍摄后,Y先生也算是正式入行了。


当然,人体艺术并不仅局限于摄影艺术,还会包括雕像艺术、行为艺术或绘画艺术等。在Z摄影师的拍摄之后,Y先生又先后接到了多位摄影师的邀约。M先生是一位在英国留学的艺术生,他邀请Y先生拍摄了肢体片段,并融入到他自己的绘画当中。这种绘画的表现形式是将肢体碎片画完后再进行结构分割旋转、拼帖、放大或者缩小,形成一幅新的抽象画作品。

 


3. “互免”



虽然我是业余的也不赚钱,但我对每一次外拍都是有自己要求的,比方说要想拍一个丰收主题,那我就会刻意的几天不洗脸,让自己的皮肤有一些粗糙毛孔粗大的质感。再或者要拍一些工地吊车的大片,我还会特意去美黑。如果要拍或者想画我的身体,我也会几天做点轻断食,让自己的体脂率再下降一点。我还是挺乐于这样的,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演员一样,我特别愿意为自己接下来的拍摄主题去做改变。


从艺术成品的角度来看,人体艺术的拍摄背后也存在着市场机制。目前,人体艺术特别是裸体模特这个行业在我国尚未形成规范的行业组织和规则,裸体模特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劳务报酬。然而入行一年多以来,Y先生与摄影师们之间一直处于“互免”关系,即互相不收费,Y先生的生活开销主要来源于他曾经的创业积蓄以及目前在健身房从事兼职教练所得。


虽然人体拍摄过程中他没有赚取任何费用,但是他也会跟摄影师一起探讨阅读相关文献、书籍或影视作品,互相寻找抽象的艺术灵感。据Y先生介绍,很多摄影师拍摄人体艺术也都会找些素人模特来拍摄,这些素人模特与摄像师之间大多采取“互免”模式。拍摄人体艺术的摄影师们多是兼职拍摄,因为人体艺术赚不到钱。


Y先生对于现阶段作为裸模不赚钱这一现实并不在意,因为他并没有把裸模当做是一个赚钱职业,为了赚钱而从事。作为裸模的前期阶段他将人体模特作为自己的兴趣爱好,中期阶段他希望在累积自己的作品的同时也提升自己作品的精良度,然后想把它投入到一个变现的方向。Y先生觉得单纯的艺术太难追求,他认识的摄影师中很多人会因为经济因素来迎合他人的风格和需求。他很羡慕那些有丰厚的经济物质基础,或者有足够经济条件来维持生活现状的人,去追求自己心中的人体艺术。

 

4. 目光



几乎周围的朋友和亲戚只要不是这个圈儿的,他们都无法理解,他们不知道我做这个意义是什么。他们都说你应该用更多的时间去想怎么赚钱,而不是搞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源于文化惯性以及偏于含蓄的审美,国人对“裸”是艺术还是色情的观念博弈屡见不鲜。2012年,央视的新闻直播间栏目为雕像《大卫·阿波罗》下体敏感部位被打上马赛克,此举引发社会争议。“裸”作为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极易被社会带上有色的眼镜。


Y先生的家庭属于传统农民家庭,虽然父母对于他作为人体模特并未反对,但是身边几乎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不能理解他。他们认为所谓人体艺术与色情仅有一步之遥,或许他们根本分不清艺术与色情。起初,Y先生会与亲朋好友解释何为人体艺术,并为他们阐述每一次拍摄所想表达的内容。然而时间久了,质疑的声音多了,Y先生便也不再解释。只不过,Y先生心中仍然坚信,作为裸模在人体拍摄的创作的过程,会带给他一些内心的满足感和附加值,每一个主题拍摄的过程中都可以找到自己之前某一段心态的一个缩影。他享受于自己人体艺术的创作,便也不再在意亲朋好友的目光。


亲朋好友都会投来异样的目光,更何况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人体拍摄的场地一般会选取人少或无人的地方,在做外景拍摄时,Y先生常常遭到驱赶。有时在人少的地方仅赤裸上身的拍摄也会遭到保安的驱赶,或是孩子家长的驱赶。经过的孩子们时常会问家长“妈妈这个人在干什么呀?”家长的回复也大都是“走,赶紧走,不要看”。Y先生不明白的是为何家长不能告诉孩子这种行为是一个比较小众的人体艺术?为什么这个社会对人体艺术缺乏宽容?


至于谩骂声,Y先生表示未曾遭受过。主要原因是入行一年以来,他的所有拍摄作品只能在业内界流动。他认为饱受争议也许可以算是胜利的开始,他愿意接受别人的谩骂或嘲讽,但令他遗憾的是,目前鲜少有圈外人可以看到他所呈现出来的作品。

       

5. 未来



起初的人体拍摄就是一个爱好,或者说是一个自己的情怀的创作,自己治愈自己的一个过程。随着拍摄有了经验,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隐性价值之后,就想能够自己构思,拍摄更多可以引发大众思考的作品,让更多人欣赏人体艺术。未来也想做自己的个人展,售卖自己的作品集。


随着艺术内容及形式的多样性与多元化逐渐在国内渗透,一些“伪艺术家”创造的裸体形象常常会超过艺术范畴,沦为带有色情标签的赚钱商品,以至于公众更加难以分辨艺术与色情的边界。


据Y先生介绍,他所认识的摄影师们拍摄的人体艺术作品多发布于国外社交媒体ins、twitter等平台,合规的作品才会发布于国内的小红书、微博、抖音等媒体平台。今年,Y先生已开通了自己国内某媒体平台的社交账号,粉丝已有近千人。但令他无奈的是,在该平台上发表的内容常常被举报违规、低俗、血腥、暴力、涉嫌挑逗、性感、诱惑、低俗等。


幸运的是,Z摄影师将于今年参加某市举办的摄影展览,在一个小型的展览空间中,Y先生作为人体模特的第一个拍摄作品将被展示。届时,Y先生会去参加开幕式,并着装以舞蹈形式重现拍摄过程。Y先生对此十分期待,他希望更多人看到他所呈现的作品,从中挖掘出更多的隐性价值以及商业价值。


目前,人体拍摄并没有占据Y先生生活的全部,在保障正常生活质量的前提下,他依然会选择继续走下去。作为一名裸模不能展现在阳光之下始终是Y先生心中的遗憾,但他仍然苦中作乐,因为他坚信,这种苦是艺术创作的缩影,他期待着人体艺术从地下创作走向光明。当他的艺术表现形式被大众所接受,哪怕只是创造出一个很小的价值,那么于他,都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诚然,人体艺术者们试图用艺术的手法去诠释人体或是两性,但是公众眼中看到的是艺术还是偏见全部取决于受众者本身。人体艺术作为艺术的一种特殊形式,在我国的推进还有待进一步的文化渗透。



★ 本文系IPP独家稿件。

★ 作者:李婧,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政策分析师。

编辑:IPP传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